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热点话题 > 台湾云门舞集再登国家大剧院 上演经典《九歌》

台湾云门舞集再登国家大剧院 上演经典《九歌》

发布时间:2013.01.22 11:01:32 信息来源:永乐票务整合

每隔一年便登台国家大剧院带来一台精彩演出,已经成为了来自台湾享誉世界的现代舞团——云门舞集近些年的“习惯”。今年2月28日至3月2日,云门舞集将第三次应邀来到国家大剧院,这一次舞团将上演艺术总监林怀民华丽浪漫的经典之作《九歌》。

1月21日,国家大剧院为《九歌》演出举行新闻发布会,林怀民特意远道而来亲自赴京,同国家大剧院舞蹈艺术总监赵汝蘅共同为媒体解读这部对于“云门”而言有着特殊意义的舞作,长期支持云门舞集的赞助单位国泰金融集团和顶新公益基金会的代表王健源、滕鸿年也共同出席了当天的新闻发布会。

 

 

“浴火重生”的经典 纪念云门2000场

2008年春节大年初五,一则云门舞集在台北八里的排练场发生大火的新闻,引起了整个台湾的关注。火灾中,多部舞作的道具服装付之一炬,令云门舞集全体成员皆悲痛不已,然而就在清理火场的过程中,人们在残骸中发现《九歌》道具中的全部面具都幸存了下来,带给云门团员极大的鼓励。在火灾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林怀民曾手持“云中君”的面具语含哽咽许下心愿,要让面具上的飘带再度在舞台上飘扬。

4年后的2012年,这个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云门舞集重新制作布景道具,将《九歌》再度搬上舞台,巡回港澳、台湾演出。9月18日,《九歌》更是作为云门舞集第2000场的纪念演出在台北两厅院上演,成为云门历史上一个纪念性的事件。

2013年是云门舞集建团40周年的庆典之年,《九歌》将以国家大剧院作为起点,开启大陆5个城市的巡回演出。而在1993年首演时,《九歌》也恰好是云门建团二十周年的纪念作品。也许正如台湾美学家蒋勋所言:“在林怀民个人的创作历程,或云门整个团体的舞作风格历史中,《九歌》或许都有特殊‘分水岭’的意义吧!”

 


《九歌》面具是云门在大火中失而复得的

 

复活古典诸神 救赎当代灵魂

屈原的《九歌》是中华文学史上的永恒经典,相传是根据楚国民间祭神乐歌改编而成的。林怀民对祭典一直有极大的兴趣,就连舞团名字中的“云门”二字,也源自古代的祭祀舞蹈。

1993年首演的《九歌》,则正是透过古代祭典的形式建造当代的剧场祭典,是云门舞集的一部重要作品。在神龛式的舞台上,舞者以融合东西的肢体语言,透过《东君》、《司命》、《湘夫人》、《云中君》、《山鬼》、《国殇》等章节,描绘情欲、孤独、操控、抗争、死亡与复活。

1986年,林怀民首次到印度尼西亚巴厘岛旅游,看到岛民晨昏拜祭,他们在收获时的歌舞祭祀更令林怀民大为惊动,让他感到自己找到了他的“楚地”。然而,这位编舞家无意用舞蹈来呈现仿古的祭典。那么什么是旧瓶里的新酒呢?他不断探索《九歌》对今人的意义何在?八十年代末,世界各地的变乱,给了他诠释屈原诗篇的钥匙,他说:“我赫然发现,美丽缤纷的曼妙歌舞之后隐藏着硕大无朋的挫折,众生必须无止境地祭拜,是因为神祇从未降临,众生的苦难只能由众生自我救赎。想到这里,彷佛繁花谢尽,我哀伤莫名,却无法回避这个不愉快的现实。”

也正是源于这样的思考,《九歌》的舞台上一直有一名穿着现代西装的男子,手里提着旅行的皮箱,打着一把伞,在舞者演出的同时,穿梭于舞台各个角落。彷佛一直提醒着观众:这不是楚辞的《九歌》,这不是文学经典的《九歌》,这是云门的《九歌》,是现代人的诸神复活。

国际舞蹈杂志评论:“《九歌》是跨文化舞蹈形式的完美典范。”香港英文南华早报更盛赞:“这出辉煌的长篇,将林怀民这位亚洲的巨人,提升到玛莎‧葛兰姆,莫斯‧堪宁汉等少数人所占有的层次——二十世纪伟大编舞家之一。”

 


《九歌》是艺术总监林怀民华丽浪漫的经典之作

 

珍贵名画 真水莲池 千盏河灯 铸就绝美舞台

《九歌》的舞美设计由与贝聿铭齐名的美籍华人设计泰斗李名觉担任,他被誉为“美国舞台设计界一代宗师”,他为《九歌》所创作的视觉效果获得了1996年纽约舞蹈与表演艺术设计奖。

《九歌》中李名觉从林怀民强调的楚地水泽繁花的意象出发,在视觉上大量运用了荷花的元素。他引用台湾前辈画家林玉山在1930年创作的画作《莲池》,一手打造了巨幅荷花绘景,创造出荷叶荷花满天的景像。而剧院的乐池也被别出心裁地注入了真的池水,化为水汪汪的池塘,田田荷叶托出粉色荷花,始终在舞者与观众之间摇曳生姿。

舞至终结,《礼魂》的八百盏油灯蜿蜒如河,流向繁星的夜空,渲染出意境悠远又蔚为壮观的舞台视觉,火光闪烁,众生起灭,使人知道“众生都如诸神,也有鲜花飨宴”。《国际舞蹈》杂志评论《九歌》的视觉处理“太饱满、太剧烈、太完美、太干净了”。

分享到: 0

关于永乐永乐大事记品牌识别合作招商服务协议隐私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官方微博永乐文化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