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热点话题 > 专访羽泉:黄绮珊恰恰是行业最失落者

专访羽泉:黄绮珊恰恰是行业最失落者

发布时间:2013.03.12 10:47:29 信息来源:搜狐娱乐

“过气歌手大杂烩”是所有对《我是歌手》的评价中最狠的一个。羽泉笃定地认为,这个评价是其他节目的人说的,也不是那么在乎,“当时导演组跟我们沟通时,也很担心我们这么认为。实际上没有必要,我们只想知道这是一个歌手好好唱歌,听众好好听歌的节目就行了。”

  从四处苦邀艺人,到众多歌手争相参加,《我是歌手》不仅让湖南卫视重回卫视排名第一,也让诸多老歌手再度逢春。有资深演出商透露,所有参加节目的歌手知名度和身价全都大幅提升,特别是黄绮珊,身价上涨20倍,有人已经开出了45万元的高价。而网友“舞美师”也爆料:“自从节目火后,大家都争第一名,为什么?因为听说每拿一个第一名,歌手商演价格就要涨五万,能不卖力唱么?”

  谈到歌手演出价格的翻番,羽泉觉得有些“黑色幽默”,“大家觉得最受益的是黄绮珊,她一下子身价翻了多少倍。其实她存在就应该是这个价格。这些年她没有唱歌,并不是她不想唱,她恰恰是这个行业最失落者。”

  谈“身价翻番”:出场费是由市场决定的

  3月8日晚,《我是歌手》首次改变规则,歌手不再有权自主决定演唱曲目,而是通过轮盘选歌。一向擅长改编的羽泉,这次抽到了小虎队的经典作品《爱》。这首青春烙印强烈,音乐诠释空间有限的歌曲,在羽泉的改编下,焕发了新的光彩。《我是歌手》当天再度蝉联同时段节目排名第一,收视率2.34,市场份额11.45。

  与节目收视率同时增长的还有歌手们的身价。在已经结束的八期节目中,所有参赛歌手的知名度和身价都得到了显著提升,特别是黄绮珊,成为身价翻倍最多的歌手,就连久未露面的林志炫,都已经开始有“绯闻”了。

  搜狐娱乐:我看到过对《我是歌手》最狠的一个评价是“过气歌手大杂烩”。

  羽泉:那一定是别的节目的人,就这么简单。当时导演组跟我们沟通,也很担心我们这么认为。实际上其实没必要,我们只想知道这是一个歌手好好唱歌,听众好好听歌的节目就行了。这在中国已经不可多得了。

  搜狐娱乐:羽泉肯定不属于再度逢春的歌手,正当红,有活跃度,你们为什么会参加?

  羽泉:不能只是判定谁的人气高,谁沉溺时间比较长,最重要的是能否适应这个舞台。当时获邀参加也有些犹豫和纠结,不知道这个节目是不是尊重音乐,也不知道是否能让人享受其中。还有,也希望知道对手是有实力的人,这样才能证明我们的实力。但真正参加了就知道体验感很特别,就像去游乐场看过山车会有恐惧,觉得不适合自己,但只要真正参与了,才知道乐趣、快感和刺激。

  搜狐娱乐:有人说你们很聪明,选歌很有方法,像《烛光里的妈妈》就是容易打动人的聪明之举。

  羽泉:挺好的,为什么不呢?我们更想知道聪明是约等于狡猾,还是约等于睿智。如果被贬义成狡猾,就是觉得羽泉有些功利色彩;如果等于聪明就是我们判断敏锐。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算是一种技巧吧,经典歌曲太多,羽泉必须选择适合自己的,适应当前舞台的歌曲,尤其还能说出自己的心声。

  搜狐娱乐:有比赛就有淘汰,肯定要时刻做好准备。

  羽泉:是不是第一根本不重要,我们只是希望不要被淘汰。有一期到了第六名,我们在等成绩的时候已经做好准备了,心想如果万一是我们该如何说。在这个舞台上,告别也没有太伤感。在第一轮被淘汰的前辈paul(黄贯中)就是我们的榜样,表现的气度绝对是个真正的男人,我们希望即使离开也能够像他那样。

  搜狐娱乐:很多歌手参加节目后,商演价格翻番,你们的价格本身就很高,有再增加吗?

  羽泉:不重要。你的市场价值来源于被市场认可的程度。有一些选秀节目中想当歌手的人,出场费早已经超过了职业歌手,这个定价完全是由市场决定的。我们很渴望看到更多很棒的歌手,不要再沉寂下去,有更多的人认同和认可才是健康的现场。这其实很黑色幽默,在这个节目中,大家感觉最受益的黄绮珊,她一下子身价翻了多少倍。其实她存在就应该是这个价格。这些年她没有唱歌,并不是她不想唱,她恰恰是这个行业最失落者。

  谈“两个zhi”:自嘲也是音乐人该有的态度

  演唱之外,羽泉还担当了《我是歌手》节目的串讲主持人,尤其是海泉,他凭借富有感情的风格成为了固定主持人。与海泉严肃的主持腔调并存的,还有他那有些“蹩脚”的主持功底。在《我是歌手》第一期时,他因为口误把“两个字”念成了“两个zhi”,这之后他被戏称为“zhi哥”,并走红网络。一向富有娱乐精神的羽泉,也经常以此自嘲,干脆戴上了好友李晨手工打造的“痣牌”来录制节目。“自嘲的精神也是音乐人改有的态度,混了15年才真正有了一个音乐之外的话题,不容易,这是修行。”

  搜狐娱乐:怎么会兼任主持人的?

  羽泉:韩国原版里面就有参赛歌手做串讲人,不是常态的主持人。我们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凸显主持身份,之前也在不同的电视台节目合作过。我们本来就是这个舞台的经历者之一,口述不仅是串词而已,还承载着更多的尊重和严肃,舞台需要这样的气质和声音。

  搜狐娱乐:这种主持风格是海泉自己的发挥还是跟节目组的探讨?

  羽泉:这是没有方法论的,主持不止一种方法。大家以往看到的综艺节目更多是嘻嘻哈哈,但这个节目需要的是在庄重之间调试。也没有什么对的方法,就是顺其自然的表达自己。

  搜狐娱乐:一直被调侃 “两个zhi”,会不会不好意思?有没有烦过?

  羽泉:(笑)混了15年才真正有了一个音乐之外的话题,不容易,这是修行。没有想到把失误变成了一部分。还是要认可自己的不足,用自嘲的精神去看这个话题,反而也是音乐人该有的态度。我们没有把它看成太大的事,都有实体了,我们的好朋友李晨开发了“痣牌”。任何一种潮流现象的开始都是无厘头的,代表一种隐含社会的心理。只有关注音乐的人才会理解这个。

  谈“成军15年”:我们并没有刻意经营“永恒”

  从1998年成立至今,羽泉已经“在一起”15年了。5月4日,他们即将在上海梅赛德斯体育馆举行15周年演唱会,之后还会陆续在各地有一些演出,他们希望能做成系列巡演,“过去我们做过很多商业演出,不讲究质量,只要人在就很热闹。我们现在更希望大家对品质是有要求的,不是我们花多少钱做什么机关,换了什么衣服,而是一起成长和回顾的目的。”

  搜狐娱乐:15年真的很长,好多乐队和组合,甚至有些夫妻都维持不了15年,怎么保持这么“长情”?

  羽泉:其实15年不长啦,是由人的心理节奏决定的。如果痛苦,那每天都是煎熬。对我们来说,15年好像一转眼。我们并没有在刻意经营所谓的“永恒”上面花功夫。

  搜狐娱乐:两个人相处有没有一个大概的界线?

  羽泉:所谓的界线就是顺其自然,不会在工作之外探究对方的私生活。不会刻意期待或者让对方按自己的标准变化,要自然一点。做朋友和合作伙伴都要这样,工作中全力以赴,生活中两肋插刀。

  搜狐娱乐:大家都说你们是“好基友”,觉得这个称呼怎样?

  羽泉:如果只限定在同性相爱的话,实在是无厘头。如果只是比较欢乐的称谓,也无所谓。只有享受其中的人才会知道真正的快乐与伤感,要自己去体会。我们在演唱会都调侃自己“好基友”,称谓什么的都无所谓。认为两个人亲密到某个程度一定会怎么样,那是价值观和情感观的问题。

  搜狐娱乐:白百何会不会觉得你们关系太好而吃醋?

  羽泉:怎么可能,她甚至会嘱咐我怎么对他好,多好的老二啊(羽凡)!我是老大(海泉),我是老三(羽凡)。

分享到: 0

关于永乐永乐大事记品牌识别合作招商服务协议隐私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官方微博永乐文化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