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热点话题 > 新疆摇滚,风雨飘摇中的前进

新疆摇滚,风雨飘摇中的前进

发布时间:2013.08.06 10:22:14 信息来源:永乐票务整合

一把吉他,一把贝司,一只手鼓,一架键盘演绎着挚真挚诚的新疆摇滚,他们坚强的走在属于自己的摇滚路上……新疆的摇滚乐,饱含着大漠的豪情,旷野的奔放,不为那种撕心裂肺的呐喊,却不乏男儿本性的柔情。摇滚本身就是自由的载体,灵性的释放。


新疆摇滚

与古典音乐一样,摇滚是一种艺术,也是一种文化。任何一个乐迷,可能都会有感官上的狭隘和表达上的局限,但这都不妨碍我们每天躺倒在音乐里胡思乱想。摇滚乐或许就是满足我们这一愿望的最好的音乐形式。

现在很多的摇滚音乐过于追求表现上的新奇和丰富,因此他们的歌曲表达的往往只是他们的欲望。摇滚音乐从最初的音乐形式上来说就是包容而非偏执的、表达的是充满关怀与疑问而非被关注的,早期的摇滚乐人是为了表达而表现。而如今却似乎是表现的欲望压过了表达的内容,我们震惊于他们所表现出的形式,由此忽略了其真实的感受世界。许多摇滚音乐人在几十年的音乐生涯后自觉地选择了回归,他们的音乐变得简洁干净,或许是因为他们找到了另一扇感知之门,他们知道了比激烈和狂热更有震撼力的表达方式:心灵。

新疆的摇滚经历了十余年的旅程,不断的追寻,不断的尝试,终于在中国摇滚乐坛感动了一代又一代的摇滚乐迷,在自己的路上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绚彩之路。


新疆摇滚十余年

在新疆的摇滚圈子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早期最具影响力的 “部落”乐队和“舌头”乐队。“舌头”乐队是丁健与“部落”乐队的合成。1998年在广东演出时被中国摇滚乐的奠基人崔建发现,并从此辅助“舌头”乐队走上了一条辉煌的摇滚之路。新疆的6人乐队“舌头”,曾在北京海淀区某酒吧举行地下音乐会,出场时身上除了一块红色长胶布外,便“一无所有”了。新疆的“舌头”,被不少乐评誉为北京目前最完整的地下乐队。“舌头”走的是HardCore(较激烈音乐类型)音乐路线,其中一首《贼船》歌词唱:“地球是一条贼船,你就是冷血的船长;方向是一条贼船,你就是伟大的舵手;行为是一条贼船,你就是被动的铁锚……”几句下来,台上台下已被汗水“打成一片”,小小闭塞的空气中,散发着急欲爆发的鼓动……演出高潮一刻,“舌头”6大汉脱掉了身上唯一的红胶衣,赤条条地唱完最后一首歌,然后走回后台,留下热情未减的观众降温……


舌头乐队

“舌头”乐队是新疆的第一支最具影响力得摇滚乐队,也是第一支走出新疆,走向全国的乐队。到北京3年,6个音乐人都没有正式工作,主要收入都来自演唱。白天排练,晚上睡觉,不排练的时候就游泳,或喝喝酒,踢踢球,目的是为追求一种自由意志。“舌头”乐队中的主唱吴吞是一个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的青年,在2002年――2005年三年时间里,他都是中国地下摇滚的精神领袖。“舌头”乐队在自己独树一帜的摇滚道路上,如神话般的走进每一个摇滚爱好者的心中。

而在新疆本土的第一支乐队则属“傀儡”乐队。“傀儡”乐队于1991年成立,由主唱法茹克,吉他手克合尔曼,贝司手程志峰合鼓手刘虹组成。傀儡乐队曾是新疆最辉煌的乐队,主唱法茹克曾与张东,马木尔江,崔长春同出了《生于70年代》这张专辑。在1997――1999年这三年时间里可谓是家喻户晓。

在 2000年左右的两三年时间里,新疆独立的乐队产生,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在摇滚乐这个大家庭里。也可以说,这个时候的乐队已经是新疆真正意义上的摇滚乐队,他们被称为“新疆摇滚地下乐队第一代”。

在此较为典型的是艾斯卡尔的“灰狼”乐队,“基地”乐队,“松树林”乐队和“再说吧”乐队……这一时期的摇滚音乐创作更加注重了思想性,他们的音乐形态,意识形态和生活状态都与摇滚的步伐协调一致。他们的音乐风格具有典型的摇滚精神。尽管乐队的排联场所简陋,乐器设备简单,生存空间狭小,但是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对音乐的热爱,他们顽强的寻找适合他们自己的摇滚风格。

继第一代新摇过后,第二代新摇的音乐风格开始单一化,个性化。他们的音乐里有更多自己的东西和气质在音乐里面。这一时期的典型乐队有BOOM,“罗生门”乐队,“认识了”乐队,“古城”乐队,“黑旗”乐队,“天花板”乐队,“刺猬”乐队和“地下标靶”乐队……“认识了”乐队注重的是艺术性,“古城”乐队的风格则是弗拉门戈,乐队里的艾克拜尔将弗拉门戈与西班牙音乐和新疆本土音乐融汇贯通,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音乐风格,同时也引爆了弗拉门戈式的创作。

第三代新疆摇滚乐的典型乐队有“9528”乐队,“坚果仁”乐队 ,“公元”乐队,“没信号”乐队,“深蓝”乐队,“无期”乐队,“四月”乐队和“泡沫”乐队,”死宠物”乐队……他们音乐的风格更加细化,重型说唱,黑金,朋克都是这一时期的典型,还有一些把歌特,死亡的风格融合在里面,也有一部分也尝试了噪音的风格。这时也有一少部分的音乐向商业做了妥协,使摇滚乐失去了本身的真正价值。

摇滚是一种精神,乐团是精神的载体,主唱、一琴、二琴、贝司、鼓手、键盘是表达,就象新闻,电视与记者!目前新疆摇滚的新生代,诸如“冷兵器”乐队,“平安”乐队……他们在不断的创新的同时也不忘摇滚乐的本质和内涵,他们的音乐,乐队,生活状态都处理的比较平衡,所以音乐听起来不仅健康而且很有力量。

随着都市生活*趋复杂细致,人的面貌、选择和取向,也走向更多元化。这批年轻的摇滚新力量,就在这新旧交替的古城,尝试探索这急速变化城市的种种可能性。


摇滚生活


走进摇滚乐队的生活

如今新疆的摇滚乐队已有50多支,年龄大都在13岁――22岁之间,多以学生为主,也有工作族和社会青年。他们有的放弃自己的一切,义无反顾的踏入了摇滚的圈子,去追求自己的音乐梦。

他们创作音乐和组件乐队的条件和环境都十分的简单,有一个不大的屋子,几件简单的乐器,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便开始了音乐创作。但是他们大多都不能长久的生存下去,有的甚至只是昙花一现。原因有两点,一是他们错误和歪曲的认识摇滚,对朋克文化和西哈文化错误理解,导致了伪摇滚的出现,被称之为“四消人员”。业内的一位人士用很经典的四句话来形容他们“生活态度消极;生活方式找消遣;追求高消费;最终消失”。二是许多乐队将音乐与自己的乐队当作是赖以生存的生活方式。而如今在新疆,乃至全国的摇滚乐行业相对疲软,高不成低不就。如此一来,摇滚乐队的生计成了大问题。他们每天躲在屋子里排练,晚上去酒吧演出,这么一周下来也只能维持最起码的生活,更甚者,排练了一整天,却只能几个人啃一个馕。迫于生活的压力,不得不各奔东西谋求生计。

这些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新疆,在我国,摇滚乐并没有被大众所接受和认可,尽管爱好摇滚的人们越来越多,但是它始终在社会舆论和人们思想的压抑与克制下生存。他们没有好的环境,没有好的场所去发挥,没有好的机会去展现在世人面前,于是,只能在人们的漠然和社会的淡漠下死亡。


摇滚创作者的期望

阿健:1992年开始接触摇滚,到过北京、贵州等地,1997年到新疆,从2000到2004年在一些迪吧、酒吧组织过两百多场免费的摇滚乐演出,被戏称为“新疆摇滚乐之父”。2006年5乐创办了新疆的摇滚音乐论坛“阿健乐网”。如今是阿健琴行老板,除自己琴行生意外,仍一直在为新疆本土音乐帮路, 在为新疆本土摇滚音乐付出着!谈到摇滚乐,阿健有说不完的内心感触。在他的心目中,摇滚音乐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摇滚不是“精武门”,不互相排斥,同行之间应该有最起码的尊敬,这也是乐队存活时间持久的最重要的一点。做为深爱着摇滚的阿健来说,摇滚对听的人不是救世主,对做音乐的人来说不是避难所,每一个摇滚迷和创作者都应该对摇滚有个正确的认识。做有自由的音乐,在摇滚中体味人生。

摇滚的灵魂就是没有界限。摇滚需要自由,需要无拘无束,有了套路就不再摇滚,该蜕壳了。

摇滚是音乐!但带来的是力量,愤怒;而不是矫柔造作的忧伤。它与流行的一个显著区别就是摇滚应该是值得思考的,而不仅仅是骗取某根神经的共鸣。

摇滚是精神!一种顶天立地,无所畏惧的精神。“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 摇滚就是向这个枷锁的挑战。

摇滚是生活方式!也许它放荡不羁,不可一世;也许它愤世嫉俗,蛮横霸道。它并不讨主流的欢心,但它应该是真实的,应该是距离虚伪最远的东西。不会哗众取宠,也不会忍辱偷生。

分享到: 0

关于永乐永乐大事记品牌识别合作招商服务协议隐私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官方微博永乐文化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