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戏剧资讯 > 对话音乐剧《人鬼情未了》编剧:布鲁斯•乔伊•罗宾

对话音乐剧《人鬼情未了》编剧:布鲁斯•乔伊•罗宾

发布时间:2015.02.11 13:32:23 信息来源:永乐票务整合

由好莱坞明星黛米•摩尔、帕特里克•斯威兹和乌比•戈德堡等主演的好莱坞经典影片《人鬼情未了》,曾打动无数观众,电影中男女主角制作陶器的场景,伴随着正义兄弟的经典歌曲《奔放的旋律》(Unchained Melody),成为电影史上最令人难忘的片段之一。

凭借同名电影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的编剧布鲁斯•乔伊•罗宾(Bruce Joel Rubin),亲自为这一音乐剧版本改编剧本。近日,在接受主办方安排的专访时,这位好莱坞金牌编剧不仅回忆了当年创作故事的灵感来源,更就如今电影中越来越多的“穿越题材”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罗宾看来,科幻和魔幻题材的作品可以改变故事的时空、环境,但改变不了故事的本质,所有伟大的电影作品都和人的内心情感休戚相关,他鼓励剧本创作者尽可能地去和人心对话,而不是去凭空想象某一特定的观众群。同时,这位对中国一直怀有美好感情的老人也对即将到来的GHOST中国之行充满期待。


《人鬼情未了》编剧布鲁斯•乔伊•罗宾(Bruce Joel Rubin)




  • 关于音乐剧创作





问:听说当年电影《人鬼情未了》大获成功之后,不少人游说您将它改编成音乐剧。但您一直很犹豫,为什么?

答:之前确实有不少制作人联系我,想让我把《人鬼情未了》改编成音乐剧,但都被我一一婉拒了。因为我找不到那样做的理由。我不信任他们的动机。但是当柯林•英格拉姆(Colin Ingram)和当大卫•戈芬科(David Garfinkle)来我家和我见面时,我被他们的热情和他们对故事的见解所打动了。有史以来第一次,我认为这部电影也许可以通过一种全新的、有影响力的形式来表现。这种可能性让我感到非常兴奋,我也意识到这(音乐剧)可以赋予这个故事全新的生命力。当他们离开我家时,我意识到这无论是对我个人、还是对这个故事,都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机遇。这个故事将焕发新生。


问:为什么选择在电影放映二十年后,而不是更早将《人鬼情未了》搬上音乐剧舞台?

答:自《人鬼情未了》问世后,我开始了非常繁忙的剧本创作生涯。我没有时间专门去写一部音乐剧。我写了许多好莱坞电影,我不知道它们是否在中国上映过,但我希望中国的观众们有机会能观看这些电影。我尤其钟爱《异世浮生》(Jacob’s Ladder)和《情深到来生》(My Life),它们都是根据我的原创故事所改编的。


问:音乐是一部音乐剧的灵魂所在。您是如何与音乐家们合作的?能否分享一些故事?

答:最初我为这部音乐剧编写了所有歌曲的歌词,随后戴夫•斯图尔特(Dave Stewart)和格伦•巴拉德(Glen Ballard)再根据那些歌词进行谱曲。我非常喜欢那些歌,我们也常常在一起研讨。这一切都让我感到很新奇、很兴奋。后来有一天,导演马修•华修斯(Matthew Warchus)对我说:“布鲁斯,你写的歌很好,但是我们有全世界最好的两个词曲家在这里,为什么不让他们也试着进行创作呢?”我同意了。他们编写的新歌不仅完整保留了原创故事的DNA,也在很多地方进行了改进。对于最终呈现的音乐,我感到非常满意。


问:您对目前的音乐剧版本满意吗?如果给它打分的话,你会打几分?

答:我爱音乐剧《人鬼情未了》。我自己看过不下几百遍,每次都觉得它紧扣心弦,精彩极了!不管有几分,我都会给最高分。


问:如果让您对走进剧院的音乐剧观众说几句,您想说什么?

答:我想说谢谢你们来看我的这部音乐剧,希望你觉得你的付出物有所值。我也希望当你离开剧场时,会迫不及待地想要将你欢乐与感受和所有身边人分享。在这个世界上,爱与欢乐永远都不会嫌多。


问:电影版《人鬼情未了》中,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与现代生活一定有出入。为了更贴近现代都市生活,整个团队是否在戏剧创作中进行过一些改编和改动?

答:我们并没有做太大的改动。最大的变化就是加入了手机,除此之外这个故事的其它方面都非常贴合当下。《人鬼情未了》是一个经典的故事,并不会被时代所约束。




  • 关于故事本身





问:我很好奇,当年您创作这个故事的灵感是什么?

答:我想要从一个鬼魂的角度来讲故事。我想要探究一个观点,也许在我们死后,我们的生命会继续延续下去。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人死后的生命又是如何的呢?生命和死亡又是怎样在我们所生存的物理空间中贯穿交错的?对我而言,那是一个很重要的观点,也是我创作这个故事的起点。


问:《人鬼情未了》的故事结构非常特别,很想知道当初这个剧本诞生时的情况?能否谈谈灵感来源?

答:我当时有一个观点:生命也许并不是由孕育而始、由死亡而终。在我们本身的物理生存空间之外,也许还有另外一个空间。我认为一个和鬼魂有关的故事能带领我们很好地去探索那个观点。


问:您认为这个故事感动全球观众的原因是什么?

答:《人鬼情未了》触及了人们最渴望的情境,能和自己深爱的人共度最后一刻,说出自己一直想说但没有机会说的话。它也道出了众多人内心所渴望的一点,那就是生命不会因为死亡而终止,我们的一些部分即便在死后,也会在这个世界上延续下去。这些都是全世界人类共同的愿望,而无论是电影还是音乐剧,都让人们得以沉浸在这样的情感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去电影院、去剧院,因为我们都想要体会这种深层次的喜悦与神秘之情。


问:作为原著作者,会不会担心这个故事存在“过时”的问题?或者说,您认为是什么让这个故事始终动人?

答:电影《人鬼情未了》虽然问世已有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却仍旧吸引着众多观众。这是一部经典作品。父母会将它介绍给孩子们。它不仅阐述了全世界通用的“永恒之爱”这一主题,也探讨了死亡和永生这些有趣的话题。这样的话题和情怀永远都不会过时。


问:您觉得好故事会不会过时?如果今天再有机会重新改编整个故事,您最想做的改动在哪里?

答:我不认为好的故事会过时。它们会成为经典,因为它们刻画了人生的真谛。我不会对电影或音乐剧的故事做任何改动。




  • 关于音乐剧版本和电影版的异同





问:对于那些看过经典同名电影的观众来说,您会如何说服他们去剧院看这一全新的音乐剧版本?相比电影,音乐剧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答:我认为,那些喜欢电影版的观众将会很高兴在剧院里重温这一动人的故事——音乐剧版本保留了大部分的故事情节。而那些没有看过电影版的人也会很高兴在舞台上与这个故事初识。音乐让这个故事更立体、更多维,我们通过音乐、而不是电影的特写镜头来探索每个角色的内心世界。和电影相比,这是一种更加戏剧化、情绪更为饱满的表现方式。


问:电影中的主题曲《奔放的旋律》(Unchained Melody),在同名音乐剧中会做怎样的处理和平衡?毕竟对中国观众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熟悉的旋律。

答:《奔放的旋律》最初是由电影版的制作人丽萨•韦斯特尼(Lisa Weinstein)发现的。当她向我们展示那首歌时,我们都知道它是(电影的)完美之选。正如你所说的,这首歌已经成为电影标志性的一部分。在音乐剧版本中,我们当然不会将它去除,并且我们会将这首歌作为贯穿全剧的重点音乐和情感元素。


问:音乐剧版本和电影版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在创作过程中遇到过什么困难吗?

答:最大的不同当然是音乐剧里有很多歌。不过有意思的是,尽管我们加入了17首歌,音乐剧版本的长度却和电影版不尽相同。当然了,我们必须要去掉一些内容,才能给歌曲更多的展示空间。不过当你在观看这部音乐剧时,你很难注意到究竟哪些内容被去掉了。对我而言,最难的部分就是怎样去掉一些电影中的情节,与此同时又能让观众们对整个故事情节还是有一个完整的体验。


问:音乐剧版本在剧情设置上和电影版相比,有什么改动吗?

答:基本的故事情节并没有改变,但是在强调的重点、故事的扩展部分和结构冲突上还是有不少改变。当然啦,在电影版中也没人载歌载舞。


问:怎样让观众得到有别于电影的体验?

答:我必须确保电影的主旨和情绪能在音乐剧中完美再现。我可能会去掉一些台词,甚至会去掉一些场景,但只要故事原本所想要阐述的情怀还在,这部音乐剧就是成功的。


问:如果让您用一句话或者一个词来分别形容电影版和音乐剧版,您会怎么说?

答:无论是电影版,还是音乐剧版,我最喜欢的一句台词是在全剧的最末,当男主角山姆意识到并与观众分享他所领悟到一个真理:“心中的爱,常伴你左右”(The love inside, you take it with you)。对我而言,这句话是整个故事的完美总结。这同样也是我写这部电影的原因。我想,当大多数观众们离开剧院时,他们也会记住这句话。




  • 关于其他创作





问:在您之后的一些创作作品中,我们也常常会发现一些科幻或者魔幻的元素,比如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时间旅行者的妻子》(Time Traveler's Wife)。您自己是否特别偏爱这类题材?

答:我喜欢那些让人思考、感受并探寻作为人类,我们生存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的电影。我也喜欢那些让人探究人类秘密和和奇迹的故事。


问:您写过很多科幻或者魔幻题材的电影剧本,而这一类型在好莱坞也颇受欢迎。您认为创作这类题材的电影作品,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能不能以您的作品为例,做一些具体说明。

答:科幻和魔幻题材的作品可以改变故事的时空、环境,但改变不了故事的本质。所有伟大的电影作品都和人的内心情感休戚相关。《异世浮生》(Jacob’s Ladder)讲述的是人在即将消失或死去前所产生的那种亦真亦幻的感觉。即将死去的主人公并不知道他要死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在找寻爱和人生的真谛。有些人认为这是一部惊悚剧,或是一部关于魔鬼的科幻剧,但事实上它是一段有关人类大脑探寻的旅程。《虫洞效应》(The Last Mimzy)和《时间旅行者的妻子》(Time Traveler's Wife)都是时空穿越剧,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永无休止的爱情才是剧情的主旨。纵使时空千变万化,唯有爱永恒。爱才是人生的根本,是推动人生前进的动力。


问:现在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科幻或魔幻电影,很多人质疑中国编剧和导演的想象力,您有关注过类似的中国作品吗?有什么特别看法?

答:我还没有机会接触中国的科幻或魔幻电影,我很遗憾它们被质疑缺乏想象力。这有可能发生在任何国家、任何一种文化里。即使在好莱坞,有时为了让一部电影尽可能被更多观众所接受,编剧的想象力也会被牵制。我的经验是应该鼓励源源不断的创作力,尽可能地去和人心对话,而不是去凭空想象某一特定的观众群。无穷无尽的想象力值得提倡,但是当你花成千上百万去创作电影时,作为投资人常常会担心赔钱。他们因此会限制电影创作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这可以理解,但也有些可惜。


问:您认为和《人鬼情未了》相比,如今一些借时空转换谈论爱情的影片最大的不同在哪里?又有什么不足之处?

答:我不会将《人鬼情未了》和其他电影进行比较。每部电影都是将观众带领前往一段特别旅程的特殊体验。有些电影可能更能引起观众的共鸣,但那是非常主观的。最重要的是,一部电影能扣动你的心弦,唤醒你心中的片段记忆,让你更加珍惜现在的自己。特别是珍惜自己还活着这一事实,因为生命本身就是一种正在持续的奇迹。我向所有想要尝试做到这些的电影致敬。



英国原版音乐俱《人鬼情未了》中国巡演

深圳5月15日-5月22日 深圳保利剧院

上海5月28日-6月14日 上海文化广场

青岛6月19日-6月25日 青岛保利剧院

北京6月30日-7月 5日 北京保利剧院

重庆7月12日-7月18日 重庆大剧院

广州7月24日-7月29日 广州大剧院



下载永乐票务手机客户端,精彩演出一手掌握!



分享到: 0

关于永乐永乐大事记品牌识别合作招商服务协议隐私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官方微博永乐文化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