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戏剧资讯 > 永乐说戏 | 单人剧《娘惹艾美丽》主创专访

永乐说戏 | 单人剧《娘惹艾美丽》主创专访

发布时间:2015.07.06 16:55:40 信息来源:永乐说戏

7月1日,就在距离《娘惹艾美丽》单人剧第二轮演出首场前的一星期, “永乐说戏”访问了这部剧的主演任铭松和“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总制作人李子。


【访问嘉宾】

《娘惹艾美丽》主演:任铭松

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总制作人:李子


制作人李子(左)与主演任铭松(右)


背景知识什么是“娘惹”?

娘惹,是指十五世纪初期定居在满剌伽(马六甲)、满者伯夷国(印度尼西亚)和室利佛逝国(新加坡)一带的大明国后裔。明朝郑和下西洋时,一部分随行人员留在东南亚当地定居,并与当地人结合,他们的后代,男性称作“峇峇”(baba),女性称作“娘惹”(nyonya)。他们虽然远离中国本土,但却继承了中华文化。早期的峇峇精通商贸,经济实力雄厚,在当地的经济、政治、宗教领域都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


娘惹的服饰和美食如今已经成为一种独特的东南亚文化。娘惹经典的服饰是纱笼裙,娘惹菜则融合了中国菜系和马六甲菜系特点,具有独特风味。


剧小乐:我们先请主演任铭松——松松老师来介绍一下这部《娘惹艾美丽》的故事情节吧。


任铭松:这是一部单人剧,也就是一部独角戏。讲述的是这个叫做艾美丽的女孩子,从14岁嫁入“翡翠山庄”这个豪门家族后一生的故事。故事的叙述顺序是有插叙和倒叙的,剧刚开始时是艾美丽30岁左右的时候,接着就会以她回忆的方式回到她少女时期讲述她嫁过来的过程,从10几岁的小媳妇到20多岁有了孩子的年轻母亲,又演回到30岁时的“现在“。





剧小乐:听说这部剧在上一轮首演时获得了特别好的反响,能给我们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任铭松:我这怎么能夸自己呢?(笑)是这样的,我当时去剧场时其实压力是很大的,这是一部单人剧,想到我一个人要对五百多观众,然后我就害怕了……观众席坐满人后,那种气场还是很逼人的。当时我躲在后台,反复地让自己稳定情绪,不过最后站在舞台上时,我就当啥都看不见了!


李子:演到后来,观众很融入到剧中的情绪了。整场100分钟的演出,松松一个人全程演下来,台词量特别大,还有很多娘惹的歌舞,同时还有一段时间很长的观众互动的环节,特别是互动这部分,每场观众不一样,所以演员的反应也都是即兴的,特别是有些观众还会自由发挥、很爱演,然后大家就玩high了!这些其实都很考验演员的功力。


任铭松:互动的段落是中场休息后的开场,艾美丽去市场买菜,随机挑几个观众当他是买菜小贩和对方对话。印象最深的是第三场演出那次,楼上楼下的观众都在对我喊话,“我这边有上好的肉!”“我这边菜便宜!”那个场面真的像是菜市场一样热闹,我当时心想:我一定要控制住这个场面!有一个就说他是卖糖葫芦的,我就回应他:“这里是东南亚,你卖糖葫芦?蒙谁玩呢?”现场当时的氛围特别好,观众很开心,我也觉得很开心。



“请照顾好我七舅姥爷”燕小六青年喜剧演员肖剑



央视主播欧阳夏丹(右)



剧小乐:松松老师演出这部剧、扮演艾美丽这个角色时,觉得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任铭松:说实话这个角色和她的生活距离我挺远的,包括她的性格、她的情感,所以在排练的时候是挺辛苦的,从精神到体力都很消耗。直到正式演出后,得到了观众的反馈后,我才开始渐渐有信心了。信心对于我很重要,因为艾美丽这个角色的那种强势和乐观也是靠着自信支撑着她。所以直到现在演完之后,我好像才真正找到了扮演这个角色的感觉。


剧小乐:那这个过程中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么?


任铭松:没意思,都是痛苦的回忆。(笑)排演这部戏,可以说导演颜永祺奉献100%的智慧,我奉献了100%的体力。大家在刚拿到这部剧的剧本时,就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妇人不停地叨叨叨的戏,里面都是很琐碎的故事情节,甚至会有人说“还是换个剧本吧,这个剧好无聊”。但是导演他是马来西亚人,本身也是娘惹的后代,他会从自己的经历和理解去排演这部戏,这部剧中有他想要表达的情感和情怀,所以他能把这部剧表现得很透彻、很细腻。在排练过程中,我有表演得不对的地方,他其实会很痛苦,而他的痛苦让我也很没有成就感,所以过程真是挺艰辛的。排练过程中其实我哭了很多次,精神、体力都经常崩溃,好几次状态不对的时候我就会对着墙哇哇地大哭,而导演这时候就会站在我身后默默地……拍照片。(大笑)


李子:《娘惹艾美丽》的剧本在1983年获得了新加坡国家剧本奖,故事的年代跨度很大,很有历史感,它其实讲的是一个具有悲剧色彩的故事:一个14岁的女孩成了孤儿,寄人篱下地生活在别人家,只有早早嫁人才是她当时的出路,嫁入豪门后又要周旋于公婆、妯娌、丈夫的复杂关系中,好不容易熬到“女主人”的地位时,又要遭受因为儿子、丈夫带来的变故。艾美丽几乎遭遇了一个女人一生中所有能遇到的坎坷,她都是在一个人面对,因为她有着坚毅的性格,这些难关都渡过去了,但是你又很难说是她的性格造成了不幸还是成就了她的人生。这明明是一个悲剧,但我们用一种喜剧的方式去呈现的。这种编排对于导演、对于演员都是很有难度的。这部剧在东南亚地区很有名,也都是他们的国宝级演员在演的,剧本的内容对于演员的基本功、表现力、舞台经验要求很高,不是随便一个演员都能拿起这个角色的。所以松松能演出这部剧,并且付出了这么多,最终观众反响强烈,还是很值得的。


任铭松:马来西亚有一版,那一版的演员据说每次最多演10场,多了都不能再演了。因为这部剧对演员的精力、体力消耗都太大了。




剧小乐:我看到在我们这版《娘惹艾美丽》的海报上有一句话,“只是没人理解我的爱,都把它当成了憎恨”。如何理解这句话呢?


任铭松:这也是我非常有感触的一句话,艾美丽这个人物最打动我的地方就是她的情感。因为我也是一个结了婚、有孩子的女人,我觉得我现在也有这方面的倾向,比如我认为是对的、最好的,我就想给家里每一个人都安排好,但这未必是他们想要的。在剧中,艾美丽觉得我为了给你最好的,我付出了那么多,你却不理解我,还离我而去,她的内心是很纠结、很痛苦的。所以当我看完这个剧本后,我也开始反思我的生活,是不是也有这种过于强势的地方,它对于一个女人如何经营一个家庭是有启发意义的。


李子:对,艾美丽的强势其实并不是出于她是“翡翠山庄”女主人的虚荣,而是她太想把好的东西给自己爱的家人,但这却给家人带来了压力。这样的事情在每个家庭都有可能发生,程度大小不同而已。在戏剧中会把这种矛盾放大,呈现出戏剧性。当观众看过之后,走出剧场时,他会思考这些问题。一个女人有很多身份,女儿、妻子、母亲,在一个家庭中,她是所有家庭人物关系中的一个支点,而且女人往往更敏感,情感层次更丰富,也就更容易影响到家庭成员的关系。这部戏的启发性就在于它会帮助女性能认清自己,能让女性有一个更开阔、更客观的视角,这会帮助女性生活得更好。这也是《娘惹艾美丽》参加“女性戏剧节”的意义所在。






剧小乐:那在制作这部剧时,有什么特意安排的地方或亮点吗?


李子:因为这是一部异域风情很浓厚的作品,舞美是最能给人直接印象的部分,观众在看到舞台布景和松松的装扮后,肯定会有眼前一亮的感觉。我们所有的道具,特别是服装、首饰,都是从马来西亚那边专门制作的,所以算是原汁原味地还原了这部剧的真实背景。


剧小乐:听说剧中有不少马来西亚歌曲,松松老师有和导演学习这些歌曲吗?


任铭松:不学能行吗?(大笑)其实我很快就学会唱这些歌曲了,但是导演他是个工作态度很严谨的人,他不仅要求我会唱,还要我知道歌词是什么意思。有一天他还搬来黑板,把歌词都抄在上面,一个字一个字地教我认马来文,告诉我每个词什么意思,最后还让我默写!我都要崩溃了。(笑)


剧小乐:听说接下来这轮加场演出,会在剧场给到场观众准备马来西亚美食,这是真的吗?


李子:对,是娘惹菜。


任铭松:因为我们的导演真的是非常喜欢吃。(笑)不过我去马来西亚时吃过,确实很美味。


剧小乐:那这次去看《娘惹艾美丽》的小伙伴们可以大饱口福了。(笑)

分享到: 0

关于永乐永乐大事记品牌识别合作招商服务协议隐私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官方微博永乐文化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