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古典资讯 > 揭秘:神秘钢琴家朱晓玫为什么这么火?

揭秘:神秘钢琴家朱晓玫为什么这么火?

发布时间:2015.07.24 15:09:52 信息来源:

揭秘2014年朱晓玫现象

她为什么这么火?


  朱晓玫,她在国内的音乐会“未演先热”——开票后观众连夜排队买票,几乎每个城市刚一开票就售罄。什么样的人可以有如此高的票房号召力?记忆中,来华访演的各路一线大师,甚至最当红的“钢琴明星”郎朗、王羽佳的音乐会票房都未曾如此红火过......


事件回顾:

①2014年11月9日,朱晓玫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的《哥德堡变奏曲》钢琴独奏音乐会,开票即创下48小时售罄的纪录。加演一场全场500余张票更是短短10分钟即被一抢而空。有乐迷在朋友圈感言,“还没开抢,手就在抖了!”据说,朱晓玫音乐会的门票在网上甚至炒到6000元一张

② 2014年11月15日,朱晓玫在北京音乐厅音乐会现场,还不到7点,音乐厅门外就已经有许多“黄牛”在炒票,一楼大厅挤满了前来观看音乐会的人群和期待有幸能够讨到当晚音乐会门票的“朱晓玫”粉丝



“这部作品应该在药店卖”

     《哥德堡变奏曲》是作曲家巴赫晚期的一部羽管键琴作品,曾被人誉为“宛若一匹人人均想驾驭的战马”,也是音乐史上规模最大、结构最恢宏的一首变奏曲。

  曲子之所以命名《哥德堡变奏曲》,与巴赫的学生哥德堡渊源甚深。据载,1741-1742年间,俄国驻德国德累斯顿大使凯塞林克伯爵患上失眠症,要求键琴演奏家哥德堡找巴赫写一些曲子,好在自己失眠时供哥德堡演奏,以消磨长夜。凯塞林克是巴赫的老友,哥德堡又是巴赫的学生,巴赫很快就写好曲子交由哥德堡首演。这首曲子,以巴赫1725年为妻子而作的小曲集中的一首萨拉班德舞曲为主题,发展成30段变奏,复又缓慢且平静地重新回到主题。因为这个小故事,后世也将该曲称为《哥德堡变奏曲》。

  历来演奏《哥德堡变奏曲》的钢琴名家不胜枚举,每位钢琴家对此曲也都自有一套理解。在朱晓玫看来,巴赫近似于中国的老子,“佛教徒总是描摹佛陀的微笑。万物皆有两面,没有单纯的事实,人们总是见己所欲见——这就是生活,这就是《哥德堡变奏曲》。”

  “我经常开玩笑说,这部作品是应该在药店里卖的,因为它能让人找到平衡、舒畅和安宁的感觉,而不是让人睡觉。对我来说,如何才能不让人睡觉呢?我永远记住每段变奏都是古代的舞曲,都要有自己的性格,绝不能千篇一律。而且,注意每段舞曲之间如何衔接,时间留白多长,会让人一直渴望听下去。”

  时长七八十分钟的《哥德堡变奏曲》共分32段,有主题、30段变奏和主题重现,“30段变奏好像是我人生的30个章节,我人生的各种经历都能在里面找到。”朱晓玫喜欢这首曲子还有一个原因。有一次她找人来调音,调音师的钱包里掉出一个缩印的谱子,赫然便是《哥德堡变奏曲》,“我问他为什么要带在身上,他说‘我太喜欢它了,让它一直跟着我。’我当时感动得不得了,因为这首曲子如此深入人心,家喻户晓。”

  关于《哥德堡变奏曲》的演奏一直存在争论,有一种意见提出要遵循大键琴的弹法,注意触键和音色。“我个人认为不应该模仿大键琴的演奏方法。因为大键琴没有踏板,演奏时必须使用很多装饰音,否则音色一下子就干瘪了。而钢琴有两大优点,一是可以很容易把声部很好地突出出来,二是钢琴可以让旋律歌唱得连贯。”至今,《哥德堡变奏曲》已有100多个录音,他不会想到近300年后,一个中国钢琴家也会用毕生精力演奏它。当年,凯塞林克用一只装满100枚金路易的金杯酬谢巴赫,这也是巴赫获得的最大的一次酬劳。 “今天,它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了,它是属于全人类的精神财富。”朱晓玫说。





她就像“墙外开花”的隐士

  “朱晓玫是谁?在中国,即使是最狂热的音乐爱好者都罕有人知晓。”古典音乐资深爱好者张克新,是朱晓玫此次中国内地巡演的策划者,也是在2011年,他用一篇流传度甚广的博文《寻找朱晓玫》,让不少人开始听说这位旅居海外的钢琴家。

  在文章中,张克新如此描述自己辗转找到朱晓玫后的第一印象,“我长舒了一口气……这是一位看起来很普通的女士,好像还活在她离开中国时的1979年,完全没有新时代的印记。她穿着普通的蓝色衣裤,发型也是在她几张唱片封面上都能见到的最普通的中国式短发。她的眼睛很亮,没有年纪的痕迹,她急于看清这个来访者到底是什么样子,她的神情充满好奇,但又是谦逊的,这让我完全打消了对一个孤独而怪癖的钢琴家的猜想。”

  出生于上海,经历过“文革”,游走于美国和法国,至今未婚,巴赫的忠实信徒,近乎隐匿的个人生活……朱晓玫有太多让人好奇的印记。在业内人印象里,朱晓玫很小就显示出极高的音乐天赋,但音乐梦一度被“文革”中断。“文革”后,朱晓玫考上中央音乐学院研究生,1979年在老师周广仁帮助下前往美国深造。1985年,朱晓玫转道法国求学。1994年,巴黎城市剧院首邀朱晓玫开独奏音乐会,从此,朱晓玫每年都在那演出,场场爆满。“朱晓玫的演奏有着异常缜密的逻辑,节奏、音色和音响都有着非常精准的分寸把握,而她的音乐也一点都不缺少趣味性,听来毫不枯燥。”张克新说。

  上海乐评人李严欢五六年前通过一位日本钢琴评论家寄来的唱片,第一次听到了这位神秘感十足的钢琴家演奏的作品,“对中国乐迷来说,她就像一位‘墙外开花’的隐士。”

  很多人都能弹巴赫,但真正能将巴赫嵌入灵魂深处的演奏家寥寥无几,“不管是初学者,还是有很高造诣的钢琴家,巴赫都令演奏者们既爱又恨。”就像《哥德堡变奏曲》包含32个变奏,如何让每一个变奏展现出各自的个性,又让它们保持在一个整体结构下,很考验演奏者的智慧。从技术角度来说,《哥德堡变奏曲》中的很多变奏段落是以多声部的赋格写成,七八十分钟内时不时会出现三声部或四声部的赋格,如何让演奏井井有条,又表现出音乐的趣味性,对演奏者的脑力和体力也有极高要求。

  “巴赫身处古典乐界金字塔的最高端,优秀的演奏者必须与巴赫心灵契合。”在某些人看来,朱晓玫指尖下的巴赫简单纯净,犹如孩子般天真。当然,当今乐坛擅演巴赫的人并不止朱晓玫一人,加拿大钢琴家格伦·古尔德、匈牙利钢琴家安德拉斯·席夫、美国女钢琴家罗萨琳·图雷克,均是“教科书”级的典范。

  朱晓玫可贵之处何在?“她是作曲家的虔诚信徒。”虔诚,在李严欢看来最为难得,“她会把个人情感隐藏在作曲家身后,把作品和作曲家本人的风格摆在首位。”每位钢琴家对不同作曲家的作品几乎都有一套演绎方法,有自己的演奏风格,也一向被大众推崇,“但这种风格和理解都要以尊重作曲家本人为前提。”如此看来,朱晓玫的演奏便给人一种“纯粹感”,并与作曲家有心灵沟通,“她的巴赫之所以吸引人,也是因为与巴赫有心灵上的对话。”

  更重要的是,朱晓玫数十年如一日醉心练琴,极少受外界干扰。对钢琴家来说,天分当然重要,但靠天分吃一辈子“钢琴饭”的人毕竟凤毛麟角。有了天分,还要有后继的勤奋来依托。连她自己都说,“这么多年来,因为我能静下来学习、练琴,才能把巴赫弹好。”“朱晓玫也并不曾停止思考。我们听到她演奏的巴赫《哥德堡变奏曲》、《平均律》以及一系列组曲,都是她在深思熟虑之后的演绎。”李严欢说。

分享到: 0

关于永乐永乐大事记品牌识别合作招商服务协议隐私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官方微博永乐文化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