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一档自制节目的非著名征程——《永乐说戏》幕后访谈录

一档自制节目的非著名征程——《永乐说戏》幕后访谈录

发布时间:2016.03.04 11:01:17 信息来源:永乐票务

一档全新的原创网络视频节目,立足小众,篇幅精短,零广告、零宣传,低调上线不到半年,却多次荣登乐视、优酷等视频网站热播榜,狂揽百万点击量不在话下。

从无到有,从有到优。成绩的背后,有创作团队执著于戏剧行业满腔热血的“大情怀”,有“不为娱乐而娱乐”的深度与广度,亦有作为“中国领先的娱乐营销及产业投资平台”,首开行业先河的决心与魄力。

《永乐说戏》——在同业领域各种鱼目混珠、粗制滥造,同质化现象格外严重的今天,它究竟是一档怎样的节目、凭什么吸引受众,又折射出未来作为出品方的永乐文化怎样的发展理念?


一档自制节目的非著名征程

——《永乐说戏》幕后访谈录


不知你是否也常有这样的烦恼:点开那些大同小异的售票网站,面对干巴巴的创作团队介绍文字,或是文采飞扬却云里雾里不知所云的剧情简介,完全丧失了观剧的兴致和欲望?

若你知道,孟京辉会戴着帽子和口罩,出没于《死水边的美人鱼》现场,藏在人群中观察观众的反应;才华横溢的林奕华在创作颠覆经典的《红楼梦》时,常常悲从中来甚至会哭泣;从小是乖孩子的宋阳内心深处爬满了狂野因子,他的摇滚情怀其实恰恰给从未接触过摇滚乐的《牢友记》主演艾伦出了一道大难题;《盗墓笔记》的演员们在排练的时候格外“可怜”,因为没有道具,任何东西都要靠想象自己“脑补”……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你现在一定在微笑的同时,心里对它们多了一些观看欲望、期待或是意犹未尽的肯定。

而这正是永乐文化推出《永乐说戏》(以下称:《说戏》)这档节目的原因——从基本的剧情、目的、意义等传统媒体的采访方向中跳脱出来,以导演的角度、编剧的角度、演员的角度,用全新的视角,诠释出一个与众不同的戏剧现场。在《说戏》的镜头中,一部戏剧不只是台前的风光、感官的冲动和听觉的刺激,更多的是对创作者、表演者台前幕后的记录和感悟。

立足于偏小众的戏剧舞台,选择的剧目涵盖原创、热门、经典、实验先锋等主题,从某种角度而言,《说戏》或许承担了半个媒体的角色,以媒体人的角度去重新审视和解读戏剧,这一举措填补了相对空白的戏剧视频节目市场。而永乐文化也借此,完成了对受众更为精准的细分,首开行业先河,率先成立自媒体,掌握市场主导权与话语权。

或许,我们与永乐文化集团董事长、永乐票务创始人之一杨波和永乐集团企划部负责人、《说戏》栏目导演银泽的对话,能够给日趋纷杂的同业领域带来些许启发。


【对话人物简介】

杨波:永乐文化集团董事长,永乐票务创始人之一。先后成立了永乐演艺、永乐影业、永乐体育、永乐经纪、永乐科技和永乐金融等子公司,同时,在海外设立了多个机构。凭借多年的行业经验,一手将公司打造成一个全能型综合性的文体娱乐产业平台。


undefined


银泽:永乐集团企划部负责人,《说戏》栏目导演,《LIVE纪》创始人,“北京戏剧新势力”倡导者与总策划。毕业于英国伦敦Brunel University,媒体与通信专业硕士。


undefined


主创团队:短短五个月成热点带来的小激动!


记者:如何给《说戏》这档节目准确定位?

银泽:《说戏》是简称永乐文化集团依托丰富的自有演出资源,于2015年8月推出的一档全新的原创网络视频节目。定位为戏剧文化的纪录访谈节目。我们从着手做第一期节目起,一直在努力为戏剧迷和文化爱好者挖掘热点的戏剧内容,让戏剧主创成为讲述者,将画面聚焦舞台现场。


记者:一般而言,自制节目中,搞笑的综艺类节目比较多,也比较讨巧,为什么永乐一上来不从简单的入手,反而独辟蹊径,选取了这么小众的品类?

银泽:简单而言,以前媒体圈有句话叫作“内容为王”,放到文娱行业也是一样,优质内容是文化产品实现强渗透力的基因。很多追剧的朋友都看过《黑镜子》系列,伴随社交网络与移动互联等方式的蔓延,对信息传播内容的反思也已经从大胆预测变成真实再现。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的内容、喜欢我们的内容、思考其背后的深刻内涵,从而影响TA们的文娱生活,而不是哄笑而过没有痕迹。靠优质内容掌握行业话语权,这是我们的目标。


记者:起步短短五个月,策划制作了包括成为大热门剧团的开心麻花新剧《牢友记》、掀起话题热议的舞台剧《盗墓笔记》、孟京辉作品《死水边的美人鱼》、非常林奕华《红楼梦》等多期内容,取得了让人惊喜的成果,咱们创作团队是如何操作的?率先迈出这一步的感觉如何?

银泽:为了将内容做到短小精炼,我们创作团队会提前选戏,做功课,挖掘演出亮点,梳理采访框架,安排摄制。人员并不多的创作团队仅凭着各自的一腔热爱撑起这一期期的节目。现在虽然取得了小小的成绩,但我们深知,和伦敦西区、美国百老汇等运作纯熟的商业环境相比,国内的戏剧市场还有巨大的空间,无论是《说戏》栏目还是永乐文化,都任重道远。但关键在于,我们看到了戏剧行业内不管是工作室、剧目、演员甚至导演的单项品牌已然初具规模,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必须率先走出这第一步。


记者:是不是只有搬上大银幕的戏剧作品才能大红大紫?你对《说戏》这样的时长短、采访风格轻松随意的小众自制作品的信心与坚持,源自何处?

银泽:去年的“夏洛特烦恼”确实给许多戏剧从业者打了一剂强心针,其实麻花团队也是经历寒窗苦读的高材生,剧本演员皆全面经历过舞台锤炼。艺术与市场的深度融合,主流的受众和资本开始关注戏剧产业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信号,包括出台了相关的政策补贴和平台支持,这都证明戏剧正在从小众文化走向精品文化。


其实《说戏》这档节目也有它自己的成长过程,因为没有什么经验可循,我们也一直在摸索,希望它能以自己独有的风格取胜。一开始,我们只是觉得市场上应该有这样一档专为小众观众量身打造的节目,并且这个节目应该是“永乐出品”。半年来,通过和戏剧创作团队接触,聆听他们的创作历程和思考过程,也让我们的团队在坚持中成长了不少。本来我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准备,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收获大家的支持,看到节目登上热点大家都很开心,现在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给我们的团队也带来了更多的动力,《说戏》一定会将更多更好的内容呈现给大家。


杨波:立足受众需求,不为娱乐而娱乐


记者:怎样的契机让永乐想到开发《说戏》这样一档堪称“戏剧领域自媒体”的节目?

杨波:媒体行业的趋势变化是全球信息传播的风向标,非常透明。举个最简单的例子,2014年下半年传统媒体的增长率是-20%左右,相对应的自媒体运营已经做到接近五成的赢利,渠道成本和创造力都明显占优势,结果不言自明。更为重要的是专业性,内容的专业程度关系到自媒发展的前途命运。

戏剧表演扎根于剧场,有较强的专业性和艺术观赏性。我个人也是重症戏剧瘾患者,舞台艺术直观、强烈,给人持续的吸引力。戏剧文化是多元的、小众的,市场上的内容具有稀缺性,在网络媒体与电视媒体综艺盛行之时,娱乐至死的时代重在娱乐而非文化,我们不能让文化成为没落的贵族,而只有真正优质的内容才能解决用户对内容的饥渴,我们希望发现并勇于去尝试主流还未关注到的盲点,那些小众的、独特的存在。


记者:永乐的平台优势和行业领先地位,也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说戏》节目的成功。

杨波:是的。从传统的票务公司转型为综合的文化集团,永乐所覆盖的业务范围也越来越广。目前在国内已拥有13家分公司,并在海外设立了多个机构。资源雄厚,产业链完整,在如此强大的平台支持下,永乐集团旗下演艺、影业、体育等等几大板块的内容产出在质量和数量上都有了保障。此次《说戏》的成功也同样得益于此。


记者:您如何评价《说戏》这档节目?

杨波:《说戏》是我们热爱戏剧的主创团队的诚意之作。永乐文化希望通过打造这样的内容平台,与戏剧行业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亲历现场,用专注的视角和专业的戏剧人展开对话,挖掘专业有深度的内容,满足我们的用户和热爱戏剧的剧迷对台前幕后的好奇心。这也是永乐文化在现有丰富演出资源基础上,进行文化市场精细化呈现的开始,为我们未来衍生更多的跨界合作奠定基础。其实不仅仅是戏剧,包括音乐会、演唱会、体育等等各类LIVE SHOW,我们都在涉猎。

当然,我们在记录的同时也在学习和思考,如何才能将文化迷人的特质展现出来。《说戏》正在做的就是“遇见”与戏剧、与所采文化沟通融合的千万种未知的可能。


记者:目前,“互联网+”正在深刻改变传统文化娱乐产业,您如何看待行业现状和未来走势?

杨波:我们经常被铺天盖地的大概念包围,有些似乎被过分翻炒。行业的发展走势显而易见。根据北京市文化局和北京演出行业协会今年1月新发布的2015年度北京市演出市场统计数据,2015年北京演出市场保持良好发展势头,观众人次和票房收入均呈增长态势。2015年,北京各类文艺演出共吸引观众1035.63万人次,比上年同期1012.68万人次增长了2.27%,实现票房收入15.49亿元,比上年同期14.96亿元增长了3.54%,其中话剧、音乐剧、舞蹈等演出的票房收入同比均增长了1000万以上,成为推动票房增长的重要动力。2015年北京戏剧类演出票房为6.2亿,比2014年的5.2亿增长21%。娱乐演出市场分层较为明显,市场定位更加细化。随着娱乐演出市场的发展逐渐趋于成熟,在区域市场内的经营主体为稳定市场份额,在娱乐演出产品定位、观众定位、票务营销、经营模式等方面将会呈现出较为明显的差别,娱乐演出市场的分层化发展也逐渐明晰。

但文娱产业在技术传播上也确实面临全新契机和新挑战,用户的需求正日益主导文化内容的生产,受众的娱乐平台转移,更多的时间消费在网络世界。但归根结底,处于平台、终端、应用当中最重要的环节——“内容”,才是终极驱动。

就像话剧《戏台》的编剧作家毓鉞在《说戏》中讲述的那样,不同于电影、电视剧等与观众完全没有互动的“冷媒介”,唯独剧场是跟观众息息相关的。所以话剧是一种“热媒介”,“我们写剧本、排练,其实只完成了一半,另一半在于观众,这也是舞台演出最好玩的地方、也是最不可掌握的地方。”《说戏》的魅力恰恰也在于此:好与坏,看还是不看,衡量的那杆秤在观众手里。而从近半年来的火爆程度来看,或多或少地,已经证明了它在观众心中的地位,其未来的发展势头亦可见一斑。










分享到: 0

相关演出

¥ 200.0 元起

立即购买 >>

关于永乐永乐大事记品牌识别合作招商服务协议隐私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官方微博永乐文化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