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戏剧资讯 > 刘慈欣名作《三体》搬上话剧舞台:科幻舞台剧的启蒙

刘慈欣名作《三体》搬上话剧舞台:科幻舞台剧的启蒙

发布时间:2016.08.08 14:01:51 信息来源:人民网

undefined

“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三体。”当刘慈欣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中那句著名台词出现在舞台上时,所有粉丝都多多少少有种如愿以偿的感觉。昨晚,能容纳近2700人的北展剧场,坐得满满当当,《三体》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地球往事》被搬上舞台,第一次和北京观众见面。

为了适应舞台呈现,原著的人物和情节有了一些改变;而几乎不呈现科幻作品的话剧舞台,为了《三体》,也难得出现了大量科技元素。虽然未能出现“用浩瀚星空包围观众”的奇观,但这些改变已然不易。从这个意义上说,话剧版《三体》,是国内科幻舞台剧的一次试水、一个起步、一种启蒙。

85%尊重原著

“审判日号”结局变“献祭”

刘慈欣的《三体》是个超级IP,这部小说是迄今为止本土硬科幻文学中最成功的作品,拥有粉丝无数。在话剧排演前,原著党们最关心的就是舞台版能否尊重原著。

舞台开启,从纳米研究专家汪淼卷入离奇的倒计时现象,到地球上第一个与外星文明对话的物理学家叶文洁讲述自己的遭遇,再到地球三体组织内部的不同派别的矛盾冲突,粉丝们悬着的一颗心渐渐落下。要把20万字的小说压缩为两个半小时的话剧并非易事,好在话剧版大体是在尊重原作基础上改编的。

当外星文明存在,并决定降临地球的时候,人类该如何自持?全剧依然围绕着原著的这一核心线索进行。“我们对原著的还原度达到85%。”该剧导演刘方祺说,原著中对科学原理和科学技术的介绍非常多,人物性格相对弱化。但在戏剧舞台上,强化了人物性格。

最大的改变,当属全剧结尾,地球三体运动创始人伊文斯和他的基地——“审判日号”邮轮的结局。原著中,“审判日号”被多国联合执行的“古筝行动”摧毁。当邮轮通过巴拿马运河时,比头发丝还纤细10倍的纳米丝,如同飞刃,将整艘船切割成“面包片”。全体船员也都像蔬菜一样被切割,唯有保存三体信息的硬盘得以保留。但在话剧舞台上,这个结局变了,伊文斯早已知道“古筝行动”,他选择自己毁灭了硬盘,再驾驶邮轮义无反顾冲向前方的纳米丝。“审判日号”从“伏法”,变为主动“献祭”。

导演解释,这样的安排是考虑到原著中的核心矛盾,是不同人群对待外星文明的不同态度。一部分人宁愿牺牲自己也要迎接外星文明到来,这样的结局更具悲剧感。

刘慈欣之前就知道这个改动,并表示认可。


undefined


巨资营造科技感

12架无人机助力“三日凌空”

话剧《三体》号称是近年来本土舞台上的第一部科幻作品。科技感够不够、酷不酷,自然是决定成败的因素。为此,出品方投入约1500万元。

该剧主创团队是几年前魔幻话剧《盗墓笔记》的制作班底。“我们对在舞台上营造光怪陆离的效果比较有经验。”导演刘方祺说。事实上,观众在剧场里能看到,舞台两侧传统的幕布被替换成镜面膜,而且镜面还有许多突出的棱角,可以漫反射舞台上的灯光。

玩《三体》游戏打通关,是《三体》第一部当中的重要情节。主人公汪淼正是通过这个游戏,了解到三体世界和它的运行规律。为了让表演可以在游戏情节和现实生活中顺利地跳进跳出,舞台上共设置了近、中、远三道布景,并配合超短焦投影,使得第一道纱幕既是字幕幕布,也能展现宇宙星空;中景的一座“金字塔”,在裸眼3D技术的帮助下,颇具立体感,而金字塔本身是一个木板,可拆分组合成许多形状,营造出游戏中的诸多场景;远景的球面幕布,则为舞台的纵深感提供了可能性。

“三体”的本义,是指三体人的世界中有三颗太阳。每当出现三日凌空景观时,三体文明就要遭到毁灭,周而复始,无穷无尽。为了将三日凌空的景观呈现在舞台上,主创团队用12架无人机托起3个巨大氦气球,让它们从舞台飞向观众席。不过,遗憾的是,昨晚演出中,第三个球体起飞并不顺利,几乎刚刚在舞台上起飞,就又收了回去。

这些富有科技感的舞台呈现,虽然给话剧舞台带来不一样的视觉效果,但受剧场和资金所限,所能实现的效果,也仅仅是突破舞台原有的一些限制,可能尚无法满足科幻迷心中的瑰丽想象。


undefined


不吐不快

这场舞台科技秀有点儿不过瘾

话剧版《三体》的出品方曾宣传说,该剧最过瘾的观演体验便是“浸入式”观看,观众可以体验到被浩瀚星空包围的感受。因为舞台会使用余光投影、全息投影、裸眼3D等手段帮助完成这个视效。不过,在昨晚的演出中这样的感觉尚不强烈。

有粉丝说,北京剧场的条件与上海剧场不同,所以呈现效果不如之前在上海的演出。主创团队说,这部剧的制作并不是为了科技而科技,所有手段都是因剧情需要而使用。

这些都有道理,不过我想,这些视觉呈现之所以不够“惊艳”,是因为它们都在努力地将科幻电影的视觉效果搬到剧场舞台上。比如,舞台最前方的纱幕,在一定程度上成了一块银幕,配合剧情播放着相应的视频内容,星空、轮船、高科技武器……而话剧舞台本身,细想想,并无本质的改变。

这样一部极力向电影感靠近的话剧,美则美矣,却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这种手法,只是把话剧舞台的留白占满了而已,也让从小说到舞台的一次想象大爆发的创作,止步于“复原”原著。它更像是一场大型Cosplay ,你会为文字中描述的景观变为现实而尖叫,但Cosplay不等同于戏剧,尖叫过后,多少有些不尽兴、不过瘾留在心头。

分享到: 0

关于永乐永乐大事记品牌识别合作招商服务协议隐私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官方微博永乐文化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