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娱乐资讯 > 帕尔曼音乐会制造沸腾之夜 两次返场加演五曲

帕尔曼音乐会制造沸腾之夜 两次返场加演五曲

发布时间:2011.10.17 16:55:29 信息来源:北京日报


  两次返场,加演五曲,66岁的传奇小提琴演奏家伊扎克·帕尔曼昨晚在国家大剧院的独奏音乐会,制造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沸腾之夜。

  当上场口那扇门轻轻开启,台下早已掌声雷动。当帕尔曼“驾驶”的那辆小型电动轮椅轻快地滑过地板,掌声愈加热烈。未成曲调先有情,面对这样一位“轮椅上的琴圣”,北京观众表示出了空前的礼遇。

  当小车滑到舞台中央,手拿小提琴的帕尔曼随着上面的转椅转向了观众,并帅气地挥了挥手中的琴弓。轻拉两下琴试过音之后,帕尔曼掏出一块白色手帕,对折一下,放在了左肩处……一切准备就绪,莫扎特《降B大调小提琴和钢琴奏鸣曲》的第一串音符从琴弦上响起。

  这首作品被人们认为是第一部现代小提琴奏鸣曲的诞生,有着颇为清新自然的旋律。在帕尔曼极富灵气的演奏下,旋律如清泉般从弓弦中潺潺流出。作品虽然没有艰深的炫技,但悠长柔美的音乐线条、温婉细腻的精美音色,也无不彰显了大师的深厚功力。

  上半场的第二首作品是贝多芬《c小调第七号钢琴和小提琴奏鸣曲》。与前一首作品不同的是,这部作品一开始便迸发出了悲剧般的铿锵旋律,而之后旋即转为歌唱般的柔板,每个乐章特色鲜明,也非常考验演奏者的功底。下半场,帕尔曼带来了圣-桑《d小调第一号钢琴和小提琴奏鸣曲》,更是充分展现了被观众评价为“电光火石一般”的演奏技巧。

  与将双腿放到地板上,或是放回到车上时的看似辛苦相比,帕尔曼拉起琴来是那么轻松自在。与站着拉琴的人不同,坐着的帕尔曼像是将小提琴抱在了胸前,宛若一个调皮的孩子在玩一个自己挚爱的玩具,无论是沉思还是谐谑,转换自如、游刃有余,时而紧闭双眼,时而微启双唇,在琴声中陶然自得,也让观众沉醉不已。每一曲结束,他都会习惯性地将琴弓甩向身后,洒脱而舒展。

  在全场观众难以抑制的欢呼和掌声中,帕尔曼的小车又回到了观众的视野中。三首克莱斯勒小品,再加上《辛德勒的名单》、《精灵之舞》,帕尔曼开创了大剧院小提琴独奏音乐会的“加演纪录”,却似乎依旧无法“摆平”观众的热情。

  花絮

  帕尔曼摘花未果

  最后一次出场亮相,帕尔曼没有拿小提琴,以此作为最后的谢幕。工作人员适时地将一束向日葵花献给了他。接过花来,帕尔曼想要揪出来一朵,献给身旁的钢琴家罗汉·德·斯尔瓦。只可惜,这束花扎得太牢了,帕尔曼怎么也拽不下来。他努了努嘴,略带尴尬地笑了,不知他有没有听见观众小声的抱怨:干嘛不同时献一束花给钢琴家?

  昨晚演出结束直至10点半钟左右,在音乐厅的门口,依旧有一条长长的队伍,人们拿着帕尔曼的CD等待他的签名。帕尔曼始终面带微笑,嘴角上翘。他拉琴时也经常显现这样的表情神态,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可爱、快乐的“拉琴老头儿”。

  事实上,他确实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他会对在北京熟悉的朋友说,自己来中国最大的目的就是吃中国菜;他会在北京烤鸭即将要端上桌时,手拿筷子激动不已、迫不及待;他还会在吃饭的过程中,不停地讲各种可乐的笑话……虽然有挑剔的乐评人总是说,帕尔曼的琴声太“甜”,甚至是“甜腻”,缺少痛感。不过,更多观众还是愿意听这样的甜蜜琴声,因为可以忘掉忧愁与烦恼。

分享到: 0

关于永乐永乐大事记品牌识别合作招商服务协议隐私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官方微博永乐文化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