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娱乐资讯 > 小剧场话剧市场红火 难解发展谜题

小剧场话剧市场红火 难解发展谜题

发布时间:2011.10.18 10:57:05 信息来源:解放网-解放日报

  市场红火的小剧场话剧,究竟处在什么样的发展时代?在上周举行的“全国小剧场话剧优秀剧目展演座谈会”上,多位戏剧专家都用“纠结”一词,表达了对当下小剧场话剧的认识。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小剧场话剧在中国走过了三十年,然而直至今日,依旧存在如何发展等难解谜题。

  大与小,是谁成就了谁

  据黄维钧回忆,三十年前,是因为大剧场演出的不景气,戏剧人为了自救,带有探索创新意识的小剧场话剧才逐渐发展壮大的。 “如果没有大剧场的低迷,小剧场未必会这么快发展。像北京演艺集团,有那么大一个剧场,今年却只有唯一的一个话剧演出。 ”

  在小剧场成为话剧主阵地的今天,它同时又渐渐沦为“粗制滥造”的代言。 “在小剧场中,掺杂着低投入、低质量和以迎合大众的刻意低俗化的创作。”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王晓鹰说,“北京在一年半的时间内有350个小剧场出演,‘三低’剧目就占了一半。”如今大剧场反而贴上了“精品”的商标。不少与会学者表示担忧,认为大剧场话剧容易陷入“政绩工程”,而小剧场话剧又质量不精,二者的非良性交流,将会损害整个艺术市场的作品质量。

  高与低,槛儿该设在哪里

  此次展演,几个参演的民营剧社引起了人们关注。 “在北京,小剧场话剧演出主要由民营剧团演出,他们更贴近市场,从一定意义上说小剧场承担话剧的前景。 ”知名戏剧评论家温大勇说。

  然而,民营剧团繁荣的背后并非没有问题。由于国有话剧院团数量有限,许多从表演系毕业的学生流入民营剧社,或自己成立了工作室。为了在市场上存活,“拿钱办事”成为一些民营院团的主要道路。 “今年春天,我的研究生居然有7台戏,本来我非常高兴,但我把剧目拿来一看,却感到有点悲伤。他们排的剧目都是《当一女遇到男男男》《小姐贵姓》之类。他们解释说,给钱的人要这样做,他们要练手。我们平时说话剧的门槛要低,不是说艺术性的门槛低,而是说票价应该更亲民,现在却都反过来了。观众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消费了看到的是什么。长此以往,只怕小剧场话剧会渐渐失去现在的观众群。 ”熊源伟感叹。

  小剧场,应有片广阔天空

  向金钱与娱乐折腰,让话剧创作过程也大打折扣。“现在小剧场的剧本创作,作者们的行话叫做砍戏剧,有一个剧本大家在这里赶快砍,这个怎么发展成为一个戏剧。我认识几个作者,他们要求每个人每天晚上到这里集合,必须想出一个噱头来,想出一个让人发笑的事情来,把这些结合起来,用在构好框架的结构上去,这是胡编乱造,是不行的。 ”剧作家郑振环说。

  戏剧学者杨剑龙认为,小剧场话剧的创作应接受冰山理论,应以小空间呈现大制作。小空间呈现出其生活的快捷,创作者应该通过小空间呈现出大社会,不仅仅满足一些小笑料,在具有生活内蕴和智力的小中呈现大智慧,这也许是比较好的小剧场话剧发展理想。

分享到: 0

关于永乐永乐大事记品牌识别合作招商服务协议隐私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官方微博永乐文化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