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THBOUND PAPAS /植松伸夫2016音乐演奏会-广州站
永乐票务 > 话剧舞台剧 > 音乐剧 > 第十一届广东省艺术节 - 音乐剧【三毛流浪记】

第十一届广东省艺术节 - 音乐剧【三毛流浪记】 [已结束]

(0)
第十一届广东省艺术节 - 音乐剧【三毛流浪记】
分享到:

温馨提示:

该商品已结束,您可选择订购其他正在进行中的演出(或项目)。

相关话剧舞台剧

百老汇音乐剧王者之作《狮子王》中文版订票
百老汇音乐剧王者之作《狮子王》中文版
2016.06.28-2017.01.15
华特迪士尼大剧院
立即购买 >>
实景水乐 流动建筑水乐堂 天顶上的一滴水订票
实景水乐 流动建筑水乐堂 天顶上的一滴水
2016.07.09-2016.12.31
朱家角水乐堂
立即购买 >>
北纬零度戏剧工作室 无厘头爆笑话剧《你若安好,那还得了》(今晚报文化艺术中心)订票
北纬零度戏剧工作室 无厘头爆笑话剧《你...
2016.08.09-2017.01.01
今晚报文化艺术中心
立即购买 >>
北纬零度戏剧工作室 爆笑感人话剧《梁山伯住阳台》订票
北纬零度戏剧工作室 爆笑感人话剧《梁山...
2016.08.27-2016.12.25
今晚报文化艺术中心
立即购买 >>
更多演出信息 >>
全部演出详情

您已选择:

基本信息

2011.11.13

广州市友谊剧院

暂无

演出详情

人来人往的街头,一只年迈的癞皮狗讲述着一个老掉牙的故事,人们行色匆匆,没有一个人会哪怕停下来一秒钟,听听他讲的是什么,就算有人突然来了兴致,俯下身子把耳朵凑到癞皮狗的嘴边,也一定听不明白癞皮狗含混不清的嘟囔,癞皮狗和他讲的故事一样,也已经老的把牙齿都掉光了。多少年来,癞皮狗总是呆在这个地方,他身后的大树变成了旗杆,旗杆又变成了电线杆,电线杆又变成了汽车站牌,汽车站牌又变成了雕像,雕像又变成了信号灯,信号灯又变成了广告牌,广告牌又变成了霓虹灯。无论怎么变,癞皮狗永远坚守着自己的地盘,重复的讲述那个故事。其实,这只癞皮狗可不是一只癞皮狗,他曾经是这只癞皮狗的爸爸、爷爷、爷爷的爸爸、爷爷的爷爷、爷爷的爷爷的爸爸、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他曾经是一个癞皮狗家族,每一只蹲守在这里的癞皮狗都有着这个纯种癞皮狗家族的基因,每一只癞皮狗都牢记着作为他们家族秘史的这个故事。

  这故事是这么开始的,癞皮狗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年轻的时候,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好朋友,他是个流浪儿,头上只有三根毛,人们叫他,三毛。

  那时候,癞皮狗长年蹲守的领地,是一个破败的贫民窟的弄堂口,那里总是停着一辆清道夫的垃圾手推车,流浪儿三毛和癞皮狗就住在这个手推车里。许多人都说三毛是个孤儿,可是三毛不相信,他一直都在寻找着自己的妈妈,他每天都在问,逢人便问,谁见到过我的妈妈?从深夜的恶梦中惊醒的时候,三毛喊出来一定是"妈妈";看到羊妈妈舔小羊的毛、鸟妈妈给小鸟喂虫子、鸡妈妈带着小鸡啄食的时候,三毛想到的一定也是妈妈,在生病发烧烧的糊里糊涂的时候、被人欺负嚎啕大哭的时候、受伤流血的时候、饿的失去力气的时候、冷的抱着大树取暖的时候,三毛总是在心里不停的念叨着、呼唤着,妈妈,妈妈。住在贫民窟的邻居们,在街上推洋车的伙伴们,甚至还有一些陌生的过路人,都曾经热心的帮着三毛寻找过妈妈,他们找遍了码头、车站、市场、水沟、坟堆、垃圾场,他们也在问,谁见到过三毛的妈妈?然后,他们给三毛找来过很多"妈妈",这其中甚至包括一个男"妈妈"和一个狗"妈妈"。

  大家都在心里说,找到三毛的妈妈,这完全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要知道三毛从刚出生时就离开了妈妈,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妈妈长得什么模样,虽然他一次又一次的想像过,妈妈有像煤核一样黑的长头发,有月亮一样温和的眼神,有馒头皮一样光滑柔软的皮肤,有富人公馆门口挂着的风铃一样悦耳的声音。没有谁会忍心嘲笑三毛对妈妈的想象,但是所有人都会嘀咕,就算三毛的妈妈是个仙女,她又怎么可能在那么多流浪的孩子们中间认出三毛来呢?

  可是三毛百分之百的相信,妈妈可以凭着他头上的三根毛认出他,三毛刚出生时,头上就只有这三根毛,而头上只长了三根毛的小孩子,世界上绝无仅有。当然,三毛也知道找到妈妈并不容易。关于如何才能找到妈妈,三毛听到过各种说法,比如说要他敲多少个门,要走多少里路,要擦多少双皮鞋,要吃多少个苦头,要受多少次委屈,要饿多少回肚子,要有多少个伤口,要交多少个朋友,要走过多少个乡村和城市,要流浪多少年,要经历过多少个下雪的冬天--

  第一幕

  这年的冬天又来了。

  这天,贫民窟的街头出现了一个光着脚丫的疯婆子,大伙儿好不容易才从她含混不清的话里弄明白,她在找儿子,在找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像往常所做的那样,邻居和伙伴们立即七嘴八舌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满心充满期待的三毛,但是他们吃不准,要不要让三毛去见这个疯婆子。他们提醒三毛,如果疯婆子真的是三毛的妈妈,那可就是个疯妈妈。三毛不管,只要是自己的妈妈,不管她是疯的,还是傻的,是瘸的,还是哑的,都是自己亲爱的妈妈。疯婆子看见三毛,就一把死死搂住了他,搂的三毛几乎喘不过气,幸亏癞皮狗在一旁着急得狂叫乱吠才把三毛松开。看来三毛真的是疯婆子的孩子,疯婆子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三毛披上,把怀里藏着的烧饼拿出来给三毛吃,并且不停的亲吻三毛的额头,亲热的把三毛叫做宝贝,三毛也呜咽的喊着妈妈。虽然是个疯妈妈,但大伙都为三毛找到了妈妈而感到高兴,每个人都打心眼里希望三毛找到妈妈。只有癞皮狗,三毛最忠实的朋友、最好的伙伴、唯一的亲人,他的心里可有那么些不情愿,如果三毛真的和妈妈团聚,那么,他忧伤的想,三毛一定会像过去无数个主人一样,把自己无情的抛弃。癞皮狗舍不得三毛,癞皮狗特别害怕孤苦伶仃,癞皮狗担心三毛,癞皮狗也担心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癞皮狗不得不承认自己很自私,他也真的很矛盾。癞皮狗不情愿三毛找到妈妈的现实,所以他很快发现了问题。像个警察一样,癞皮狗在大家的见证下,把三毛和疯婆子分开,要让他们回答一些问题,来证明他们确实是母子。

  疯婆子回答问题时的絮絮叨叨和前言不搭后语很快有了漏洞,不错,有些小细节是能对得上号的,比如说三毛和疯婆子丢掉的孩子岁数差不多,比如说他们的眼睛都长得像圆珠子,比如说他们生下来的时候都得过一场大病,比如说他们都是在一个冬天的晚上和妈妈分开的。但是,有一个关键的内容却对不上号,疯婆子虽然疯,但她敢确定自己的孩子头上绝对没有三毛头上的这三根毛,她清楚的记得,一位江湖郎中给她的孩子看过病,说她的孩子天生就是个秃瓢,永远不会长出一根头发。她还给自己的儿子起了一个小名,就叫秃瓢,秃瓢绝不是三毛。

  又一次,三毛的欣喜变成了大失所望,只好看着同样失望的疯妈妈离开。大家都安慰着三毛,善良的三毛为自己难过了片刻,又为疯妈妈难过起来。癞皮狗长舒了一口气,他一边悄悄指责自己心理阴暗,一边又真的害怕三毛早晚会找到妈妈,他在寒冬的贫民窟溜达,内心忐忑不安,百感交集,当他在路边的草丛里发现了一个被人抛弃的同类的遗体时,突然潸然泪下,感到惶恐之极,没命的向大街上跑去,等他置身于繁华的闹市,看到了硕大的圣诞树和满街璀璨的彩灯,他突然明白了,这天晚上竟然是平安夜。

  虽然贫民窟的孩子们是不会得到任何圣诞礼物的,可是,第二天早上,三毛醒来的时候,癞皮狗还是认真地告诉他,昨天晚上驯鹿驮着圣诞老人来过,还带来了一个口信:圣诞老人说,三毛每次拔掉一根毛,就能满足别人的一个心愿。当他帮别人做完了三件事,他就能找到自己的妈妈。三毛对癞皮狗的话可不怎么相信,他以为癞皮狗想安慰自己,或者跟自己开个善意的节日玩笑,就算是这是真的,可是,如果没有头上这三根毛,妈妈怎么会认得自己呢?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圣诞节这天,天气比往常还要寒冷。

  三毛又看到了在街头奔波的疯婆子,他现在已经把她叫作疯妈妈了,三毛顿时觉得,疯妈妈比自己的妈妈还要可怜。于是,他决定暂且试着相信一次"圣诞老人"的预言,拔掉自己的一根毛,来满足疯妈妈的一个心愿。癞皮狗提醒三毛想好了再做决定,三毛说,好在也没有头上只长两根毛的孩子,我可以告诉妈妈自己原来有三根毛的,而且你们每个人都可以给我做证明。疯妈妈的心愿很简单,抱着一个孩子,只要一个晚上。

  三毛为了疯妈妈,果真拔掉了自己头上的一根毛。

  夜晚来临的时候,预言应验了,贫民窟废墟的台阶上,一个孩子就睡在疯妈妈的怀里,他们彼此依偎,安静温柔,像一幅美妙动人的图画。癞皮狗说,他在教堂里见过圣母和孩子的壁画,就是这个样子。这孩子长得很奇怪,说实话,像一个木偶,他的胳膊腿像是用铁丝和线绳拴在了一起,他一直耷拉着脑袋,在缝着毛绒球的帽子下面,他的脑袋光秃秃的,一根毛也没有。就像疯妈妈说的那样。

  所有的人都为这件事啧啧称奇,三毛替木偶男孩感到幸福,拔掉一根头发是值得的。这时候,每个人都发现有泪珠掉在脸上,但谁也不承认自己哭了,人们互相问,到底是谁掉的眼泪?癞皮狗看到天花板漏了,他说,这是星星掉的眼泪。真正流泪的是木偶男孩,他说他并不是疯妈妈的孩子,因为他自己有个妈妈,正关在马戏团的仓库里。木偶男孩说明了事情的原委,马戏班以前的当家小丑逃走了,马戏班主魔术师在街上看到了木偶男孩,就拿食物作为诱惑让木偶男孩来顶替小丑,木偶男孩的妈妈发现这是个苦差事,大吃了一顿魔术师的晚餐后就要带着木偶男孩逃走,魔术师不知把木偶男孩的妈妈藏在了哪里,并强迫木偶男孩每天走钢丝钻火圈为他赚钞票。

  为了帮助木偶男孩,三毛拔掉了自己的第二根毛。

  这回预言又灵验了,圣诞老人派来的仙鹤、乌鸦和鹦鹉,告诉木偶男孩自己知道他妈妈的藏身所在,三毛和癞皮狗带着木偶男孩找到了神秘仓库的入口,钻了进去。

  舞台上正进行着马戏班迎接新年的盛大演出。

  癞皮狗和三毛带着木偶男孩穿越各种障碍,解开重重机关,在仙鹤、乌鸦和鹦鹉的帮助下,在仓库最深处的角落找到了关在笼子里的木偶男孩的妈妈。就在他们的冒险快要结束时,出现了差错。仙鹤、乌鸦和鹦鹉的争吵让他们找错了出口,竟然沿着魔术师的密道,跑到了马戏团演出的舞台上。

  三毛、癞皮狗、木偶和木偶妈妈在舞台上灯光的照耀下,慌不择路,东窜西跑,舞台上的演员们和魔术师都惊呆了,可就在这一瞬间,观众们的欢呼声、喝彩声响了起来。魔术师急中生智,马上宣布这是马戏班为新年安排的保留节目。三毛他们只好将计就计,在即兴表演中寻找着逃跑的时机。大幕落下,魔术师急忙下令抓住三毛他们,在仙鹤、乌鸦和鹦鹉的掩护下,木偶母子和癞皮狗逃脱了,三毛却被抓了起来。贫民窟,流浪狗想念着深陷马戏团的三毛。木偶母子和贫民窟的邻居和伙伴们也都在商量着,怎么才能救出三毛。

  第二幕

  癞皮狗在道路上奔跑,他得到消息,马戏团已经远走他乡,癞皮狗嗅着三毛的气味,一定要把自己的好朋友找回来。马戏班的大车上,动物演员们围拢在新朋友三毛的旁边,不过,他现在只有一根毛了。三毛在动物演员的要求下讲述自己找妈妈的故事,大家都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其实,马戏班里所有的动物也都是流浪儿,他们再次唱起了流浪儿的歌。在一旁偷听的魔术师,听着听着也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他想起自己小的时候也失去了妈妈,成了一个流浪儿,三毛说的那些事情,他也都经历过。后来,自己变成了魔术师,却怎么也变不回自己的妈妈。三毛安慰泣不成声的魔术师,并告诉他自己拔掉头上的一根毛,就能实现他见到妈妈的愿望,魔术师阻止了三毛,他说自己已经老了,自己的妈妈可能早已经不在人世了。夜深人静,魔术师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他原本想把三毛留下,用他一根毛的噱头为自己打招牌,赚大钱,同时又有些良心发现,不忍心这样对待善良的三毛。魔术师一边借酒浇愁,一边在魔术中把自己变成了两个魔术师,自己和自己打了起来。最后折腾得累了,醉了,睡了过去。一大早,三毛醒来,看到眼前竟然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头上有三根毛,圆眼珠,翘鼻子,一幅流浪儿的打扮。三毛以为这家伙是魔术师变出来的,假三毛和他捉起了谜藏,三毛觉得对方像是躲在镜子里的自己,假三毛模仿着他的话,做着和他同样的动作,把三毛完全搞晕了。仙鹤、乌鸦和鹦鹉认出了假三毛,他就是马戏班失踪了的小丑,小丑终于坦白,他说自己打扮成三毛的样子,就是为了找到三毛,一开始,当他听说三毛的妈妈会因为三毛头上的三根毛而认出他,于是他想当然的认为可以钻个空子,让三毛的妈妈先认领自己,反正对自己来说,只要有个妈妈,什么样的妈妈都可以,后来,他又听说三毛有能够帮别人找到妈妈的法术,于是--

  他央求三毛帮自己找到妈妈。

  不过,当下,小丑知道,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先救三毛逃出马戏班。正当他们想尽办法也打不开笼子时,半醉半醒的魔术师走了过来,糊里糊涂的打开了牢笼的大门,不但放走了三毛,还放走了所有的流浪儿动物演员们。

  魔术师嘟囔,自己喝醉了的时候,总会干些蠢事,总会干些糊涂事,总会干些让他后悔的事。

  三毛觉得魔术师是故意放他们走的。

  癞皮狗赶到的时候,马戏班的笼子里已经空空如也,马戏班也只剩下魔术师一个光杆司令,他坐在一堆散落的道具旁,给自己唱着妈妈唱过的摇篮曲。

  癞皮狗在魔术师身上闻到了三毛的味道,魔术师告诉癞皮狗,三毛已经离开了,他要为小丑拔掉自己头上最后一根毛。

  癞皮狗急忙去找三毛,想阻止他,他知道,三毛如果连一根毛都没有了,肯定就再也不可能被妈妈认出来了。

  贫民窟的废墟,在小丑当年和妈妈失散的地方,三毛为了小丑,使用了他的第三根毛,把最后一根头发拔了下来,同时也断绝了妈妈找到了自己的希望。这时候,癞皮狗赶回来了,他为自己没有来得及阻止三毛而后悔不迭。小丑的妈妈没有出现,预言失效了,法术失灵了。癞皮狗懊丧的说,他就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大家替小丑感到难过,更替三毛感到难过,每个人都希望奇迹会再次出现,连三毛都相信了预言的力量,可癞皮狗说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奇迹却真的再一次发生了,当小丑沮丧的抹掉了自己头上画的三根毛,摘掉了自己的翘鼻子,准备和三毛告别离开时,疯妈妈突然认出了自己的儿子,小丑,她还叫出了小丑的小名,秃瓢。

  三毛的法术又灵验了,大家欢呼雀跃。可是癞皮狗心里别扭极了,三毛安慰癞皮狗,说他早晚会找到妈妈的,妈妈也会因为他所做的一切而感到高兴,妈妈当然喜欢一个有法术的孩子。

  三毛会法术的消息不胫而走,越来越多的流浪儿都来向三毛求助,不仅是流浪儿,还有许多挨饿的人,受伤的人,没有房子住的人,不仅是人,还有各种各样的动物,甚至还包括像个丧家之犬一样的魔术师,因为喝了太多的酒,他也不会变魔术了,找三毛的人越来越多,甚至阻塞了交通,惹恼了那些开小轿车的人。可是三毛已经拔光了自己的三根毛,三毛现在不是三毛了,他也变成秃瓢了。他没有办法让大家吃饱饭,也没办法让大家的伤口不再疼,他更没有办法让大家住上好房子。他自己连妈妈都找不到。癞皮狗自我解嘲的说,我身上的毛倒是挺多,可是没有一根有用。癞皮狗说过。当三毛拔掉三根毛,帮别人完成三个心愿的时候,就能找到妈妈。三个心愿已经完成了,三毛的妈妈却没有出现。癞皮狗终于忍不住向三毛承认,自己说了谎,所谓圣诞老人的口信,三毛帮别人满足三个心愿就能找到妈妈的说法,都是癞皮狗自己编造的。拔掉第一根毛之后,木偶男孩是癞皮狗抱来放到疯妈妈怀里的,果然满足了疯妈妈抱着孩子睡一个晚上的心愿,拔掉第二根毛之后,找到木偶男孩的妈妈是仙鹤、乌鸦和鹦鹉帮助癞皮狗完成的,至于第三根毛,疯妈妈和秃瓢见了面,那倒是自己没想到。羞愧的癞皮狗无地自容,要离开三毛,三毛拦住了癞皮狗,他说多亏了癞皮狗,疯妈妈和秃瓢、木偶男孩和木偶妈妈才能够相见。大家都明白了,虽然没有什么法术,什么预言,但三毛真的凭着自己的善良、勇敢、热情,一双手和一双腿帮助了他们。

  大家也要反过来帮助三毛,他们说,我们不需要什么法术。我们要一颗善良勇敢的心。

  疯妈妈对秃瓢好极了,秃瓢对疯妈妈说,我们不能扔下三毛不管。每个人都在为寻找三毛的妈妈出主意。

  疯妈妈突然说,她想起来,自己见过三毛的妈妈,她对三毛说起三毛的妈妈是什么样子,在她语无伦次的描述中,三毛的妈妈简直就是个天使。疯妈妈回忆起三毛妈妈住的的地方,就在马戏班剧场的对面,深深的小巷子里,有一扇紧闭的房门,晚上从来不点灯。

  疯妈妈看上去仍然疯疯癫癫的,所有的人都说疯妈妈说的是疯话,谁能保证那扇房门里面就是三毛的妈妈呢?三毛却相她说的是真的,他说,就算房子里面不是我的妈妈,可那也是一个妈妈,一个失去孩子的妈妈。我们也会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晚上,给她一些安慰。

  进入那扇门之前,三毛突然犹豫了,他担忧地说,我已经没有那三根毛了,妈妈会认我吗?仙鹤、乌鸦、鹦鹉甚至癞皮狗马上把自己的毛粘在三毛身上,把他变成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

  魔术师抖抖索索的,变了他这辈子最好的一次魔术,他给三毛变回了三根毛。癞皮狗对魔术师说,以后我们就相依为命了。

  三毛走进了那扇门,所有的人都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所有的人都在说,也许,也许,也许,三毛就要找到妈妈了。门缝里透出温暖的光芒,大家不知道房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但谁都不敢保证,他们似乎听到三毛叫了一声,妈妈。

  人来人往的街头,癞皮狗讲完了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故事。大家都行色匆匆,没有一个人会哪怕停下来一秒钟。

  其实,就算有人停了下来,在那一秒钟里,他一定还是听不明白癞皮狗讲的这个故事,他或许只是模模糊糊的听懂了一个词儿:妈妈,妈妈。


注: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内,1.2米以上需持票进场。

永乐票务APP下载

永乐微博

缺货登记
  • * 此票价暂时缺货,您可以进行缺货登记。
  • * 我们将记录你的基本信息,待到货后我们将第一时间通知您。
  • * 若始终缺货,永乐票务将不做另行通知。
第十一届广东省艺术节 - 音乐剧【三毛流浪记】
(最多可登记30张)

请正确输入号码方便我们与您联系

购物车
票品已成功加入购物车!

购物车共有 件商品,合计

热门推荐

关于永乐永乐大事记品牌识别合作招商服务协议隐私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官方微博永乐文化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