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音乐会 > 交响 > 星际之旅—太空主题交响音乐会

星际之旅—太空主题交响音乐会 [已结束]

(10)
星际之旅—太空主题交响音乐会
分享到:

温馨提示:

该商品已结束,您可选择订购其他正在进行中的演出(或项目)。

全部演出详情

您已选择:

基本信息

2016.04.15

西安音乐厅

以现场为准

以场馆规定为准

a)演出详情仅供参考,具体信息以现场为准;
b)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c)演出票品具有唯一性、时效性等特殊属性,如非活动变更、活动取消、票品错误的原因外,不提供退换票品服务,购票时请务必仔细核对并审慎下单。

演出详情

温馨提示:60元价位为学生票,学生票需持票和本人学生证入场。


星球大战组曲

1977年,乔治.鲁卡斯的<星际大战>,以史无前例的架空战史题材风靡全球,写下惊人的票房成绩,今日很多人也许很难想象,70年代其实是美国电影巿场最为低迷,同时也是科幻电影最为式微的时代,而同样的,身为配乐的约翰.威廉斯,也以这套双CD,纯管弦器乐演出的原声带,在短短几个月内创下400万张的历史性销售纪录,但其实在70年代,像<星际大战>这种大型编制的管弦交响配乐,不但已不复盛行,还被电影公司认为不合时宜,欠缺巿场魅力与观众接受度,尤其像<星际大战>这种在当时被认定为青少年影片的电影,电影公司根本不赞成采用管弦交响配乐,但约翰.威廉斯凭着过人的创造力与扎实的器乐作曲实力,一举写下科幻电影音乐至今无人能出其右的不朽典范,囊括各项原著电影音乐大奖,甚至拿下葛莱美音乐奖最佳器乐作曲与器乐演奏这类,一向以古典音乐专辑为主流的奖项,而管弦电影配乐在好莱坞江河日下的颓势也因之扭转。

越来越多有关<星际大战>配乐的讨论认为,这部配乐作品的成功与其价值,不仅是电影上的,同时也是音乐上的,这些音乐不仅是这组电影中不可或缺的要素,即使脱离影像,也有不可抹灭的音乐创作价值,就如同资深电影原声带制作人RobertTownson所言:在1977年5月25日<星际大战>首映后的一星期内,也许听过这部配乐的人已经比听过莫扎特或贝多芬的人更多了.对于当时正值青少年的<星际大战>世代而言,这部配乐也成为了解何谓管弦交响乐,最有趣,也最具影响力的入门作品.于是,<星际大战>的配乐,与接下来的<帝国大反击>,<绝地大反攻>,成为电影配乐脱离电影,走入音乐厅与演奏会的典范,威廉斯的<星际大战>三部曲,成为名副其实的”当代经典”.


行星组曲

行星组曲《ThePlanets》由英国作曲家霍尔斯特HolstGustavTheodor(1874-1934)谱写。  

《行星》组曲是一部庞然巨著,分为七个乐章,分别以八大行星中的七个星球(地球除外)命名,乐队编制也非常庞大,启用了一般很少登台的低音长笛、低音双簧管、低音单簧管、低音大管、次中音大号等管乐器,以及管风琴和众多的打击乐器,最后一个乐章中还有一段六声部的女声合唱(有时以两支独奏长笛取代)。如此众多乐器的组合产生了丰富的音响色彩,如在“火星”乐章的一段音乐中,乐队的全奏展示出了地动山摇的气势。但正是由于庞大,这部作品一般很少全曲演奏,通常仅演其中的三、五个乐章,有时则只是单独演奏一个乐章。  

行星组曲与纯粹的天文学并无关系,而仅仅是建立在古代迦勒底人、中国人、埃及人和波斯人所熟悉的“占星术”之上的。霍尔斯特在1920年公演时曾对记者说:“这些曲子的创作曾受到诸行星的占星学意义的启发。它们并不是标题音乐,也不与古代神话中的同名神仙有任何联系。如果需要什么音乐上的指引,那么,尤其是从广义上来说,每一曲的小标题足以说明与某些庆典活动有关的那种礼仪性的欢乐。例如,土星带来的不仅是肉体的衰退,它也标志着理想的实现,而水星则是心灵的象征……  

第一乐章《火星——战争之神》:霍尔斯特是在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完成这一乐章的。因此有人认为,这段音乐是对当时迫在眉睫的战争的预言。确实,这一乐章的音乐,尤其是由打击乐器和弦乐器弓杆击弦奏出的蛮横、激昂的渐强节奏型,暗示出军队在行进,给人以一种咄咄逼人的紧迫感。  

第二乐章《金星——和平之神》:与上一乐章凶残的战争音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乐章显得格外宁静安谧。它使人想起了一个没有电闪雷鸣、远离战争喧嚣的世外桃源,到处呈现出一派和平安乐的景象。评论家认为,长笛和法国号的延音表达蝉鸣,竖琴表现溪水,种琴和钢片琴表现清泉,小提琴表现情歌。  

第三乐章《水星——飞行使者》:传说中水星是带有翅膀的信使的象征,也是窃贼的保护神。因而,这一乐章的音乐机敏灵活,是一首急板谐谑曲。第一主题轻捷而又俏皮,表示信使忙碌地走家串户,为人类带来福音;第二主题带民歌风格,表现人类欢迎信使的情景。  

第四乐章《木星——欢乐使者》:这一乐章构思宏大,篇幅也较长,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气势浩荡,欢乐的情绪此起彼落,绵亘不绝。这一乐章经常被单独演奏,成为受人喜爱的通俗音乐作品。它又分为三个主题:第一主题为C大调,快板,2/4拍,喜悦的情绪十分明显;第二主题充满生机,热情洋溢,富有气势;第三主题转为3/4拍,象一首民间舞曲,气氛热烈。第二部分由原来的快板转为行板,为一首雄壮的“欢乐颂歌”,类似东方五音音阶的旋律,亲切感人,朴实生动,又不失庄严与伟岸。第三部分为第一部分的反复。  

第五乐章《土星——老年使者》:是组曲中最精彩的篇章之一,也是经常被单独演奏的段落。乐章以长笛、大管和两架竖琴奏出的由两个邻音交替构成的固定节奏开始,象征老年人蹒跚、滞重而单调的步态。它不仅表现“肉体的衰退”,更有着“理想的实现”的慰藉。这里,有葬礼的节奏,晚祷的钟声,对人生的思考,也有美好的回顾。  

第六乐章《天王星——魔术师》:作者在这里运用了变幻无常的调性和配器色彩,以及力度的突兀变化等现代作曲手法,起到了扑朔迷离的效果。  

第七乐章《海王星——神秘主义者》这最后一个乐章在给人以寂静温柔之感的同时,又表现出神秘莫测与朦胧的太空景象。乐章的第一主题就是以这种色调构筑起来的。钢片琴、竖琴和小提琴的大量运用,渲染出迷茫的神奇景象。这一乐章使用用了合唱来增加效果。总谱上注明:“合唱队应置于舞台边邻近的房间内,房门要开着,直到全曲的最后一小节,这时门要轻轻地、静静地关上。合唱队。以及可能需要的人和一些副指挥,都要用屏幕与听众隔开。”  

一些评论者认为,《行星》组曲,反映了霍尔斯特在科学进步与发展的时代,表示在众行星间的宇宙中漫游,而不再拘泥于关于行星的古代传说,不再是宗教信仰,认为这部作品是科幻音乐的开端,并影响了后来的《星球大战》、《异形》等电影配乐。

霍尔斯特从1913年开始动笔写作《行星》组曲,1916年完成。二十世纪初近代物理学的发展和天文学“行星”的重大发现,促使人们对探索未知世界产生浓厚的兴趣。霍尔斯特也不例外,他把对行星的神话传说、科学发现和自己的想象结合在一起,创作了“七大行星”的管弦乐曲,音乐形象生动、活跃。他的这部作品叙事性和浪漫性兼具,是鲜明的标题音乐,也是现代音乐的开端标志性音乐作品。

节目单

星球大战组曲       约翰威廉姆斯

StarWarsSuite       JohnWilliams


中场休息intermission


行星组曲       霍尔斯特

ThePlanetsSuite       Holst

*具体以现场演出为准*


在线问答

我有意见或建议,跟永乐说说 >> 温情提示:为了您的个人信息安全,请勿在留言中透露联系方式!

请登录后提交发表登录 | 注册

永乐票务APP下载

永乐微博

缺货登记
  • * 此票价暂时缺货,您可以进行缺货登记。
  • * 我们将记录你的基本信息,待到货后我们将第一时间通知您。
  • * 若始终缺货,永乐票务将不做另行通知。
星际之旅—太空主题交响音乐会
(最多可登记30张)

请正确输入号码方便我们与您联系

购物车
票品已成功加入购物车!

购物车共有 件商品,合计

热门推荐

关于永乐永乐大事记品牌识别合作招商服务协议隐私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官方微博永乐文化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