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克牛仔 翻唱有理 翻唱无奈

    9月30日工人体育馆首开个唱———

  9月30日,被歌迷亲切称为“老爹”的迪克牛仔将在工人体育馆举行首场内地个唱。9月份无疑是本年度流行演唱会的一个高峰,迪克牛仔的竞争对手是陶喆、梁静茹、S.H.E这些中青代当红歌手,如果说能否在北京举行个唱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华语乐坛的一项指标,那么今年已经46岁的迪克牛仔称得上是大器晚成。日前,到京为演唱会进行前期筹划的“老爹”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谈话中解答了他“大器晚成”的缘由,以及作为一个以翻唱立足歌坛的歌手,面对歌坛潮流无常、成也翻唱败也翻唱的无奈。

  从滚石唱片送货员到台湾“翻唱王”

  出道以来,“老爹”的样子几乎没变过:高大、棱角分明的摇滚硬汉,尤其一头长卷发几乎成为迪克牛仔的标志。“老爹”笑说这头长发从25岁开始留起一直到现在,只不过动机跟艺人“造型”完全没关系,因为那时他只是滚石公司的送货员,每天骑着摩托送唱片,陈淑华、张信哲、张洪量等人的都送过,说到这儿“老爹”不由感慨起命运的巧合,“他们的歌日后我都翻唱过。”在此之前,“老爹”还做过轮渡售票员、在高雄市政府机关任过职,甚至在加工厂打过杂,即便从事唱片送货员这份离音乐最近的工作时,他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可以成为和陈淑华、张信哲、张洪量等人一样的歌星,原因并不复杂“我崇拜摇滚,像很多摇滚迷一样,早期对国语歌坛不很认同,你们也知道,年轻人玩摇滚是有些看不起华语流行音乐的!”

  28岁,一直自学吉他的“老爹”开始在酒吧担任驻唱乐队吉他手。1996年,某唱片公司开始筹划PUB英雄会专辑,找台湾十个比较有商业性的酒吧乐团,各翻唱一首歌,迪克牛仔就是从中被发掘的歌手之一,同时出道的还有林晓培、动力火车、康康(现台湾知名主持人),当时他翻唱的是张惠妹的《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此后,迪克牛仔一发不可收拾,《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是他在内地最为著名的一首翻唱歌曲。

  为“唱新歌也是翻唱”苦恼

  对于翻唱这件事,“老爹”内心实在是有些矛盾。首先,靠翻唱走红是事实,他也多次表示“翻唱是我的根”,可另一方面,公众和媒体也因此将其定性为翻唱歌手,“人们总是注意到我翻唱部分,连我自己的歌《三万英尺》、《水手》都被误认为是翻唱,以至于变成那个歌本身是怎样已经不是重点,反而‘老爹’唱新歌也是翻唱”。这无疑让崇尚摇滚精神并且一直坚持创作的迪克牛仔苦恼不已。

  同时,外界评论对翻唱歌手的看法也悄然发生着变化:迪克牛仔、动力火车等一干翻唱歌手最走红的时候,普遍认为翻唱恰恰体现了歌手声音的高度可塑性,“不能超越原唱的翻唱没有任何意义,而将原唱取而代之的翻唱需要比原唱更高的自信和实力”;后来,歌坛劲刮原创风,“翻唱”又一下被打入“冷宫”,成了缺乏创造力、在歌坛“混事儿”的代名词;近年,翻唱风再次回潮,刘欢、韩红、郑钧等大牌歌手纷纷推出个人翻唱专辑,刀郎的成功也与重新演绎民间作品有很大关系,人们对于“翻唱”的认识逐渐理智和全面。

  而几经潮汐更替的迪克牛仔采取的是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翻唱我不会丢掉,但先不要设限。”他透露虽然不同时期选择翻唱歌曲的标准有所调整,但他的宗旨始终有两条:“一是适合自己,比如《爱的初体验》、《跟妈妈要钱》之类就不适合我,二是我诠释起来跟原唱有反差,如果相近大家不太容易注意到这首翻唱歌。”

  属牛所以想用“牛魔王”开场

  9月30日的演唱会是迪克牛仔在内地第一场真正意义的个唱,他希望作成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卡拉OK,因为有非常多歌迷耳熟能详的翻唱曲目,所以主题叫“我为K歌狂”。说到演唱会情节设计,属牛的迪克牛仔开玩笑说希望开场是一个大风暴,狂风暴雨后,“我像牛魔王一样出现,唱些重摇滚风味的歌”;演唱会中间部分曲目则是怀旧而感性的,“之后希望有一个很中国的环节,这些年在各地跑下来,对我们的文化非常欣赏,想把它们搬到舞台上来,有可能与中国乐器组合”;2002年,迪克牛仔香港演唱会中有舞曲环节,“老爹”翻唱了《眉飞色舞》等电音流行歌,场面很High,所以他表示北京个唱会延续这部分,但会挑新的曲目来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