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克牛仔的老爹访谈录

问:老爹的歌声中总带着咆哮感觉,那是否就是你唱歌最利害的地方?
  老爹我想别人对自己的个性可能更清楚,就像镜子一样,胖了瘐了,自己可能不大清楚,都是人家先知道的。我想别人会取这个名词,我想是一面镜字,也蛮像的。
  问:那你怎麽形容自己的唱腔?
  老爹真情,比较真挚吧!我想我不是唱 R&B那样圆滑的,只是用心去唱,音乐最重要的就是这样,要感动别人心,要感动自己。如果一个人与你谈话,常常用一些文诌诌的成语,反而你会觉得不是那麽真挚。
  问:那红得那麽快的原因是甚麽?
  老爹其实是大部分人看到的是歌手,在後面的人非常重要,可能我占五成,给你机会的人、制作人、编曲、乐手都蛮捧,因为这是互动的。
  问:你看是因为香港缺少了像你这般的歌手?
  老爹第一年纪也蛮大的了,其实台湾也缺乏这样的歌手,像我这样角色的一个歌手。
问:你是怎麽出道了?
  老爹我参加了上华唱片在台湾的一个 Pop英雄会,所以录了第一首歌,然後又再录了大家都知道的「原来你什麽都不要」。
  问:你一直唱的都是别人的歌,会不会有自己的新歌?
  老爹正在录,台湾把我设定为很孤独、飘泊、很苍桑,很惨的。
  问:像你那样惨吗?
  老爹只是有点惨,我没那麽惨,新歌之中有一首叫「水手」,讲一个四处飘泊的人,没有根。我没有那麽惨,是一个比我惨的人写的。
  问:平时会做甚麽?
  老爹看电视,打打电脑,不会想太多,想太多日子不太好过,自己生活已经不太好过。
  问:其实你生活一直不太如意,有没有想过放弃?
  老爹有想过但没有做,我的想法是,离开了音乐,我就没有其他的专长,有些人常常转工,花了十年的时间,结局都是没有成就。
  问:你是否很愤世疾俗?看你一身的 heavy metal打扮?
  老爹其实我是很温和的,大家都知道的。
  问:你对香港乐坛的看法?
  老爹我只知有很多香港歌手去台湾赚了很多钱,有的我觉得不应该这样得的,我这样会否会有点那过...但有的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