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替歌手送唱片

  很久没有露面的“老爹”迪克牛仔前两天出现在京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他将于9月30日在首体举办他出道以来在内地的首场个人演唱会。刚刚剪短了长发的“老爹”声称,演唱会演唱的都是自己的老歌以及翻唱的经典歌曲,所以他希望到时候歌迷能和他从头唱到尾。据悉,本次演唱会定在8月中旬开始售票。

  我曾经替别的歌手送唱片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的头发始终这么长吗?

  迪克牛仔(以下简称迪):没有,我25岁才留的长发,那时候我还没有成立迪克牛仔乐队。

  记:那时候进入音乐圈了吗?

  迪:没有,那时候我正在滚石唱片公司做送货员,把别人录好的唱片送到唱片店去。那时候CD才刚出来,我每天骑着摩托车把CD和卡带送到唱片店。

  记:还记得当初都送过谁的唱片吗?

  迪:当时卖得最好的就是陈淑桦,另外还有张信哲、张洪亮等。不过我当时送的很多专辑的歌曲都收到了我的第一张专辑《咆哮》里面去了。

  记:当时你送唱片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和他们一样成为家喻户晓的歌星?

  迪:从来没有想过。我是一个吉他手,早期比较崇拜摇滚乐,那时候对于国语歌坛并不十分认同。进入音乐圈之后,才渐渐地了解并且接受了。

  记:这是你的第一份工作吗?

  迪:不是,之前还做过许多职业。比如在高雄的一个加工区打杂,在机关也做过,那时候在车船管理公司做轮渡检票员。后来我的一位同学在滚石唱片工作,就把我带进来了。那也不是在总公司,而是在高雄的一个偏僻的小办事处。


  我的吉他是自学的

  记:你在酒吧驻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迪:大概28岁左右,那时还在滚石做送货员。白天骑摩托车送货,晚上去酒吧唱歌,非常辛苦。后来滚石的业务越做越大,不但要在高雄,还要开着车去很远的地方去,因为休息不够,开车时常常会打瞌睡。我想不行,时间长了连命都保不住了。

  记:你的吉他是自学的吗?

  迪:是,我读书的时候没事就背着吉他上学,那时候资讯比较差,没有好的学习途径。后来我开始教吉他,这才开始真正学习吉他。今天学一些明天就去教,这时候才开始有大的压力。

  记:迪克牛仔的名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叫的?

  迪:事实上,我们以前叫过很多名字。那时候我们去酒吧唱歌,每个酒吧老板希望我们在不同的酒吧叫不同的名字。那时候的名字大多是随便起的,甚至厕所的臭味“ammonia”(氨气)的名字都叫过。至于现在的名字一开始我们叫迪克与牛仔,那是当时一个酒吧的名字。从我们的第一张唱片开始,就叫做迪克牛仔。1996年,唱片公司出版了一张叫做《Pub英雄会》的唱片,其中全部是唱片公司认为有商业性的酒吧乐队,他们各翻唱一首歌,其中也包括动力火车。当时我们翻唱的是《原来你什么都想要》。从那以后,我们就开始正式叫做迪克牛仔了。

  记:很多歌手都是年纪很小就出道了,你应当是大器晚成了。

  迪:可能是我努力不够吧,我以前一直以为我不会唱歌,更没有想到自己会去当歌手。


  我不会放弃翻唱

  谈到年龄,“老爹”笑着说自己是1959年生,比齐秦大两个月。

  记:有些歌迷会把迪克牛仔和动力火车放在一起比较。

  迪:哦,可能是因为我们同一个时期出来,都是唱摇滚,都留着长头发,而且当时也是同一家公司。一般这样都会放在一起运作,就像现在的阿杜和林俊杰。

  记:迪克牛仔一直以翻唱为主,现在还走这条路线吗?

  迪:是的,翻唱我们是不会放弃的,先不要去设限,我的翻唱范围比一般人宽一些。的确,翻唱有时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很痛苦的事情,以至于有些人甚至认为《三万英尺》也是翻唱曲。现在翻唱已经不重要,他们认为老爹唱新歌也是翻唱(老爹苦笑)。

  记:在这次演唱会上,你的原创歌曲和翻唱歌曲的比例如何?

  迪:翻唱应当多一点,我们希望这场演唱会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卡拉OK,所以我们尽量挑大家都熟悉的歌曲。

  记:上次苏芮来北京开演唱会的时候,你是作为嘉宾。谈谈你们俩的渊源。

  迪:她是我的前辈,对我们非常关心。2001年,我和齐秦、苏芮经常在一起到处跑,路很长,我坐在苏姐旁边,她给我提了很多建议,甚至鼓励我继续翻唱。我有很多的问题想不通,苏姐的建议等于高人的指点。我曾经翻唱过苏姐的《酒干倘卖无》、《一样的月光》和《心痛的感觉》三首歌。

  记:你选择翻唱的歌曲有什么标准吗?

  迪:第一就是适合自己唱的,能够很好地诠释它,我就不太适合唱《爱的初体验》。另外,就是要有反差或者人家不太熟悉的歌。

  记:内地有很多不错的歌手,有没有想过要翻唱他们的歌曲。内地的歌手你最欣赏谁?

  迪:都不排斥,我们正在选择。我们希望找到一首最能够代表中国的根植在每一个人心中的歌,它不但是没有时间限制的经典歌曲,最好要有力度的。至于内地的歌手,我觉得刘欢不错,那英和田震我都很欣赏。

  记:新歌手的歌会翻唱吗?

  迪:会,我会把它放在开头。

  “老爹”可以为大家跳舞

  记:现在很多年轻歌手都开个唱了,你为什么等了这么久才开演唱会?

  迪:我想现在是最恰当的时机,能量累积和曲目也都足够了。我最近刚刚和邰正宵、李圣杰等几位朋友一起组建了飞蝶唱片公司,他们都是我的老乡,现在做演唱会可以说是万事俱备了。

  记:这次会请哪位歌手担任嘉宾?

  迪:不好说,不是我们想请谁谁就可以来的,要看大家的档期。

  记:这两年,很多个唱都想出了很多花样。你的演唱会有没有特殊的想法?比如说跳个舞……

  迪:以往大家看到的都是我在别人的演唱会上,当然是唱首歌就走。那么这次是我的个唱,当然会安排许多环节。我的个性是比较喜欢偏重音乐,每个人喜好不同,如果大家希望我这样做,那我就去做。不过跳舞真的很难,大家投票吧,要是超过了50%,那么我就跳(笑)。

  记:能简单透露一下晚会的安排吗?

  迪:演唱会一开始就刮起了大风暴,一个牛魔王会出现在舞台上。几年下来,我对中国音乐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演唱会当然会有一段和民族乐器配合的环节。2002年,我在香港的演唱会现场有一些激烈的舞曲,比如说《眉飞色舞》,我希望在这台演唱会上,也有一段大家一起跳舞的音乐。当然最关键的是,因为歌曲比较熟悉,我希望大家和我一起从头唱到尾。

  记:演唱会的定位是什么?

  迪:应该是超世纪大K歌男人本色。

  我紧张说明我重视

  记:现在为演唱会做了什么准备吗?

  迪:演唱会要连唱两个钟头,体力上当然很重要。我家里的阳台上有一个玻璃健身房,跑步机等器材都有,只不过最近因为天气太热没有去动。从现在开始到演唱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不能再偷懒了。

  记:一般人在重要的事情发生时心情都会紧张,你也这样吗?

  迪:当然,我会紧张,不过这种情绪到了舞台就好了。其实,紧张是你对于自己所做的工作的一种态度,如果你不重视它你就不会紧张。我想哪怕是有着多年舞台经验的老歌手,在上台前他也会说自己很紧张。

  记:你平时跟人交流紧张吗?

  迪:我平时很少说话,尤其是单独和女生相处的时候会讲不出话来,工作的时候没问题。我觉得我有点自闭。

  记:你觉得你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吗?

  迪:不知道,只有一个人告诉过我她的想法,就是我老婆。

  记:在你举办演唱会之前,北京舞台上有罗大佑、陶吉吉、S.H.E等很多港台歌手也举办演唱会,你觉得自己有压力吗?

  迪:没有,他们和我的定位不一样。尽管已经有很多人买了别人的票,但是还有一帮喜欢迪克牛仔的人还没有出来买票(很自信地笑)。

  记:你会不会担心罗大佑把你的歌迷抢了去?

  迪:我想罗大佑也会这么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