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年华以一颗永远的青春之心唱出属于我们的命运狂想曲。于是,我们的青春,因为水木年华,即便有一天要散场,却终不是真的与青春告别。

当旋律响起“还是走吧甩一甩头,在这夜凉如水的路口,那唱歌的少年已不在风里面。你还在怀念,那一片白衣飘飘的年代,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也许这就是老狼的音乐宿命,时光溜走了,他依然在这儿,静静地哼唱着:“相信爱的年纪,没能唱给你的歌曲,让我一生中常常追忆”

这是一个从青春中走来的歌手,在喧嚣的尘世间哼唱着青春的歌谣,那歌声是如此的迷离飘逸,远在天边又仿佛近在眼前。

齐秦的歌,像一股南方吹来的清风,吹醒了我们封闭在象牙塔下的苦读,一味追求标准答案的青春岁月,在他的歌声里第一次真正地领略了属于青春的多样、激情、敏锐和自我的美好。

那是一代人的青春,广播、随身听、民谣、木吉他、乐队,那青春就像八九点钟的太阳,那么炙热、充满活力。但青春之后那? 与很多青春类电影选择在青春最盛放的时候戛然而止不同,《怒放》关注着“青春是什么样”的同时,更把目光聚焦在二十年后的“青春之后要怎样”。如何在经历青春之后,摒弃中年的困惑,追溯过去怒放当下的梦想,与过去陪伴青春的朋友再度组合乐队。 电影中几个步入中年的老男孩穿上旧时的海魂衫,面朝大海,在他们的梦想之船上泪流满面,一起高唱:“为梦而生,一生为梦而活着/我不要无所谓地存在过/为梦而生,一生为梦而执着/就让它沸腾着我的血液,我的脉搏!”。画面中略带沧桑的脸是那么鲜活生动,让人久久难忘。 他们或许已被无情的岁月摧残掉了无数棱角,但眼神中却从未失去那道光芒,那是对美好青春的向往,对生命怒放的渴望。

齐秦的歌,像一股南方吹来的清风,吹醒了我们封闭在象牙塔下的苦读,一味追求标准答案的青春岁月,在他的歌声里第一次真正地领略了属于青春的多样、激情、敏锐和自我的美好。

精彩专题推荐

编辑出镜:
伊利丹_怒风:科蜜 湖蜜 历史迷 用黑莓 听窦唯 看皇马 在文和乱武的时代里 一切为了部落
版权所有 永乐票务
全国统一订票热线:4006-22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