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天才,往往是性急、焦躁而短命的,但艾灵顿公爵却将他那才华洋溢的人生,真正优雅地,真正充分地,真正自我步调地活了过来,实在可以说是尽情尽兴地活得毫无遗憾。而且那几近奇迹式丰富的音乐血脉,已毫不遗漏地普遍地滋润了广大原野的每一个小角落。不用说对爵士史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如果要从艾灵顿公爵所留下的数量庞大的录音之中,选出一张唱片时,我们简直就像面对万里长城的蛮族一样,难免被压倒性的无力感所袭击吧?
——村上春树《爵士群像》

爵士乐是什么?就是节奏,就是感觉。”这是中音萨克斯风大师柯曼·霍金斯亲口说的,现在就是亲自体验的绝佳机会!

2010年5月,距艾灵顿公爵大乐团首次访华一周年之际,乐团受北京国家大剧院五月国际音乐节之邀作闭幕演出,同时作为2009年最令观众疯魔的音乐会,艾灵顿公爵大乐团也将在5月27日和30日再次登上星海音乐厅和东方艺术中心,为广州合上海乐迷带来经典的爵士乐名曲。

30年代初,艾灵顿公爵的大乐团在纽约棉花俱乐部树立了声誉,并一直是排行榜上的常胜将军,艾灵顿本人也以卓越的编曲和领导才华获得无数的奖赏。1959年,他获得最佳舞曲乐队表演、年度最佳编曲和最佳配乐三项格林美奖。后来乐团在欧洲巡回演出,吸引并影响了一些作曲家。乐团虽然改组多次,但始终保持了一流爵士乐团的水平 。

作为地道的音乐家,艾灵顿改革了和声概念,作品涉及爵士、流行、古典和电影配乐,艾灵顿一生创作有900多首作品。他的努力使得爵士乐进入了20世纪的教科书。艾灵顿公爵,不但预示了爵士乐的未来,也是爵士乐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开拓者。

从公爵的时代,到即将来临的音乐会,唯一不变的除了公爵天赋的音乐灵感,还有现场的趣味、疯狂和令人难忘的着迷。

“公爵”艾灵顿的大乐团,爵士历史上最显赫的大乐团,由传奇人物“公爵”艾灵顿的孙子保罗·莫瑟·艾灵顿担任领班,2009年春天首次登录中国,只有三个城市得到了乐团的青睐,上海,深圳,广州。热力四射的演出,眼见为实。令你忍不住摇摆的风格,代表爵士最正统的声音——艾灵顿公爵大乐团与您相约2010。

爱德华·肯尼迪·艾灵顿(1899~1974),20世纪最多产、创作形式最多样的作曲家,钢琴家。爵士乐史中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作曲家、乐队领班,唱片界里面的明星。生于华盛顿,卒于纽约。

艾灵顿七岁开始学习钢琴,但更擅长编曲,使演奏热闹狂野,趣味十足,而且传达出无以伦比的丰富感。他的个人风格同样潇洒不凡、着装考究、一丝不苟——这正是艾灵顿被称为“公爵”的原因。卓尔不群的才华,加上公爵之风,所以持续到60年代,艾灵顿一直是爵士界中的超级偶像人物。

30年代初,艾灵敦公爵的大乐团在纽约棉花俱乐部树立了声誉,并一直是排行榜上的常胜军,艾灵顿本人也以卓越的编曲和领导才华获得无数的奖赏。1959年,他获得最佳舞曲乐队表演、年度最佳编曲和最佳配乐三项格林美奖。后来乐团在欧洲巡回演出,吸引并影响了一些作曲家。乐团虽然改组多次,但始终保持了一流爵士乐团的水平 。艾灵顿一生改编、创作了超过3000个作品,本次演出的《搭乘A号列车》《久经世故的女郎》、《绢偶》、《靛蓝色的情绪》等就是经典中的经典。

作为地道的音乐家,艾灵顿改革了和声概念,作品涉及爵士、流行、古典和电影配乐。他的努力使得爵士乐进入了20世纪的教科书。艾灵顿公爵,不但预示了爵士乐的未来,,也是爵士乐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开拓者。

人们说,艾灵顿公爵的钢琴演奏和创作编曲才华,和他的乐团是融合在一起的,公爵曾说:“我只是个乐手,乐团就是我的乐器!”乐团成员在公爵的编曲下,经常能呈现某种不可思议的和谐默契,这种独特风格,反过来也令到公爵的作品流传至今仍被津津乐道。

在和谐以外,公爵的乐团更大的现场感当然归功于各位独奏的乐手。包括萨克斯管,喇叭和钢琴等。据说在大乐团全盛时期,一般其他乐团只有3-4个独奏乐手,公爵的乐团却有7-8个,可见公爵对于独奏者的魅力笃信不移。公爵擅长以乐团里各个乐手的特色为考量,量身为每个独奏乐手/歌手订做最能表现其特色的曲目及段落。乐团的灵魂不仅在钢琴手,同样非常依重管乐手。从公爵的时代,到即将来临的音乐会,唯一不变的除了公爵天赋的音乐灵感,还有现场的的趣味、疯狂和令人难忘的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