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在飞速地发展,一切都在不可思议地变化着。李光头发迹了,宋钢的工厂却倒闭了……生活并没有朝着人们预先设想的轨迹发展,在快速转动的漩涡中既升腾起了灿烂的泡沫,也把一些坚实拖入了无底的虚空……
  话剧《兄弟》改编自余华同名小说的下半部,讲述了平民李光头的暴富和毁灭,以略带魔幻色彩的笔触,刻画了当下中国社会的迅速变迁。话剧版情节集中在9个人物身上,故事集中在四个时期: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90年代初、90年代中后期。这是中国社会具有代表性的几个发展时段。
   无论从舞台呈现抑或演员的表演状态来讲,话剧《兄弟》都是一种非常态的形式,它的外在表现也许是夸张的,甚至是扭曲变形的,但其所要表达的主题却是深沉的。它将表现出余华小说中最为深刻的那部分,即当前整个社会的浮躁情绪;同时,更将表达出对人性回归的期盼,对于“兄弟情”的一种呼唤。
  童谣声声,空落落的舞台只剩模糊光亮,李光头那张怪异的面孔最终定格在朦胧的黑幕中,一切的光怪陆离,一切的喧嚣浮躁在这飞速发展、纷繁芜杂、绚丽多姿的时代升腾了又幻灭,最终留下的只是一些纯真年代斑驳的记忆碎片……
   李光头和宋钢,这一对生活在中国南方小镇的异姓兄弟,从小在艰难的生活中同甘共苦,终于长大,短短几年内,生活的变化似乎突如其来…… 事业上升期的李光头虽然被提升为福利厂的厂长,可他钟情的林红却嫁给了他的兄弟宋钢。
   故事以一系列充满喜剧意味的情节,将我们带入了一个欲望疯涨的狂欢时代:经过“忍辱负重”的几番挣扎,李光头在山穷水尽之时,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的时光,一跃而成为刘镇的垃圾大王,并由垃圾大王迅速扩张为刘镇的首富。而宋钢和林红这对恩爱夫妻却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不断地遭受生存的威胁,以至于奔向命运的另一种极端。贫富地位的悬殊,身体病痛的折磨,价值观念的转变,社会伦理的崩解……这一切,终于慢慢地促动了这对苦难兄弟在爱恨情仇中的反复纠葛,也使亲情、良知、尊严和欲望产生了惊人的对抗。

  “李光头俯瞰壮丽的地球如何徐徐展开,不由心酸落泪,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地球上已经是举目无亲了。他曾经有个相依为命的兄弟叫宋钢……”余华这样开始讲述他的《兄弟》。这是两个时代相遇以后出生的小说,前一个是文革中的故事,那是一个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时代;后一个是现在的故事,那是一个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正如余华本人所说,一个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经历这样两个天壤之别的时代,一个中国人只需四十年就经历了。四百年间的动荡万变浓缩在了四十年之中,这是弥足珍贵的经历。
  连结这两个时代的纽带就是这兄弟两人,他们的生活在裂变中裂变,他们的悲喜在爆发中爆发,他们的命运和这两个时代一样地天翻地覆,最终他们必须恩怨交集地自食其果。江南小镇两兄弟李光头和宋钢的人生,在一个重新组合的家庭在“文革”劫难中的崩溃开始,他们有过相依为命的艰难和温馨、有过割袍断义的决绝、有过生离死别的震荡,最终在李光头的无垠的太空里安静地结束。

  余华,浙江海盐人,1960年出生于浙江杭州,后来随父母迁居海盐县。海盐是杭州湾里的一座小城。这小城里的小胡同,宛如密林中的幽深小径。还有石板铺成的小街,用脚踩上去有晃晃悠悠的感觉。还有一条从余华家窗下流淌过去而使余华讨厌的肮脏阴沉的河。 中学毕业后,因父母为医生关系,余华曾当过牙医,五年后弃医从文,进入县文化馆和嘉兴文联,从此与创作结下不解之缘。余华曾在北京鲁迅文学院与北师大中文系合办的研究生班深造。余华在1984年开始发表小说,是中国大陆先锋派小说的代表人物,并与叶兆言和苏童等人齐名。着有短篇小说集《十八岁出门远行》、《世事如烟》,和长篇小说《活着》、《在细雨中呼喊》及《战栗》。
  余华自其处女作《十八岁出门远行》发表后,便接二连三的以实验性极强的作品,在文坛和读者之间引起颇多的震撼和关注。他越来越自如地开拓了自己的文学天地,构筑了自己独有的艺术世界。其作品已被翻译成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荷兰文、韩文、日文等在国外出版。
  事实上,余华并不算是一名多产作家。他的作品,包括短篇、中篇和长篇加在一起亦不超过80万字。他是以精致见长,作品大多写得真实和艰苦,纯净细密的叙述,打破日常的语言秩序,组织着一个自足的话语系统,并且以此为基点,建构起一个又一个奇异、怪诞、隐密和残忍的独立于外部世界和真实的文本世界及文本真实。余华曾自言:“我觉得我所有的创作,都是在努力更加接近真实。我的这个真实,不是生活里的那种真实。我觉得生活实际上是不真实的,生活是一种真假参半、鱼目混珠的事物。 ”
   《活着》是余华改变风格之作。在叙述方面,他放弃了先锋前卫的笔法,走向传统小说的叙事方式,然而结构上,仍能给读者剧力万钧、富于电影感官和想象的感觉。《兄弟》是余华沉寂十年后推出的长篇小说,这部放任不羁的作品在市场和文学界都掀起了轩然大波……
余华作品
短篇小说
·两个人的历史 ·命中注定 ·死亡叙述 ·爱情故事 ·鲜血梅花 ·往事与刑罚 ·祖先 ·此文献给少女杨柳 ·我能否相信自己 ·十八岁出门远行 ·我没有自己的名字 ·蹦蹦跳跳的游戏 ·他们的儿子
中篇小说
·战栗 ·古典爱情 ·一个地主的死 ·偶然事件 ·世事如烟 ·四月三日事件 ·一九八六年 ·难逃劫数 ·现实一种 ·河边的错误 ·夏季台风
长篇小说
·活着 ·在细雨中呼喊 ·许三观卖血记·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