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刘三姐》看点多 道具妙用舞美惊现72变
  在寒冬腊月的季节去看一场春暖花开的舞台风景,漓江山水在眼前流动,古老的榕树下歌声潺潺,或清脆嘹亮或柔婉甜美。在倏忽多变的风景里,时而南国风情的歌圩情人节,时而搞笑滑稽近似法国幽默的喜剧效果,时而《射雕英雄传》般刘三姐、阿牛哥和老渔翁三人组合巧斗莫氏家族的阵势……

  壮人歌圩:春暖花开情人节
  中国人普遍过两个情人节,一是引进西方的2月14日情人节,一是农历7月7日中国传统的牛郎织女节。前者通常在春节之后,天寒地冻寒风北袭,时令不适合中国国情,许多公共场所门庭稀落,连谈情说爱的地方都没有。牛郎会织女时节天气酷热难耐过于心烦气躁,何况牛郎和织女本身就是悲剧,不符合中国人传统的大团圆观念。
  相反,许多诗人描写的情窦初开多在阳春三月,鸟语花香姹紫嫣红。这个谈情说爱的大好季节,似乎只有广西人才懂得享受,新版《刘三姐》中三月三日的歌圩更像是盎格鲁撒克逊式的露天晚会,不同的是西方人喜欢载歌载舞,广西人则喜欢对歌对舞,充满东方式的智慧和想象,还包含着中国人才子配佳人的美好愿望。
  漓江月色下,远山朦胧。姑娘们裙摆上缀满的小竹管随舞步起伏沙沙作响,节奏铿锵,像极了《大河之舞》的踢踏鼓点。小伙子们在月光下争斗嬉闹,做出比街舞还要高难度的动作。而被大家视为金童玉女绝配的刘三姐和阿牛哥,被推推搡搡在了一起。歌声响起,在交响乐伴奏下,无论集体咏叹还是刘三姐个人独唱,都使得整个歌圩充满了爱情的甜蜜氛围。
开放质朴的民风里,歌圩成了名符其实的露天情人节。
  壮版《射雕》:俏三姐勇阿牛智渔翁
  新版《刘三姐》里,如果你拿人物造型和角色性格,跟《射雕英雄传》相比,居然会找到许多相似之处。譬如刘三姐和黄蓉一样伶牙俐齿,智勇双谋,力斗群敌;阿牛哥像郭靖一样愤世嫉俗,身强体壮,同时还憨厚老实痴心一片死心塌地;老渔翁无论典型的洪七公发型还是腰上的酒壶,都是地道的洪七公装扮,在风格上也像七公一样明察秋毫、心胸豁达,同时又爱惜人才,对三姐和阿牛哥疼爱有加。
  不同的是,三姐比黄蓉长了一副好嗓子,虽然聪明但不像黄蓉刁蛮,因为出身不同,所以更同情劳苦大众。阿牛哥是猎户出身,没有像郭靖那样身怀绝技,但也拉弓射箭,最后还一箭射穿莫海仁打出的“禁歌”告示,而且阿牛哥没有像郭靖那样木讷,对歌时巧言答辩,有时还帮三姐对歌解围,智慧可见一斑。而老渔翁与洪七公相比,简直就是洪七公被借调到了《刘三姐》客串,造型、言谈乃至足智多谋、世事洞明开朗豁达的性格都极其相似。
实景舞美:换景如同72变
  如果只看过电视版的孙悟空72变,实在有必要到新版《刘三姐》现场看看这些幻境是如何一下子变出来的。
  孙悟空顶多把自己变成房子变成树或者苍蝇和蚊子,而《刘三姐》的场景不仅能变出同比大小的实景山峁,刘三姐家广西风格的竹楼,还能变出莫老爷家的朱阁红楼、亭台楼榭,拱门矮墙,甚至还包括楼顶上的笼中金丝雀。
  原来舞美设计师设计了一座15米高的三面造型,一面是山,一面是莫海仁家一面是三姐家,三面造型可以转动,还可以在舞台上滚动。莫海仁家四个姨太太一起在红楼之上唱歌打闹,足以证明这个楼台绝对不是豆腐渣,承重力和一般楼台可以相提并论。三面造型极大节省了舞台空间,同时又实景呈现,方便了舞台及时换景,所以才能制造出疏忽变化的72变效果。
同时三面造型还智能化操作,能够跟随音乐节奏运动。在剧尾追捕刘三姐一幕中,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三面造型不断转移变化,象征着空间和人流的急剧变化,给人制造了紧张的气氛。
同样善于72变的还有舞台后面的漓江山水背景。背景类似清明上河图,是长幅设计,分早晨、白昼和黑夜。背景滚动,迅速制造出不同的时空效果,一会是旭日东升的广西早晨,一会是月光下的歌圩,一会是月光下的三姐家,一会是白昼对歌的高台……在实景大榕树、竹林等不同舞美造型的配合下,这些背景组合出的造型不下30多种。着实是坐屋赏景,一览广西漓江人文风情。
  表个性做掩护:扇和伞的妙用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新版《刘三姐》中,出现最多的舞台道具是扇子和花伞,而两种道具立场分明,所有的反派人物几乎人手一扇,而所有的三姐乡亲和青年男女则多手持一伞。扇子和伞的妙用,不仅在于它们是舞蹈工具和表演辅助手段,更重要的还在在于他们充满了东方文化意蕴,同时还是身份和人物性格的象征。
在反派人物中,莫海仁的扇子最大,他在耀武扬威时总习惯性打开他的大扇子,扇几下风踱几步路,盛气凌人的架势全靠一把扇子给撑了出来。此外几个家丁们也都各持一扇,只是一个比一个小,最小的巴掌大一点儿,他们尾随在莫海仁后面,亦步亦趋,一个比一个蹲得矮,一个比一个扇的勤,扇子的大小之分,夸张搞笑,也具有很强的讽刺意义,鲜明表现了豪门等级制度的可笑可悲。
  陶李罗三个秀才,也各持一扇,因为扇子是读书人附庸风雅的象征。陶秀才和罗秀才持扇子的作风恰好相反,一个是扇子高举计上心来,一个是扇子下划计从口出,两种不同的举扇方式也反映出两人各自的性格,陶秀才夸夸其谈趾高气扬,罗秀才胆小怕事总打退堂鼓。有人说笔风如人风,在新版《刘三姐》里,则是地道的“扇风如人风”了。
伞是南方文化典型象征,也是东方舞蹈的传统道具。在《刘三姐》里。姑娘们手持伞横过肩头,欢快活泼;小伙子拿起伞一开一合,节奏有力。伞还成了年轻人戏耍的道具,在新版《刘三姐》里,伞还有其他的妙用。
谈情说爱法。一对夫妻的象征是同一屋檐下,一对恋人的象征是同一纸伞下。从许仙借伞给白素仙开始,伞一直是东方爱情的含蓄表达物,伞与“散”的谐音,也表达了东方人的悲剧爱情观。
  《刘三姐》里,无论是歌圩节,还是三姐和阿牛哥最终同撑一把伞,伞都意味着两人关系的转变,甚至在后来追捕刘三姐的过程中,出现了大量同撑一把伞的恋人,充分显示了伞的爱情功能。但三姐和阿牛哥却并不悲观,他们天长地久的爱情誓言在对歌里表达得淋漓尽致“谁若97岁死,奈何桥上等3年”,这种抗争和对爱情坚定不移的追求重新塑造了伞在爱情表达上的内涵,由“散”转变成了“百年好合”。
伞最大的妙用还在于它可以金蝉脱壳,成为迷惑敌人的掩护物。三姐失踪,莫家四处抓人追捕,大街小巷出现了无数撑着三姐伞的少女,她们打扮得和三姐一模一样,混淆了莫海仁家丁们的视线,最后三姐终于在阿牛的掩护下顺利离开。这种金蝉脱壳的方式充分展现了伞在舞台艺术中的妙用。
 
 
毛泽东接见剧团演员
周恩来接见剧团演员

 

北京春秋永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