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婉秋:刘三姐情结难挥


   “一些人常跟我开玩笑说,你们广西计划生育搞得好呀,这么多年就生了刘三姐这么一个女儿。”

 

  新编大型民间歌舞剧《刘三姐》五一将在京拉开全球巡演的大幕。日前,在京参加两会的电影《刘三姐》中刘三姐的扮演者黄婉秋对记者表示,非常高兴看到“刘三姐”能走向世界,但同时建议新编《刘三姐》不要改动过大,过分求新而丢了传统精髓。

  “刘三姐”因为电影版《刘三姐》而风靡全国,而电影版则改编自彩调剧《刘三姐》,在电影推出之前,彩调版曾五进中南海。此次广西刘三姐剧团复排《刘三姐》,就是在老版彩调剧的基础上进行再创作。出品方维萌文化总经理李娟承认顺应了“经典复排”的浪潮,与迪斯尼推出动漫版《花木兰》、白先勇推出青春版昆曲《牡丹亭》一样,《刘三姐》复排希望通过注入新鲜元素吸引更多年轻人进剧场。李娟同时表示,新编《刘三姐》不会丢掉原来的精髓,会尽可能多地照顾到中老年观众的感情,他们的刘三姐情结是此次复排的最大动力。

  作为电影版主演,黄婉秋对刘三姐的感情不言而喻,尽管她因为演刘三姐,在“文革”期间受迫害,扫了十年马路,干过埋死人的活儿,最危险的时候甚至差点被枪毙,谈起刘三姐仍然非常自豪,“一些人常跟我开玩笑说,你们广西计划生育搞得好呀,这么多年就生了刘三姐这么一个女儿。”黄婉秋说,刘三姐已成了广西最重要的形象代言人。这么多年,许多人都是通过刘三姐了解广西文化,了解广西的风情。

  当黄婉秋知道新编《刘三姐》将全球巡演,北京演完之后,将赴香港、东南亚演出,更是勾起了她尘封的回忆,“电影《刘三姐》1961年上映的,很快香港也看到了,有一位香港人看了99遍,写了99封读后感,寄给了我,只可惜‘文革’时丢了。”黄婉秋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初电影《刘三姐》首次到东南亚放映,在华人中引起轰动,还引出了一些出人意料的故事。“1998年我到马来西亚参加全球客家人大会,主办方给我引见了一个人,说他因为《刘三姐》坐过牢,我很吃惊,后来我才知道,当年新加坡上映《刘三姐》,马来西亚没演,他就组织了很多人到新加坡去看,结果当时的政府以煽动民众罪判了他15年刑。我知道后非常难过。”

  黄婉秋说,自己演《刘三姐》的时候才17岁,今天已是年过花甲,但东南亚还有很多华人都有刘三姐情结,还有很多人会哼唱电影里的歌曲,“新加坡一位姓马的先生,当年他倾其所有,把赌注压在《刘三姐》上,买了很多《刘三姐》拷贝在新加坡放,结果发了财,1998年老先生病危,他儿子是一位麻醉医生,知道我正好在新加坡,就找到我,让去看看他爸爸,我去了,结果我走后20分钟老先生就去世了,他儿子说,他爸爸的心愿了了。”

  黄婉秋认为,《刘三姐》既然要重新走出国门,不能让海外华人失望,“这些年有些剧团也排过各式各样的《刘三姐》,服装服饰全都变得不认识了,我觉得这次复拍不要改动过大,过分求新而丢了传统精髓。内容上可以不像以前那样突出阶级性,但也不能新潮过头。有人开玩笑说,按现在的时髦,乔老爷有钱有势,阿牛哥只是穷小子,刘三姐肯定应该嫁给乔老爷,如果这样编就过头了,《刘三姐》的魅力还会在吗?”

  李娟表示,复排《刘三姐》一定会尊重黄婉秋的建议,刘三姐为自由而歌唱,为尊严而抗争的内涵是不会变的,恢复原版彩调剧《刘三姐》中广西壮族少女特有的灵秀、保持原汁原味是创作的指导思想,即便进行一些时尚化处理,也不会跳出这个框。

(吴勇)

 
 
毛泽东接见剧团演员
周恩来接见剧团演员

 

北京春秋永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