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苏打绿吗?如果不幸你真的不知道苏打绿是何许人也,甚至以为苏打绿是调料,那么警惕——你离落伍真的不远了。苏打绿,台湾新鲜乐团,现在已经紫得发黑,风头直逼周杰伦。比起周董出道时《双截棍》里歌词含混带来的疑窦,苏打绿的表演更加出格,也让年轻人更加疯狂。
 苏打绿/ sodagreen,[ n.] 一种慢性腐蚀心灵的旋律性饮料。[ v.] 专指某种变调摇滚精神试着改变受众音乐习性。[ adj.] 乍听之下令人难以忍受却又无力抗拒的。[ adv.] 绵密而愉悦、轻松又带点温柔地。
浩浩荡荡、热热闹闹一批人坐下来,苏打绿的成员总共有六个人,大部分是大学刚毕业和刚考上研究所的年纪。苏打绿的成员多半是台湾政大的学生,鼓手小威、贝斯手馨仪以及主唱青峰是在附中时就组团,大家不约而同考上政大,中间经过几次团员的更迭,电吉他手阿凯、吉他手阿福的陆续加入,最后则是在去年入团的提琴手阿龚,完成了现在的阵容。
年轻的生命有点腼腼,有点单纯,但总是神采飞扬。热情在日常生活中持续扩散,尽情玩耍自己的热爱,大胆尝试多种可能,把迷恋变成创作的动力,坚持不懈让不可能成为可能,于是得奖、肯定,也在意料之外到来。2001年政大金旋奖音乐比赛‘最佳人气奖’、2002年政大金旋奖音乐比赛‘个人创作组冠军’、‘最佳作词’、‘最佳作曲’、‘创作乐团组冠军’。

苏打绿的音乐很难定义,它有点像英式摇滚,但又不完全是。这也许和六个成员,对于音乐的启蒙和品味都大不相同有关。鼓手小威的父亲是牧师,从小听教会音乐长大;阿凯的音乐启蒙是大学学长介绍他听的齐柏林飞船;阿龚4岁就开始学钢琴,受到古典乐的薰陶最深;青峰在国中以后,接收姊姊留下来的国语流行唱片,开始听王菲的《天空》;馨仪喜欢日本摇滚乐;团长阿福高中时就到民歌餐厅演唱,不过当他说出自己拥有的第一张专辑是Back Street Boys时,马上受到团员的一致炮轰:“亏你说得出口!”、“超丢脸的你!”这样多元的音乐喜好和风格的撞击之下,造就出苏打绿无法归类的音乐风格。即使彼此的音乐品味互不相同,但大家在创作编曲时,都会抛弃成见,讨论的只是:这东西好不好听?彼此喜不喜欢?

苏打绿是标准的新新人类。而新新人类做出的音乐,主要发展的粉丝是更年轻的新新新人类。苏打绿本来就是学生乐团,学生群体对他们基本没有免疫力。如果问新新新人类究竟爱苏打绿什么,最可靠的回答是苏打绿太有舞台冲击力了。苏打绿主唱吴青峰的声线偏近于女生的细弱婉转,一个男生有这样的声音,却不女气,呈现出来的是异样味道的优雅。更震撼的是吴青峰的爆发力,0.1秒以前还斯文唱慢歌的吴青峰会突然“发疯”,在台上歇斯底里地狂跳、狂扭,然后还会突然拿起喇叭唱歌,好像刚才那个根本不是他。吉他手会躺在地上弹吉他,键盘手会突然变身舞王,这种从癫狂到简酷的风格变化,没有一种固定主流风格,这正是新新新人类喜欢的调调。

如果你还来不及认识苏打绿,那么现在千万不要再错过了最卡哇伊的青蜂+最有才华的乐手+无限惊喜=2008苏打绿“陪你过圣诞”广州演唱会。有苏打绿华丽的摇滚作伴,我们一起欢欢喜喜、热热闹闹过圣诞。
指南针也有失效的时候,地图也帮不上忙,瞎混着不知道去哪里,只有音乐才是唯一的方向。

很多歌迷诉说着第一次听“苏打绿”的心情,是来自心里的震撼与感动,因为他们相互陪伴的特性太强烈;就像某些人听到陈绮贞的“还是会寂寞”就非得想起十七岁不可,或许苏打绿的“频率”也使他们忘不了自己的二十一岁。 他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乐团:既是知名学术大学的研究生也是疯狂的音乐份子,每个人的个性都完全不同却组成一个风格一 致的乐团。
主唱青峰的歌声忽男忽女,收放自如,有着魅惑听觉的神奇美感。词曲时而魔幻,时而写实,曲风可清新如民谣,也可摇滚地狂烈,不管什么风格,都具有很令人惊艳的旋律性,加上编曲的细腻巧思,信手捻来,神来之笔随处可见,恣意奔放,无法预 测。这么说吧,苏打绿就是简单又复杂。
这个想像力无穷,无法清楚界定曲风的新秀乐团,带着一种台湾年轻乐团中罕见的早熟态度和技术,勇敢的挑战自我极限,用令人喘不过气的爆发力飙起了摇滚,却依然保有原来的华丽美感,这就是苏打绿,永远带来猜不到的惊喜。

《无与伦比的美丽》 发行时间:2007年11月02日 《苏打绿》 发行时间:2005年09月03日  《Believe In Music》 发行时间:2004年11月17日 《我的未来不是梦》发行时间:2006年12月15日 《迟到千年》发行时间:2006年09月18日 《小宇宙》 发行时间:2006年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