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09.10.30
场馆:重庆市人民大礼堂
票价:180、280、380、480、680、VIP880、VIP+1280、VVIP1680元

“如果说李云迪是抒情王子式的天才,郎朗是激情冒险家式的天才,那么沈文裕则是冷静的哲学家式的天才,他能举重若轻地征服任何最高钢琴技术难题,对音乐的理解更具有内省似的直觉,他将无可争议地成为新一代钢琴大师!”——美国《纽约时报》

他指尖流淌出来的音符不见奢华的外表,却表现出整个音乐世界;
他卡侬式的演奏方式使得两只手完全在两个旋律上,左手负责交响乐部分,右手负责钢琴部分,演奏难度让许多钢琴行家难以望其项背;
他“野蜂飞舞”了47秒,原来钢琴可以这么快;
他在青岛2009新年独奏音乐会上座率超朗朗;乐迷和家长甚至花钱买站票;
他出身平民,成就了普通少年追求音乐的梦想,是儿女学琴之路上的一个偶像;
他是2008年CCTV钢琴小提琴的比赛冠军,有人说他自大狂妄,有人说他礼貌而腼腆,他眼神纯净,笑容含蓄,喜欢的书是《小王子》……

他到底一个什么样的少年?

他9岁举办钢琴独奏会,10岁风靡南非,人称中国莫扎特
他师从德国著名教育家豪尔教授、德国钢琴界教父凯默林教授、中国泰斗级钢琴大师刘诗昆教授
连“中国钢琴教育的灵魂”周广仁教授亦待他亲如嫡传弟子
他是李云迪的校友,就读德国音乐名校汉诺威大学
他如同命运宠儿,拥有所有音乐人梦想的名师、名校和天赋
然而他出身平民,他的励志故事鼓舞着无数热爱钢琴的少年继续追逐自己的音乐梦想……

1986年出生于一个平民家庭的沈文裕,如今已经成为被世界瞩目的钢琴神童,他是继李云迪之后,中国又一位青年钢琴家在国际三大钢琴赛事(肖邦、拉赫玛尼诺夫以及柴可夫斯基国际钢琴大赛)荣获金奖之人,并获得在美国卡耐基音乐大厅举行独奏音乐会的殊荣。

沈文裕于1986年10月13日出生于重庆市万州的一个平民家庭;六岁学琴,七岁便能演奏莫扎特协奏曲KV488,八岁能演奏莫扎特的全部钢琴奏鸣曲,九岁在四川音乐学院和重庆等地多次举办正式的钢琴独奏音乐会,十岁就演奏了肖邦的第一和第二钢琴协奏曲及许多世界名家名曲,同年两次受邀去南非巡回演出,引起南非全国轰动,被一些音乐权威和媒体誉为”莫扎特第二”;十一岁时只照谱自学了十几个小时便能随CD唱片的速度完整地演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十二岁在德国卡尔斯鲁厄音乐学院的音乐会上整场演奏了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和勃拉姆斯第二钢琴协奏曲;十三岁能演奏贝多芬的全部奏鸣曲和多次演出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十四岁与波兰乐团合作仅一天时间就演出和录制了”拉三”协奏曲和肖邦”一协”两张CD专辑;十五岁广泛涉猎和演出了大量高难度的大型钢琴作品;十六岁在比利时伊丽莎白王后国际钢琴大赛上以令人惊叹不已的精彩演奏赢得第二名;十七岁,由廖弟方老师编写的纪实传记《沈文裕---从贫民家庭通往钢琴大师的奇迹》一书公开出版面世;十八岁在美国洛杉矶举办的拉赫玛尼诺夫国际钢琴大赛上轻松赢得第一名和香港首届国际钢琴比赛第二名。2007年3月在香港艺术节和俄罗斯国家爱乐乐团合作成功的演出了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11月,沈文裕根据《黄河钢琴协奏曲》改编成《黄河钢琴独奏版》,并多次公演获得成功和专家权威的赞赏肯定。2008年沈文裕又获得了中央电视台钢琴小提琴大赛钢琴成年组冠军。

沈文裕六岁师从音乐教育家刘建平先生,七岁师从郑大昕教授,十一岁到德国卡尔斯鲁厄国立音乐大学师从豪尔教授,十五岁转至德国汉诺威音乐戏剧大学师从凯默林教授,十八岁回中国跟一些著名的专家权威多次上过钢琴课,2008年师从刘诗昆大师和周广仁先生,2009年师从陈达大师;这些老师对他的学习和成长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现在,沈文裕已与世界各国的四十多个交响乐团合作演出过大约三十多首著名的钢琴协奏曲,并在许多演出中弹奏了几乎所有最著名的、最高难度的钢琴作品。至今还没有碰到过使他感到弹奏困难的乐曲,他能够轻而易举很快很好地演奏任何不同年代和不同风格流派的钢琴作品。

沈文裕于2005年11月从德国回到中国,2009年被深圳大学聘为副教授;他已准备好用世界一流的音乐演奏会来报效祖国和人民。

“当时有人问我最喜欢的当代钢琴大师是谁,我说我最喜欢的基本都死了。后来还又说了一些别的话,我接着还说过一句,我现在的钢琴演奏水平已经达到了大师级。于是就有人把这其中的两句话给连起来了。于是我的原话就被嫁接成后来的样子,要么怎么说我狂呢?”
——沈文裕回应“大师基本都死了,我就是大师”的传言

“南非的媒体称我为‘第二莫扎特’。我觉得我当得起。莫扎特也是神童,他是有史以来最天才的作曲家,而我是最天才的钢琴家。”
“所有最伟大的人物,可能都有敌人,有的人甚至敌人多过朋友。一个人若没有敌人,就是平庸之辈。我觉得树敌最正常不过。只要出了名,这些都是自然的。”
——沈文裕《南方周末》采访

“要是有人公开站出来说我弹得好就用不着我来说了,大家承认我尊重我,我也就自然谦虚了!可大家不承认我不尊重我,又喜欢来追问我这些问题,我就只好不客气的实话实说了!”
——回国后,不少权威和圈内人士都教导沈文裕要懂得谦虚,弹得好不要自己说,要由别人来说,沈文裕听的多了便如是回答。

“那时人们都说贝多芬、莫扎特是疯子,肖邦是病汉,巴赫是土农民。现在说我的也差不多了,有白痴,疯子,钢琴魔鬼,钢琴杀手。”
——《成都日报》

沈文裕成为媒体眼里的“钢琴疯子”和“生活白痴”,因为在夸郎朗的口才时说过一句“他要去演小品也不会差”,结果被有媒体误读为沈文裕建议郎朗上春晚演小品。
——《天府早报》

“郎朗最有名,李云迪功劳最大,而我最没有名气,长得又最丑,但技术却是最好的!”这是沈文裕对自己以及竞争对手们的评价。至于最大的梦想,沈文裕也丝毫不掩饰,“我最大的目标是能赶超20世纪的世界大钢琴家,我要让全世界都承认我是弹奏得最好的。当然这还需要时间。”(说这话时他才十七岁)
——《成都晚报》

沈文裕上台极为老练、自信,演奏技术可说是滴水不漏,无懈可击。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那么复杂艰难的技术,到他手里变得如此简洁明快,简易可行。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他瘦小的身躯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发挥出这么多的可能性!同时他的头脑简直就像一台精密的计算器,十九万多个音符能梳理得如此清晰,后面的听众甚至说“沈文裕真像一个外星人”,的确,无论从内到外,他都是一个“超人”,技术超群,理智也超群。
——《音乐周报》

他的技巧之高超,音色变化之丰富,甚至超过了波里尼(著名钢琴大师)。
——英国《当代音乐厅》杂志评价沈文裕在英国演奏难度极高的《彼德鲁斯卡》

比任何钢琴大师都妙,表现得就像个天使。自然、干净的弹奏风格简直像一块水晶玻璃。
——伦敦的《星期三周报》评价他在普塞尔音乐厅的演奏

沈文裕12岁在德国卡尔斯鲁厄学院音乐会上弹奏“拉三”时,当地的晚报以《钢琴金字塔顶峰上的男孩》为题极力肯定他是“钢琴天空上的一颗新星”;他就是“一只键盘上的年轻老虎”、正“将冲击世界的巅峰”。
——《Rheinpfalzt州文化报》

沈文裕在与巴西交响乐团成功合作之后,当地媒体评价沈文裕是“与赫洛维兹(世界十大钢琴家之首)一样的天才。”
——《重庆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