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在线订票

“啊……,桃花来你就红来,杏花来你就白。爬山越岭寻你来呀,啊格呀呀呆……”
苍凉委婉,刚劲高亢,一股动人心魄的力量,就这样从未经过任何专业训练,乡土味十足的“野嗓子”中喷薄而出。
在第十二届CCTV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中,原生态唱法被给予了和美声、通俗、民族唱法并列的位置。从此,这种直接产生于民间,与民间艺术、民俗紧密结合,长期流传在农人、船夫、赶脚人、牧羊汉以及广大妇女中间的歌曲,真正的登上了大雅之堂,列入了艺术的行列。原生态歌曲的热潮,也悄然袭来。
没有矫揉造作的煽情,没有挤眉弄眼的暧昧,一切都是自然的流露,是心灵对话的流溢。当我们在物质时代的追逐中感到迷失与疲惫时,让我们放松心情,唤醒耳朵,迎接这来 自山寨与大山深处的清风,走进“中国原生态十大歌王新春演唱会”。

随着李怀秀、李怀福这一对在青歌赛原生态组拿到金奖的姐弟俩的到来,这个舞台更加星光璀璨。“羊倌歌王”石占明、新一代“信天游歌王”赵大地、 “漫瀚调歌王”奇富林、 “三峡歌王”王爱农、王爱民兄弟、 “呼麦女歌王”文丽、“民谣歌后”卞英花、“花儿王子”索南孙斌、“最古老的中国民歌”羌族古声部合唱……群星闪耀,这是一场没有低潮的演唱会。

进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目录——彝族海菜腔
“信天游,不断头,断了头,咱就无法解忧愁。”——信天游
“听见一声漫瀚调,撂下饭碗往外跑;三班子大戏并排看,总不如漫瀚调能解馋。”——漫瀚调
哪里有草原,哪里就有长调,哪里有牧人,哪里就有长调。长调是草原上的歌,是马背上的歌。——蒙古长调
几度濒临绝迹的喉音技术——呼麦
“花儿本是心上的话,不唱由不得自家,钢刀拿来头割下,不死还这个唱法”。——大西北之魂花儿
我国民族音乐史上最古老的一种唱腔,已有数千年的历史。——羌族古声部

只用双耳聆听,便能感受到太行山的雄浑、黄土高原的广漠,群马奋蹄在内蒙的大草原上,三峡的浪花似乎也已飞溅入眼,云南的景色真是旖旎婉转啊……
“千年山河,万代祖先”。只有在原生态的歌曲里,才能如此清晰的与大自然息息相通,不用伸出手,就能感受到各处山河跳动的脉搏。雪域高原的纯净,大草原的辽阔,苗寨的清丽,鲜族的热烈……一切尽在这场你绝对不能错过的视听盛宴中。

看过06年央视青歌大赛的观众,一定对李怀秀、李怀福姐弟不会陌生,正是他们,将云南彝族口传心授、流传近600年的独特唱腔“海菜腔”带给了大众。独特的换气方法和长气息的演唱风格,不露痕迹自然转换的真假声,震惊了国内外声乐专家。这次“海菜腔”究竟能拖多长,全看现场观众掌声的热烈程度。

长年面对着低咩的羊群和静寂的山野,石占明的歌声曾经无人喝彩。现在他站在了舞台上,面对歌声里依旧的蓝天白云,我们的心会随着他的歌声一起飘扬,从山顶升到蓝天……

我们有多久不曾执着的只对待一件事情了?我们有多久不曾浑然忘我了?当卞英花,这个十余年坚守民歌阵地的女子轻启朱唇时,我们看到了只被音乐包裹融化的她。原来生命中的坚持,如此美丽。

花儿是被人们誉为“大西北之魂”的一种民歌,它广泛流传在东到六盘山西至霍尔果斯的广大地域。索南孙斌的音色极美,尖音、苍音运用自如,对花儿的演绎堪称完美。如今,在甘青宁一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索南孙斌,人们亲切地称他为“花儿王子”。

在青歌赛上,“农民兄弟”身着土家民族服装,深情演绎着土家山歌对唱《花咚咚姐》,歌声高亢委婉、乡情浓郁,尽显土家山歌神韵。那从土家族民间乡土中酝酿出来的原汁原味的曲调、两人演唱时带着泥土芬芳的歌声让人感觉耳目一新,过目难忘。

听“信天游歌王”赵大地亮起嗓子唱一段,也许能从中看到黄土高原的雄浑博大,黄土高原上生生不息的人们那坚韧、执着、豁达、朴实的性格,以及他们炽烈而又含蓄、隐忍而又豪放的性格。

流传千年的古歌从饱经沧桑的彝族老人嘴里唱出时,他们是郑重而虔诚的。我们听不懂歌词,但是被曲调中充溢的历史感瞬间击中,我们默默无语,满心悲怆。

呼麦是蒙古族最古老的艺术形式,一般呼麦的演唱者为男性。在演唱呼麦的歌手中,有一位歌手非常罕见,因为她是当今世界上非常少见的女呼麦,她的汉语名字叫做文丽,蒙语名字叫做苏依拉赛汗。

每当阿拉坦其其格谈起长调,总会有着别样的体味。她总是说,长调是地地道道蒙古人的东西,别的民族没有也不可能有这样的音乐。是辽阔的大草原赋予了它悠远、粗犷的旋律,是草原上的牧民赋予了它深情、豪迈的性格。

羌族的民歌大多是多声部,要两个人或者两人以上才能唱。仁青的搭档是从小的玩伴格洛,后来成了他的妹夫,他俩一起组成了“毕曼”组合。“毕曼”组合的音乐有如波浪,一波接一波,源源不断,“复音孤岛”的千年羌歌让听者极为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