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传,一个时代的奇葩,以狂野与柔情席卷华语流行乐坛。极强辨识度的高亢音色及出色的唱功,诚恳且直入人心的歌词,让赵传赢得了许多歌迷的青睐。传哥的高音毋容置疑,唱到自然音域的极限仍具丰富表现力,真正高质且触动听者灵魂的纯正男高音歌手少之又少,而赵传一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上世纪八十年代,赵传和他的"红十字合唱团"及摇滚不死的精神,成为所有小人物的代言。从贝思吉他和架子鼓奏出的第一个狂热循环开始,我们的神经就被令人无法抗拒的旋律带入亢奋状态,一个充满纯正摇滚爆发力的声音好似野马一般脱缰而出,在电音的原野上肆意驰骋。对摇滚青年来说,赵传的出现代表了更生猛的一个演唱流派的兴起。台湾唱片业虽一向比较倾心清亮的嗓音,但碰到赵传这种百年难遇的另类好嗓,也不得不于1991年颁发金曲奖以示认可。
从赵传第一次站上舞台,就证明了他不同于其他男艺人的魅力。身材并不魁梧,面孔也谈不上英俊,一副平凡外表却拥有着绝对过人的歌喉,单凭这一点足以使他当之无愧地跻身于实力派唱将行列,而歌如其人,真诚、质朴、平淡、感人。

赵传是华语歌坛的power ballad之王。此类歌曲定调一向非常高亢,对嗓音力度和音质的要求也很苛刻,因此只有实力唱将才能胜任。power ballad中不能使用假音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假音与power是水火不容的。赵传在歌曲中展示出的持续高音能力令人赞叹。强悍有力的音线,无懈可击的阳刚音质,铿锵有力的咬字,不带一丝颤音哭音,不以高难度唱腔而以极具感染力的歌喉征服听众。

把"伤心情歌"唱得真实动人而非矫情是相当考验歌手的历炼和底蕴的,如果说赵传嗓音天赋使他在同行中成为佼佼者,而他在演唱中对内心感情的出色诠释更令很多实力派无法企及,每一个字迸发出直达灵魂的威力,将男人的坚强与脆弱暴露无遗。从低回到高亢,从绝望中奋起,某种程度上已超越狭义的情歌范畴,从词曲意境到演唱风格都引申出一种顽强求生的勇气和力量,赵传唱起励志歌曲来也颇为得心应手,因此《勇敢一点》当年作为抗灾歌曲鼓舞台湾大地震难民。

提到赵传,必然想到流行度最高的《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和《我是一只小小鸟》,这两首歌基本上都可被归为人文类作品。《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常被解读为"让丑男人们挺直了腰板"的情歌,细读女诗人李格弟的歌词却发现这首歌的主题绝非爱情,它是平凡小人物们为理想和追求而奋发图强的宣言。歌词意义已超越音乐本身,逐渐演变成一个话题、一句口头禅,抚慰了很多人,有种穿透内心的力量蕴涵其中。

几年后李宗盛以《我是一只小小鸟》为《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写下续篇,以更具亲和力的文字描绘出普通上班族创业的艰辛和对幸福的渴望。赵传宽阔的音域和坚实的声线很自然地成为这种厚重题材的完美载体。当劳苦大众们的心声在"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的夹缝中日渐微弱时,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像扩音器一般将其放大并传播到社会的各个角落,这样的歌曲所产生的共鸣可想而知。

实力派唱将赵传在京个唱屡创佳绩,一度成为佳话。最令人惊奇的是,这位平凡台湾男人竟拥有如此庞大数量的歌迷,老牌歌迷从50到80年代年龄跨度大,不止受女性崇拜,男性也为其歌中饱满的雄性特质所折服在情绪上得到纾解,在演唱会现场除女性歌迷外,更每每看到一群男人忘情地与赵传同声合唱!

赵传作为首位在北京开演唱会的台湾歌手,回忆起当年盛况仍感慨万千,坦言歌迷的支持是自己继续唱下去的最大动力,“那次91年6月连开了3场,最后一天正好赶上我的生日,上万名观众齐声祝我'生日快乐'的那一幕让我永远都忘不了。”

如今的赵传事业成功、家庭幸福,大家看到他最多的是舞台上激情四射,其实这位摇滚硬汉亦有柔情一面。2009年北京演唱会上,赵传请出年仅11岁的女儿同台,父女亲密温馨一幕深深打动观众。今年女儿很遗憾无法再次登台,虽然父女档无缘上演,但想必对演唱会要求很高的赵传也不会令京城的乐迷失望。

2010.12.24平安夜赵传北京演唱会将在五棵松体育馆重燃战火。当被问及为何在平安夜当晚举行演唱会时,赵传微笑回应:“选在平安夜就是要营造一种party的感觉,这样才会和歌迷之间有一种亲切感,让观众在怀旧中体验创新。”而当谈到演唱会的诸多细节时,赵传说:“12.24五棵松演唱会将与以前有很大不同,3面台对自己来说是一种新的体验,也是一种挑战。演唱的歌曲都是大家之前十分熟悉的,经典的歌曲都会有,当然也有自己翻唱的一些歌曲,现在也在考虑将新歌传递给观众,而我以前总是关注大家收听的快感,但这一次希望能视听合一,舞台摆设效果方面将会有大的创新!”赵传坦言,演唱会是对歌手最好的衡量,他已为2010北京演唱会做足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