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智化,作为上世纪90年代最具影响力的华语人文歌手,其多首代表作品,《水手》、《星星点灯 》
           《单身逃亡》、《年轻时代》… …成为整整一代人的心声。
         近年来,这个给无数人带来勇气和力量的 音    乐水手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线,但那些经典的旋律却一直萦
       绕在每颗曾经被其温暖的心里。每个人都在期待,这些歌声能够再次在身边真实地响起。
    从纵贯线开始,2009年注定是个经典当道的年份。在如此纷扰的今天,人们需要重新找到自己,重新被记忆 感动,
  重新找回坚强和力量。而这些,又有谁的歌声比郑智化更合适呢?
就这样,他回来了。2009年6月19日,北京展览馆。那将是一场怎样的重逢啊。

有人说,《星星点灯》和《水手》简直就是为今年的经济危机而唱的。虽是笑谈,但也是应时当令的心言。这再次说明,郑智化的歌适合这个时代,现在的人们依然如此需要他的歌声。
所以,这次郑智化不仅带回了经典,而且还有新作问世。这就是《中国的孩子》,一首更包容、更大爱、更显胸怀的大歌。散文诗一般的歌词,讲述着中国的故事,勾勒着中国的精神。他唱给灾难中的同胞,唱给赛场上的英雄,唱给在社会上奋斗着的人们,更唱给一个伟大的国家,一个坚强的民族。

    为了这次演唱会,郑智化奔波于北京台湾两地之间,不辞辛劳,只为让这次来之不易的重逢更加完美。“所有欢笑泪水就是这样度过,那一段日子我永远记得”。这是一起重回年轻时代的约定,6月19日,我们一起用笑容、用眼泪、用温暖、用感动,去兑现这个诺言。

我们一定还记得05年12月18日晚上,郑智化“郑式影响”主题演唱会在北京展览馆上演,那是一场被郑智化本人称为“家庭聚会”的演唱会,温馨和感动,还有至始至终、此起彼伏的大合唱,证明了郑智化对华语乐坛的影响以及他在音乐上的成功。大约一年以后,郑智化《飞鸟》EP隆重问世,正式宣布了郑智化的复出,至此,郑智化再次活跃在华语乐坛上。

郑智化是被需要的,因为广大歌迷对他以及他的音乐作品还充满着期许;郑智化不怕被期许,因为他也充满着音乐创作欲望和创作才华。当《飞鸟》、《我们之间》等新歌还在被传唱,以及那浓浓的“郑式情怀”还在影响着我们的时候,一首全新的歌曲《中国的孩子》隆重出炉。

“这20年来,因为演出的关系,我的足迹几乎踏遍整个神州大地;当我亲眼目睹中国这些年的进步与繁荣,我知道现在的中国人,正昂首阔步走出历史的兴衰荣辱,努力为自己打拼一个光明的未来!突然之间我发现‘龙的传人’写的是过去的中国人,现在‘龙的传人’应该更加勇敢而自信;而不是永远沉溺于过去的怀思与悲伤,于是我想写‘中国的孩子’。”郑智化如是说。这也正是郑智化创作《中国的孩子》最初的动机,所以,在这首歌曲里,表达的当是他对祖国的热爱之情以及作为中国人的自信和骄傲,而这种感情源于他对祖国的全新了解和认识。

《中国的孩子》,距离郑智化的复出歌曲《飞鸟》已经足足两年,而这两年间,郑智化又经历了这样的情感或者思想波动呢?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获得写这首歌的冲动和灵感呢?这次,与音乐技巧无关,与文字功底无关,而只是音乐思想上的沉淀以及内心深处最单纯的想法催促了《中国的孩子》一朝分娩。郑智化说,“2008年发生汶川地震时我写了第一个版本,想给受灾的民众传送温暖与勇气,但是由于歌词写得过于‘煽情’;于是写一半就放弃了。接着北京奥运之前我写了第二个版本;想鼓励那些为认真拼搏的选手,但是旋律过于‘热情’,我觉得一点都不像中国;还是作罢。之后陆陆续续又写了好几个版本,但是脑海里永远跳脱不出长城、长江、黄河、青花瓷…..这些样板限制;就这样我败给了自己的‘矫情’。后来,我刻意让思绪放空好长一段时间,终于领悟所有的音乐技巧和文字功力都变得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为什么想写这首歌的初衷;跟着内心最单纯的创作动机和本能,2008年12月12日我一气呵成完成了这首歌《中国的孩子》。”

《中国的孩子》,典型的“郑式音色”、“郑式旋律”以及5000年中华文化熏陶下的“郑式情感”、“郑式思想”,结晶而出的一首充满中国情结的“郑式励志”歌,这也是郑智化奉献给所有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身上流着相同血液的中华民族亿万儿女的一首音乐作品。“郑式影响”仍旧在延续着,而《中国的孩子》还有待我们每一位中华儿女用心去聆听和感受。

在线视听

作为一个歌手,郑智化和他的歌曲,带给别人的,却不仅仅是旋律和文字的简单堆积。

他的歌,带来的是一种心灵的震撼,一种灵魂的升华,更多的,是对生命和现实的一种反思。他的歌,是一种听得见生命、故事、画面的声音……。他,就是一个用灵魂发声的歌者……

一次又一次的,郑智化在自己的歌里掏心,坚持着一个创作者该有的敏感和坦白,从“老么的故事”、“单身逃亡”、“堕落天使”、“年轻时代”、“私房歌”一直到“星星点灯”。郑智化就象是一个勇敢的代言人,他借着犀利的词曲,大胆的剖析了这个时代的他自己。

每一首郑智化的歌,就象是他真实或梦境里的故事,不论叛逆、温柔、激情、渴望、调侃或戏谑……总是那么毫无保留的向世人公开他的内心世界,而却那么赤裸、适切地唱出了你我心中隐藏了许久的声音……
多久;没看到星星了?
多久;没做梦了?
文明沾污了星星;和曾经有梦的人……
渐渐地,我有了一种错觉;
以为这个世界只剩下一个小小的我,
抱着一点点仅有的良知和憧憬活着。
 
郑智化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大概会是一副身残志坚的形象,至少在大陆是如此。这可以从他在大陆的轨迹得到证明:他在大陆的大红大紫,是从《水手》开始的,此后又经历了《星星点灯》等专辑的重复,直到后来的归于沉寂。但是无论如何,当我们提到郑智化时,总是会不可避免的想起《水手》:他说风雨中那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 有梦……

事实上,郑智化的意义决不局限于以一位残疾人的身份唱出励志歌曲。

在《水手》里,这种立场得到了延续,但同时也弱化了,转而显示出了励志的倾向: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但其实在这里,我们仍然可以窥见《老幺的故事》的影子:一位生在海边的孩子,向往“另一个世界”,这另一个世界是什么呢?其实仍然是城市所代表的现代文明。而在来到城市后: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戏,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同《老幺的故事》一样,这首歌的结局仍是远离城市:寻寻觅觅寻不到活着的证据,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迹,骄傲无知的现代人不知道珍惜,那一片被文明糟蹋过的海洋和天地。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在带着咸味的空气里自由的呼吸……这时候,水手的笑语成了一种召唤:回来吧。

这样的比较之后,我们可以发现《水手》与《老幺的故事》其实是同构的。但是郑智化并不是在若干年后简单的重复自己,而是在观察之后,对城市生活进行了更细致的描写,同时,其批判的立场亦稍有减弱。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是《水手》而不是《老幺的故事》获得了更多的听众,首先,与《老幺的故事》里的粗线条相比,这一首中的描写是具体的,这就更加切中城市人的内心世界;其次,批判的立场稍有弱化,更易为人接受;再次,这首歌里的主角并没有像老幺那样在城市里“得到一切”,而是一副为生活打拼而欲罢不能的形象,显然这种形象更接近于芸芸众生,这当然能获得更多的共鸣。

郑智化,上个世纪90年代最具影响力的华语人文歌手之一,在诸多70和80年代生人中,郑智化则更多的意味着是一个另类、反叛、孤傲的代名词。在诸多偶像中,郑智化是一个当红期最短,但影响力却绝不微弱的歌手。

从入选华语百佳唱片的《老么的故事》开始,郑智化就以一种独特的人文关怀,清醒的批判视角出现在90年代初期的华语歌坛。无论是《单身逃亡》的绝望或《年轻时代》的张狂、《堕落天使》的另类或《游戏人间》的戏谑,都被郑智化用歌声,牢牢地锁定在了一个特定的思维记忆之中。

郑智化自己是这样说的:《水手》这首歌我想应该在九二年、九三年影响过很多人。很多人都以为说我是有个什么伟大的创意或者怎么样写成,没有。《水手》是我在浴缸里写成的。大家觉得很好玩,因为我很喜欢泡澡,这么泡着那就有很多幻想。我坐过船,我曾经看过,大家应该也看过海浪都是风很大。我看过一个更恐怖的景象,就是那个在公海上,那个没有波浪的海,很可怕,像个镜子,这样看,那个宁静到可怕。反正那时候我觉得它隐藏着一个更巨大的力量,那因为那时候在船上看到很多的水手,他们的那个的整个的生命力让我感动。所以那时候就在浴缸里想,把这一段串起来,就写成了《水手》这首歌。

多少人在大家小巷随口哼唱,多少次文艺演出这首歌掀起了全场高潮。不过,更多的是这首歌因励志自强而深深的留在许多人的记忆中。 

同样,《老幺的故事》、《单身逃亡》、《堕落天使》这三张专辑,凝聚了郑智化音乐的全部精髓,尤其是《单身逃亡》专辑,其中的所有歌曲,无论是词或曲,都将郑智化音乐那种内心绝望的挣扎、洞悉世俗的人文精神,表现到了最顶峰。也可以说,郑智化对音乐所有的天才,都挥洒在这三张专辑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