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让薛之谦零片酬客串、恐高却跳了30遍的,就是他

让薛之谦零片酬客串、恐高却跳了30遍的,就是他

发布时间:2017.04.25 23:17:41 信息来源:来自网络

《有完没完》导演工作照

腾讯娱乐专稿(文/陈小猱 编辑/婕子)

这个4月清明小长假新开画的华语片中,演、唱而优则导的,又占了仨。与《绑架者》的、《嫌疑人X的献身》( )的二位“老炮儿”相比,4月1日上映的爆笑喜剧《有完没完》导演王啸坤,则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导演。令人意外的是,这位音乐风格相对小众的摇滚音乐人,不仅在这部创意来自《土拨鼠之日》的处女作中完全隐藏了自己的喜好和风格,还暴露了他的影迷属性。而这样一部新人导演作品,最终吸引到加盟,并且参与到剧本创作过。最终,一个影帝级的喜剧表演艺术家,与一个身兼死忠影迷的摇滚音乐人,共同捣鼓出了一个罕见的反映当下中国普遍父子情感关系的喜剧故事。另外,《有完没完》的大咖阵容,还暴露了王啸坤那画风多变的朋友圈 为了支持他这部预算紧张的处女作,、都甘愿零片酬客串。

这个十年前因为选秀节目《》火爆中国,十年后却毫无芥蒂地自称“过气男艺人”的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新导演?这个不停自黑“上升月亮”都在处女座的新导演,又为《有完没完》做了哪些令人目瞪口呆.JPG的事情?腾讯娱乐独家专访王啸坤,你想要的一切答案都在这。

范伟、林更新和王啸坤合影

一、为何请范伟主演?

“他不是一个喜剧演员,他是一个表演艺术家”

王啸坤:一开始这个戏本来叫《林先生》,男一本来想定林更新,主题曲找来唱,叫《林先生》,主题曲也叫《林先生》,歌我都写好了。虽然也都是好朋友,但是有一说一,我不排斥。林更新说,我给你客串没问题,一两个月肯定是不行。我说你不来,我找谁呀?我总不能找范伟吧。因为当时我俩在饭馆吃饭,上在播范伟演的小品,我看见了就随口一说。他说范伟不错啊。被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确实很好。我特别特别崇拜范伟,我觉得他演的真好,他不是一个喜剧演员,他是一个表演艺术家。后来就去敲范伟的通告,这边就跟编剧说改剧本,改成父子情感,孩子叛逆,父亲不理解,儿子也不理解父亲,其实两方面都需要做妥协。这个我也更在行一点。范伟经纪人看过剧本,觉得还不错,就答应了。

《有完没完》海报

二、为什么想用《土拨鼠之日》的创意?

其实不样,想致敬的是《无名英雄》

王啸坤:我们其实和《土拨鼠之日》不太一样。时间重置肯定是像,通过时间重置这个小bug去做一个技能上的成长,进而转化成性格上的成长,搀杂点爱情,都是这一套,无法幸免。我们就一步一步把它变得体现一些价值观、一些社会责任感,都是自己想的。

我跟范老师也一直在聊,我更期待的把他拍成另外一部我喜欢的电影,人生前五名的电影《无名英雄》(美国影片,1992年上映,主演)。《土拨鼠之日》只是讲过气男艺人的故事,《无名英雄》是讲社会底层的父子,人物成长、完成一个大目标之后,还是回归到有点小猥琐的现实生活。包括很多运镜,情节对白都很像这部电影。其实我们是想致敬这部戏,很老派。我初中的时候看这部电影,就特别想向他致敬。

三、为什么当导演?

王啸坤:就是有一个制片人过来找我说,拍一个电影吧,你当导演。我说,你有病。他说,没错,就是要你来当导演。那肯定接,没有选择。作为我来说,过气男艺人,能有机会去做一个电影的导演,这个吸引力太大了。先不管它是什么,先接下来再说吧。

我估计做男艺人的,些微有点追求的都有导演梦,这个很正常。尤其是我们做原创歌手,更有这个梦想了,都想试一把能不能当导演。真的是很酷,我的天啊,我是电影导演!因为确实视觉和听觉都是一样的。

但其实真正做导演的时候你会发现,想去跟别人表达想法很难。这个戏里我尽量去掉自己的所有标签,没有我任何客串的身影,背影都绝对不进去。如果预算够,连片尾曲我都不唱。我不想向观众强调这是我的情结,音乐人当导演老搞梦想那一套,没劲,特别无聊。我觉得你是在拍一个电影,要想办法把作品弄好,而不是拍自传,不是要让自己再火一把。这个觉悟我还是有的。

导演王啸坤

四、当导演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任何一个环节我都参与了,一点儿不后悔”

王啸坤:人生需要转机,多一重身份。一开始没想到会有多困难,我看有些导演眼前摆一片吃的喝的,前面还在拍着,他就直接睡着了。但是一想能那么干吗?能那么干我也不可能跟范老师吵。我们做音乐就是这样,凡事亲历亲为。

吹牛往大了吹啊,全世界的歌手也没有像我这样拿过这个奖 华语歌坛年度最佳企划奖。因为文案都是我自己写的。从《北京下雨了》那张开始所有唱片文案、MV脚本都自己写,曲目排序、封面设计全是自己弄。出《长白山》的时候,唱片公司说,为什么主打歌非得是它,你得说服我啊。我当时心里想,这是我给媳妇写的歌,如果这个不是主打歌,我回去怎么跟我媳妇交待。“长相厮守、白头偕老、山盟海誓”就出来了,现编。我都钦佩我自己了,这都能编出来。把我逼急了,我能爆发我所有的潜能。

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再拍第二部。如果没有机会,我就不知道动效是这么做,5.0的音乐要这么做,调色原来是这么调,场记表应该这么填……这不是交学费能学来的,中戏、北电导演系毕业,都遇不到这些事情。所以经验很宝贵,感谢这次特别不一帆风顺的经历。

我也尽量做到不要因为我个人的不专业,或者艺人身份的东西,给这个戏减分。我希望做导演身份就更纯粹一点最好。不管这个戏好不好,我希望不管是合作方摩天轮还是观众,都知道我们不是开玩笑的,真的怀着一颗敬畏之心来拍电影。

当然现在片子自己也看了很多遍,知道有点太力求保险,前面特别稳,等到一半了节奏才拉快,后半段内容特别丰富。但是一个商业电影不应该是这样的,你前面一定要抓住,我们还是喜剧。拍完以后自己也会检讨,第一次做导演很没有经验,有很多瑕疵。但是没关系。如果都是别人做,还不好,我岂不更后悔。现在这样,好了,大家一起共襄盛举,坏了,因为全是我自己干的,任何一个环节我都参与了,一点儿不后悔。

我记得是还是哪个导演说的,导演身体不好绝对干不了这个活儿。我以前还没懂什么意思,现在真是……基本上所有的朋友到现场最后都会说,啸坤,你注意身体,我觉得你拍不完就会倒下的。宣传这一路上,每个人都闹病,请过假,只有我天天晚上不睡觉,还剪了两个MV出来。

反正喝点酒就没事儿了。我就是这种性格的。累也累,但是没有透支。真正透支的是哪一科,整体动效快要做完的时候,我要去横店拍MV,最后一幕实在看不了了,我就跟摩天轮的同事说你帮我盯一下,我先走了。一坐车上,昏过去了,那会儿是真不行了。才知道之前一直是靠大的意志力支撑着。

薛之谦为好友零片酬出演

五、怎么就成了“过气男艺人”?

“谦谦让我运作一下自己,我懒得弄”

王啸坤:因为坏的评价太少了。对吧?没人骂你证明你不行,都是一边倒说你好,那就证明喜欢你这路子的人家才听。听完之后,差强人意怎么也得打三分。我希望骂起来,豆瓣刷新(笑)。是过气了。因为之前太火了,现在不火,成了过气男艺人,11年老炮儿了,要是心理不强大一点,早自杀了。现在社会新闻又多,每天都有新热点,一件事情很快就会被遗忘。

我们歌手更是这样,音乐也就这德性。去年幸亏有个他(薛之谦),如果没有他,中国音乐就惨败了一年,没有一首能听的歌,一首没有。天天看好多歌手老聊什么音乐梦想,玩这个老梗,很恶心。他们怎么说我都觉得很恶心。融合R&B和英式摇滚在里面,还有中国风,这是什么呀?那能听吗?反正就是受不了,我觉得特别做作,特别假。

我跟谦谦签的约都一样,发行代理归海碟,其他爱干什么干什么。有钱自己花200多万去拍MV。我没钱,买房子比拍MV重要。我就自己花的少一点,但是都得自己花,挺好,自由度大一点。

我是双鱼座,好搞艺术创作,又浪漫,想象力又丰富。上升月亮都是处女座,轴,又追求完美,精神洁癖,什么事眼里不揉沙子。可能是性格造成的吧,我做的可能不对,但是我就怕后悔。别人帮我去操办不行,我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再过100年,谁能记住这些音乐呢,谁也记不住。有人会记住我的唱片,怎么可能?记住演员都不可能。这些东西就是自己给自己的一个记忆。有一次我们在剧组聊天,谦谦说你把这个给改改,改成普世价值的那种。我说,不改。他说,你真是轴,活该你红不了。我说,那不行,可能就跟写日记一样,过了很多年我快死了,我一听这个故事,对自己是一个特别大的安慰。活着就为自己。

他还说,你看这个歌怎么怎么弄,我一步一步给你规划,你学我,你给我做制作人,给我编曲。我说,我编不了你的歌。他说,你稍微变通一下思路,运作一下自己,我给你找团队。我懒得弄。

我的野心没那么大。这次做电影从来没有推广我的东西,全是推广电影。团队也说,你推广一下自己。我说能推广成什么样,我也火不了,无所谓。挣的也不少了,也可以了。

薛之谦、范伟和王啸坤

六、如何请来薛之谦、林更新客串?

“能成为朋友的,我知道他们平常都不是装X的人”

王啸坤: 制片人的思路挺对。如果是薛之谦第一次当导演,他也会毫不吝啬地把他身边的资源都拿出来,找更多大牌,能找的人都找来。他们这些(指着海报)就跟玩似的,有的确实比较跳戏。打架三天,学校三天,只给这些时间,实在没时间了,尽量让他们演自己就好了。晚上不睡觉,去这个屋里说说戏,要不跟那个打电话说,只能这样。

我和谦谦是11年的老朋友了,每张唱片我们都会沟通。他说,你听听这个新歌,太牛了。我说这个歌叫什么?他所,《演员》,怎么样,牛吧?你评价一下?我说,还行。他说,你不懂。我说,你听听我这个。他说,你这什么歌词?我说,你不懂。哈哈哈,谁也不懂。我们很少聊音乐,因为实在区别太大,聊半截就开始吵起来了。纯粹就是朋友。

200万剪个彩不去,要睡觉。但是过来给我演戏免费。我太感激了,能来演真的是不容易,还零片酬,真的是零片酬。他来我心里踏实。演得好不好啊,沟通起来怎么样啊,没有这些顾虑。我知道谦谦能演成什么样,他站在高台上往下跳,跳了二、三十遍,一句话不说。心里肯定不爽,来帮忙,面子要给你做足。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能成为朋友的,我知道他们平常都不是装逼的人,都是挺踏实、挺真实的人。

最好笑。还有,演痞子那个,那场戏一半是他自己设计的,包括说话大舌头的感觉都是他自己想的。台词他基本上没按照我的台词说,但是意思和方向是对的。我都没给他讲什么戏。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宋洋挺不容易的,进组那一天,他媳妇做肝移植手术,还在ICU重症监护,就过来,很不容易。

七、拍戏过程中最崩溃的一件事?

王啸坤:最崩溃的是演员档期到了,拍不了了。我好跟别人聊天,打听。有一天打听到我们那个楼底下半个月之后就开始修路了,但我们还要拍一个月呢,十几场戏没法拍了,怎么办啊。后来是范老师天天安慰我,别发火,10月份如果还能再来拍,我再给你一个礼拜。真的很感动。因为小孩才看利弊,大人只看合同。(假如)说合同到期了,你剧组出问题又不是我的问题,那就是活该。

现在一上来一个大全景,范伟追着儿子下来,那是已经修完的路了,确实有点不好看,我现在看着心里真的很难受。本来那个是黑色的青石板路,街道上有霓红灯,特别漂亮,特别好看,而且特别闽南,也是一个遗憾。

也挺有意思的,天天骂街,但是组里同事们也能看出我的努力,后来大家干劲都很足。

八、当了父亲有什么不一样?

“最大的差别就是惜命”

王啸坤:最大的差别就是惜命。以前是天不怕地不怕,喝酒,玩滑雪,玩的特别躁,特别狠,华人艺人圈里我是最狠的。现在真不敢。之前做一些决定还想着自己随着性子来,特别不靠谱,迟到,要交歌交不了。那个时候不在乎。如果我没孩子,我接这部戏很可能还是不靠谱。但是有了孩子以后就不一样了,任何事情要力求是最靠谱的,不能有任何遗憾,得替她们着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