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马天宇][分享]160720 遇见有魔力的马天宇——“优酷全明星”录制repo——IDOL新闻

[马天宇][分享]160720 遇见有魔力的马天宇——“优酷全明星”录制repo——IDOL新闻

发布时间:2017.04.25 23:17:49 信息来源:来自网络

这是我在今年生日时发的一条微博,一场想象中的见面,在我看来,除非他来到我所在的城市,又正值许多机缘巧合,否则见到真人的可能性基本为零,这条微博,只能算是暗暗地许了一个愿吧。完全想不到,这个愿望圆得如此猝不及防。

每天只要不是忙得天昏地暗,那么刷微博的同时为马天宇相关咨讯做转评赞已是本能,有些抽奖投票调查博也转评不误,反正就是当分母,给马老师增加人气,从没寄予希望。所以当“酷Fans集结号”微博通知我中奖时,正埋首在一摞校对符号弥漫的样稿中的我,心底是一片茫然的,中!奖!了!可以去北京见马老师!去看他录制“优酷全明星”,还有不到两天时间,可我什么准备都没有!头脑中一串闪电炸过,忽然就清醒了——手头工作得连夜做完,不然想走就是做梦;查火车票查机票,正值暑假高铁都买不到夕发朝至的座号,那就买半夜的车,OK;上有老下有小,分头安置妥帖,能让我撒手两天就好;查路线定宾馆衣食住行不能乱,见面要有好状态;最后在我家领导惊诧的目光中坚定地重申此行的必要性,事实证明他虽然完全不能理解这疯狂的举动,但还是讲道理的……最后给“酷Fans集结号”的小编发去OK的表情时,只有我知道这两个字母后面的紧张与纷乱,不管如何,在一片兵荒马乱中,我出发了!

马天宇的优酷全明星录制时间是7月17号下午,按照节目组约定,我在下午2点到达国际理想大厦,在一楼的咖啡厅里,遇到同来参加节目的羽毛们。互报一下微博名,好多都是熟悉的名字,一聊之下,原来不仅我是长途跋涉而来,这里面好几位是从苏州、南京、上海等地赶来,只能说马老师真是个有魔力的人。组织活动的几位小编人很好,照相、发应援牌子,还不住地夸羽毛们颜值好高(当然这只是实话),但也让气氛更加融洽。要知道在这种漫长的(将近4个多小时)、焦虑的等待中,除了时不时想起的《手花》,现场太安静了,小编让大家嗨一些,可“安静的美男子”的粉丝不就该这样吗?


咖啡厅的人多了起来,应该是北京后援会的成员也到了,我知道许多人应该是微博上经常互动的伙伴,但是现场缺少一位组织者,所以很多人都是三三两两散着,我也被害羞和矜持隔着,与许多想认识的大V聚聚小可爱相逢不相识了,很遗憾。

我们所处的咖啡厅在大厦的南门旁,非正门,有些羽毛可能是追的活动多,非常有经验,知道明星都是走这道门的,接近录制时间了,就聚集在大厦南门口,长枪短炮云集,静候马老师。 透过大玻璃窗远远的看到马老师的房车过来了,于是咖啡馆里本来还在闲坐的羽毛们,轰的一下全都跑出去了,马老师一下车,即刻就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不过这个“围”是很宽松的围,以马老师为圆心留了一个很大的空间,他一边挥手一边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圆也随之同步移动,直到大厦门口,旋转门带着马老师和工作人员转过来,其他大部分人都很自觉地等待门的下一波旋转,没去挤他。

我和“酷Fans集结号”的一名工作人员是咖啡厅里唯二没有跑出去的人,从门到咖啡厅不足十米,就看着高人一头的马老师穿着白衬衣,在人群的簇拥下龙卷风一样刮了进来,在眼前一闪而过,又风一样地向着电梯间刮过去,一转弯就看不见了,前后不到三十秒。旁边的小编问我:“你怎么不去啊?”我也说不上来,可能一瞬间没有勇气,也可能觉得这么远远的看着也挺好,还可能因为知道一会有机会尽情看,不急于一时……总之这第一面,真是见得仓促模糊又糊里糊涂。

马老师坐电梯上楼了,有的羽毛跟上了楼,有的羽毛陆陆续续地回到了咖啡厅,大家兴奋地说着刚才的经历,还有拿着相机检视拍照成果的,每一张前线图后面,都是十几倍的拍摄量,每一张都得来不易。更有几名上卫生间错过马老师的羽毛,大声的懊恼着,小小咖啡座一时间倒是分外热闹。

终于……终于……小编组织我们中奖的十名羽毛上楼了,我举着与我年龄明显不相称的花痴牌,走在队伍的最后,想着接下来的难题——录制节目宣传语——关注“酷Fans集结号”,带我去见大明星,我正在去见马天宇的路上吧啦吧啦——节目播出时,这段应该不会掐,大家会看到为了马老师,害羞腼腆的羽毛都拼了。

“优酷全明星”的录制现场并不太大,舞台加上观众席总共能有三十几平吧,但是隔板后面估计还有空间,而且化妆间休息室导播台都在楼上,我们能看到的只不过是一个搭出来的场景罢了。一进门的超大屏幕上正试播着马老师巨幅帅照,那种冲击力,每闪一次都让人窒息。我们十个是第一批进场的,对座位有一点点选择的时间,我穿着及膝裙,对着第一排的大坐垫有一瞬间的犹豫,几个同来的小女孩都欢快地坐到一排,我转身选了第二排靠边的座位,空间不大,在哪儿里看马老师都应该挺清楚,我又没有专业的摄影器械,将中间位置留给大炮们更适合。而且几个漂亮青春的小女生坐到马老师眼前,摄影师找观众镜头也好找呀。这里要补一句,羽毛们的颜值真的好高啊,前排我们一起来的有几名羽毛,还有北京后援会的几名羽毛都是大美女啊。虽然最后导演调来调去,座位又有变化,但我总体上还是靠近坐席边缘,没想到马老师后来就是从这一侧的楼梯上下来入场的,他进进出出好几次,真是意外地让我多看了几次大特写啊。

现场一直在调整,好多工作人员都在忙碌,机位,走位,肤色测试,观众角度……有位导演在前面调动羽毛情绪,模拟马老师出场时的欢呼,就在这片紧张忙乱中,马老师忽然从一侧的楼梯上毫无征兆地出现了,现场一片惊呼,效果可比导演费尽心机的模拟强多了。马老师走下楼梯对着满场欢呼淡定地说:“我就是去个洗手间,你们别这么激动啊……”他带着助理出去,我们根本就听不到导演在那儿说啥了,纷纷预备好手机相机,因为知道三五分钟后他还会原路返回。果然,不一会他又出现了,这次但笑不语,三步五步就上了楼梯,此时他还穿着白衬衫,我也以为这就是他的演出服了,然而正式登场时换了一件深蓝带小点点的衬衣,呈现出另一种帅,让人惊喜。

我在很多人的描述中见过他,看过他千百计的宣传图,还有那么多影视综艺,他在里面会说会动会笑会哭,或精灵明媚,或帅气冷艳,然而这都不能替代去见他一面的感觉,现实中,他的容颜真有种难以描述的、带有魔力的美。

马老师很高,很瘦,站在舞台上,骨子里带着那种挺拔的劲儿,深蓝衣裤加白鞋,素净之极的搭配,但就是能给人华彩万端的感觉,淡极始知花更艳,他喜欢藏蓝色,可能这颜色真是非常衬他。           他的五官都漂亮,但我最爱的是眉毛,他穿着白衬衣刚一出现时,头发是放下来挡着眉毛的,那时我还觉遗憾,一转眼他再出现,头发已然梳了起来,露出他入鬓的长眉,又浓又黑,带的整个人英气勃勃,令他原本柔和的气质里凭空出现一种凌厉之感,一下子就觉得,形容他“美”是不对的,应该是“帅”!

舞台出现状况,他往前走了几步让到台侧,几乎就在我眼前了,他缓步而来的那两秒钟,时间仿佛是静止的,那眼睛那眉毛那鼻梁,在眼前一点点放大,迫人而来的英气,让我瞬间不敢直视,连忙低头,感觉若是让他看到我的对视,会是极大的亵渎。终于明白为啥大家笑谈有人见到他会鞠躬了,面对那种极致的美,真是心虚啊。就像在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或者浩渺的自然景象之前,除了感叹,除了膜拜,头脑都是空的。他身边人可能对这种冲击力适应了,不觉震撼,而对于初次见面的人,还真是容易被惊艳而瞬间失神失态吧。我也相信,他的这种容颜与气质相助力的状态,一定是他多年来不断学习、进修、提升的结果,他现在身体里所蕴藏的自信与收控自如的气场,绝不是空有一副好皮囊所能实现的,这是内外兼修结果。

因为平时常看他的照片和电视,他的脸和表情都是非常熟悉的,但都没有亲眼见到他这么立体,浓艳。是的,他的五官特别立体。鼻梁极高,显得整张脸棱角凌厉,不笑的时候分明就是带着强大气压的。而那种乌眉浓睫,就让他凭空有了眉目如画的感觉,他一眨眼一抬眸,薄嗔转睛之间,我都忘了看他的嘴,而我原本是个地道的胡茬饭啊。当然除了他笑的时候,他一笑你立刻就会看到他的嘴,那一口整齐的小白牙,一下能露出二十几颗,那种美好灿烂的感觉的,像一天的乌云忽然被阳光打透了,成了镶着金边的紫檀屏,感染着你不自觉地也要笑,满心都是欢喜啊!

然而不管我喜欢眉毛还是喜欢胡茬,我都得承认,马天宇最美的就是眼睛,他绝大部分的冲击力都发自这双眼睛,让我觉得文字纵然有时能纵笔如花,有时却又苍白肤浅,词穷也不能形容其万一。

因为节目还在制作中,马老师的讲述部分就不剧透了。说一下我的总体感受,他应该特别精心地准备了这讲话,讲得精彩流畅,舞台上很自然放松(可能最初心里还是紧张的,但是满场羽毛,很好地呼应他,很快他就忘记了),还可以看出他口才已经非常好了,遣词用句很讲究,又运用好多俗语与网络热语,令现场气氛分外的活跃。因为一些突发状况和意外提问,看得出他的应变能力也极强,而且很多话说出来既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又温和不伤人,这些语言技巧的圆通运用,靠的是他极高的情商。他偶尔在一些场合上表现出的不善言辞,既有可能是早年印象的惯性,也有可能只是他懒得应付,不想施展罢了。

节目内容不能剧透,但不妨碍我来说一说节目之外的各种花絮吧,小插曲也是很精彩的。如有记忆有误差,希望大家补充纠正。

花絮一:录制过程中马老师扫到麦,收音有杂音了,需工作人员调整。于是一个美女助理登台,面对面为马老师整理胸前的小麦克风,马老师一动不动“任由摆布”,全场羽毛一片哗然,唏嘘倒彩声不断,美女整理完了下台时满面通红。然而收音依旧不过关,需要重新整理,这次换了个男录音师,他一路低头上台,还是面对面整理,羽毛们嘘声如旧,一片喧嚣,录音师全程低着头,整理后匆匆下台,马老师补刀一句:你理都不理我啊……

花絮二:马老师特别随和,毫无架子。台上台下和羽毛说话都如叙家常,节目组提醒他在录制中间休息一下,补妆喝口水,他直接回复:“不用,我不累。”有几个环节中羽毛大声喊着不要这样不要那样,他也好脾气地和羽毛商量来商量去,真像一家人的感觉。结束前要拍个大合影,他也没像节目设计的那样站到观众前面,而是直直地走到羽毛座位中间,又单膝跪地和大家合影,出乎了节目组的意料。

花絮三:马老师有轻度近视大家都知道,节目里有几段串场词是节目组拟好的,需要跟着提词器念一下,于是我们的马老师傻了,他看不清啊。羽毛里人才济济,立刻有人献出自己的一次性隐形眼镜,马老师也不见外,拿出在《幻城》里练就的带美瞳绝技,就这么带着羽毛的一枚眼镜把前前后后的串场词外带广告念得顺顺溜溜,声情并茂,就问你服不服!

花絮四:告诉你一个秘密,马老师黄暴小王子的称号名不虚传,程度甚至超出预期。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对某词的谐音运用出神入化了,令我再也不能直视这个词了。全场爆笑中只有他能若无其事、面不改色地继续往下讲,仿佛出现这种情况只是你们想歪了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有时真是好奇,他在朋友圈之类不需设防的地方,会“贫嘴”到什么程度呢?

花絮五:羽毛们很多都带着那种羽毛卡子,有位导演也喜欢得很,特地要了一枚别在头上,现场被圈粉。然后在调整座位时,楼上的导演会说“带羽毛卡子的同学你往左挪一挪。”全场面面相觑,都带着呢,你老说的是谁?

花絮六:录制之前导演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羽毛的摄录器材特别多。差不多一少半的人都手持相机,所以叮嘱大家,在马老师说话时尽量别拍或少拍,导播说话时再拍。于是每当导播声音响起,咔咔咔咔的按快门声简直刷屏了,中途导演又强调了一下,可是她哪里知道,马老师在对面,这种拍摄频率,羽毛已经很克制了好吗。

花絮七:马老师很白净,一点胡茬都没看见(怨念),而且我发现,他的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比如鼓腮、翻白眼、撩头发之类的,在荧幕上看会有撒娇的嫌疑,有时显得软萌萌的,而实际上却不是这样,现场看就是很正常的表情,稍稍可爱点罢了。可能当细微的表情被大屏幕捕捉,起到了放大的极端作用,这个锅给显示屏吧。还有,他那哪里像30岁的人啊,看着太小了,太嫩了,说20岁妥妥人人信。

节目从晚上六点多录到九点多,三个多小的面对面,他讲我们听。一个人能成功,无论在何种领域,必有他的过人之处,马天宇再低调、再无意于繁华虚妄,但他实实在在地用十年时间将自己的命运改变,从几乎一无所有的农村打工仔,成为有业绩傍身的影视明星,这个行业的佼佼者,他的讲述,其实是最好的励志传奇,去听去想去思索,对我们大有裨益。

最后想说,其实能排除万难地见一次马老师,也跟他所要做的这个节目有关,因为我知道,这是一档属于他自己的节目,他难得的脱口秀,他可以从头至尾独自精彩,所以当我只隔着三五米远看到他时,觉得旅程之外的任何奔波不顺,无论是午夜的孤零零的高铁还是工作家庭的羁绊,都可以被忘却,回程之路上,感受最深的就是不虚此行。数年前我曾有个很喜欢的乐队,当时曾想如果他们来左近的城市演出,多贵的票都要去看。结果后来他们来了,在距我自驾车程仅仅三个多小时的沈阳,但我却不想去了,热情消退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所以当你还爱着,还可以翻山越岭无怨无悔地去和他相遇时,一定别犹豫,那种错过是对自己日思夜想的最大辜负。

注:题图 三三三生花 ,插图见水印及说明,保留原图作者一切权利。没水印的就是我拍的糊图了。

整理者:夜澜如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