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郑钧、老狼、李健都来撑场,他们来撑什么?

郑钧、老狼、李健都来撑场,他们来撑什么?

发布时间:2017.04.25 23:17:51 信息来源:来自网络

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 刘鑫

百度音乐总经理 王磊

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兼CEO 钱实穆

郑钧:百度音乐刚起步时我们做过贡献,当时没给过我们钱,世界很奇怪,我现在到太合居然和百度音乐成了同事,我很欣喜地看到像王磊这样真的热爱音乐、热爱音乐人的人加入战斗,批评很容易,踏实做事的人很少,他是战士,非常认真,非常有拼的力量。

老狼:王磊长得有点像高晓松,估计当时钱实穆找人,长相接近长了点分,无论是架构多么先进,无论巨头怎么撕扯,最重要的还是音乐人,希望百度音乐能发掘更多更好的音乐人,王磊任重道远。

李健:王磊以前靠写乐评就可以买房子,现在时代真的不同了,但是有更多像他这样可靠的人来从事这个行业,音乐的春天似乎来临了,我们做音乐的人就是贡献好的音乐,配得上更好的平台。

说起百度音乐,在中国数字音乐史上曾经饱受争议,因为盗版和MP 3下载在P C时代几乎摧毁了整个流行乐坛。但是到了手机A P P时代,随着腾讯系、海洋系、阿里系的风起云涌,百度音乐却显得沉寂,而随着2 0 15年最严版权令的颁布,百度音乐直接被下架150万首音乐,几乎遭遇“灭顶之灾”。但在去年底,百度音乐和太合音乐合并重回大众视野;而在今年上半年,原网易云音乐核心人物王磊过档百度音乐,“太合系”近期动作频频,数字音乐时代的“B (太合音乐+百度音乐)A (阿里音乐)T (Q Q音乐)”架构再度成型。

随着Q Q音乐和海洋系的酷狗、酷我合并,阿里系的阿里星球上线,网易云音乐特色鲜明,再度起航的百度音乐所面临的局面已经与P C时代截然不同。而在全新的数字音乐时代,尤其在太合音乐的大背景之下,百度音乐将会有哪些作为?“版权大战”将会迎来又一轮腥风血雨吗?王磊将会把百度音乐打造成又一个网易云音乐吗?在业内外都会有很多疑问,而昨日百度音乐正式举行全新战略发布会,包括郑钧、李健、老狼等到现场力撑,王磊也给出了百度音乐的全新发展方向,就是更“人格化、场景化、智能化”,成为不仅仅是知音,还是知己的“音乐伴侣”;此外百度音乐还将向硬件进军,打造“耳朵经济带”。百度音乐的重新入局让华语乐坛在数字音乐领域越来越热闹,而在太合音乐的大背景下,百度音乐的整体走势将会怎样?而互联网音乐巨头在完成粗放和野蛮布局之后,发展相对滞后的百度音乐又将怎样完成差异化突围,为此太合音乐副总刘鑫和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先后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专访,他们不约而同地表示,百度音乐的未来在差异化服务上,让用户为服务买单才更健康。

太合音乐+百度音乐“让用户来为服务买单,而不是版权”

不同于Q Q音乐和阿里音乐,百度音乐不仅依靠百度,背后还有一个母公司太合音乐,太合音乐不是传统的唱片公司,也不是单纯的音乐制作公司,更不是一个简单的版权公司,旗下除了百度音乐,还有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以及百度音乐人、百度乐播、秀动网、合音量等交互服务平台,覆盖上下游全音乐产业链。除了自有版权,以及陈洁仪、方大同、张韶涵、许嵩等旗下艺人,太合音乐日前刚刚和全球最大的流行音乐曲库T he O rchard达成战略合作,在中国市场独家销售其上千万首流行音乐作品。

南方都市报:太合音乐能够给百度音乐哪些支持,帮助其发挥后发优势?

刘鑫:太合音乐不是一个播放器,我们是一个服务机构,服务于音乐产业上各个环节。太合主营业务还是做内容,所以它有唱片公司,有自己的演出活动,然后去年我们拿了自己的播放器跟百度合并,我们是在打造一个全产业的布局,而不是像目前的腾讯或阿里,他们是在做播放器或者电商的布局,我们从最原始的词曲创作,包括艺人培训、唱片版权等渠道,还包括音乐综艺的开发,所以我们是整个音乐产业链所有的渠道都覆盖了。在音乐产业里面,我觉得未来的价值并不在说有多少用户,而是谁能打通这个行业,谁就能让资源在整个产业里面用最低的成本完成最高效的覆盖。

版权不应该是阻碍行业发展的武器

南都:太合音乐是一个很庞大的体系,主要营收是怎样的?

刘鑫:从收入来讲,可以说我们版权收入是最大的。因为作为一个传统的音乐公司来说,我们自有的和我们代理的版权,从我们收入结构来讲,大概会占到百分之三十到四十吧。这部分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有自有版权,比如说海蝶的曲库,这个曲库我授权给所有的平台、运营商就会有一定的版权费用。第二个部分就是我们代理很多,比如说最新完成的和T heO rchard的合作,除了我们自己的百度音乐,也会分销给其他的在线音乐平台,比如我们也会和腾讯合作,百度音乐是我们旗下但并不是我们唯一的推广或者收入来源。其实我觉得版权不应该是阻碍行业发展的一个武器或一个瓶颈,它应该是促进行业发展一个最底层的基本必备的资产。如果版权只是渠道收入的一个工具,那对于整个唱片行业或是音乐行业来说是一个特别大的打击。

我们做艺人提倡的是服务关系

南都:除了版权,太合音乐是怎么做艺人的?

刘鑫:比如薛之谦,作为一个成熟艺人,他的歌也不可能只在一个地方听到,我们也希望他在各个领域都可以被用,就是说包括电影电视剧的插曲、在唱吧上直接可以唱、玩游戏的时候可以互动,这都是我们能做的。当然我相信我们做的这些事情不是其他的播放器推行的概念可以做到的,这个是有本质区别的,因为我们拥有的不仅仅是在线播放的版权。我们做艺人提倡的概念是我们是服务关系,就是我们对于整个音乐产业链上的所有环节基本上都会涉足。当一个艺人有任何要做的事情时,你在我这都可以找到为你服务的部门,也许你可以做一张唱片出来,但你没有发行啊,也许你在中国大陆有发行,但你在台湾没有。也许你有发行但没与人帮你办演唱会,或者没有人帮你管理粉丝。我们不敢强调我们在每一块都是最强的,但是任何一个艺人与我们合作的时候,他做不到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帮他做到。大家可以看到很多艺人跟音乐公司闹得非常不开心,就是因为“你属于我”,他们是有从属关系的,所以我觉得很难形成很好的长期的配合。像张信哲,他都不是我们的艺人,但是他在中国大陆的唱片都是交给我们来做,他觉得我们可以帮到他的远远比某一个渠道或某一个人要多得多。

百度音乐是承载我们综合服务的产品

南都:回头看太合和百度音乐合并,当时是怎样布局的?

刘鑫:我们做内容需要百度提供流量、大数据给我们。如果我们和第三方合作,我们很多资源第三方是传达不到的,因为第三方会有个判断,不客气地说,大家都愿意做热的东西,都不用我找他问了直接给,那如果出来了一个新的艺人他不会给,因为他觉得你没流量。可是放眼望去,薛之谦没有当年他走得到今天吗?

南都:从太合的角度,在百度音乐的发展有哪些布局?

刘鑫:我们更直接地认为百度音乐过去的问题在于运营方面,它还是在承载一个搜索的概念。但我们认为百度并不是一个退出历史舞台的平台,然后我们再把它救回来,不是这样。而是说我们认为它原来在运营上、用户体验上,失去了大家的认同,我们更了解音乐且我们更知道用户想要什么,我们想要通过我们的能力帮助百度音乐走上更正确的道路。除了百度音乐,我们还会做百度音乐人,其实之前虾米音乐做的“寻光计划”就很不错,太合音乐还有秀动网以及演唱会、线下的Livehouse来支持百度音乐,整个集团对于百度音乐来说是水乳相融的吧,它是整个体系的一个环节。

南都:因为Q Q音乐、阿里音乐和网易云音乐都已经有相对成型的特色,百度音乐将来的市场开拓会不会很艰难?

刘鑫:我觉得综合来看就是用户量、版权数量,还有品牌价值。这么来讲吧,目前腾讯从品牌或用户上,当然是领先的,我觉得这个不可以否认。从版权这个概念上说,我们的版权布局不比腾讯差,甚至是腾讯不可及的一方面。说到阿里,如果说用户数量比我们多那不成立,版权数量比我们多那更不成立。所以我觉得从综合角度来说,我们在市场上排第二的位置。虽然说百度音乐还没有面目全非的改版,但是里面我们加了社交、演出、音乐人,我们希望能建立,比如说视频的承载空间,太合整个音乐产业链上的东西都会在百度上有所体现。我们希望它是一个承载我们综合服务的产品,在转型上面百度会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目标。我觉得就是原来的东西用互联网手段让它更加便捷,让用户更容易接受。

让用户真正地采买音乐服务

南都:未来具体到百度音乐的盈利方式将会是怎样的?

刘鑫:我们希望用户能有更多的服务体验,让用户真正地为服务去买单,而不是为版权买单。在国外法律那么严谨的地方,听音乐都还能免费,我不相信中国就能让听音乐的人都给钱去买版权,这不现实。所谓的服务,就是当用户有需求的时候,他就会买单,比如说你喜欢张学友的时候,那我去买一张门票,但是都知道张学友演唱会的门票很难买,在百度音乐就会有他的特别版礼包,还加上他的专辑,算下来比单独买门票和专辑还便宜,就很划算了。当歌迷有这个诉求的时候,就会花钱并且觉得很值,就是在采买音乐服务的一个理念。

他的跳槽曾引来业内震动,他说:“我们不仅要做你的知音,还要做你的知己”

王磊曾经是媒体人,也曾经是乐评人,从2012年开始做网易云音乐,凭借特有的情怀和服务杀出重围。从一手创立的网易云音乐离职加盟百度音乐,王磊的这次“跳槽”曾经在业内引起不小的震动,甚至有不少猜测,而关于他加盟百度音乐之后新东家的未来走向,外界也有不少疑问,这次的全新战略发布会,也是他第一次正式公开讲解自己的思路。在他看来,百度音乐依托百度和太合两大母公司,就是要做好平台、入口和串联,未来实现“人格化、环境化和智能化”。

离开网易的重要原因是因为公司搬得太远了!

南都:当时从一手打造的网易云音乐离职,有没有哪些遗憾?

王磊:我觉得我遇到了一个相对的瓶颈期,因为在2015年下半年我觉得特别的疲惫,比如说经常会失眠,白头发突然间就多了很多。而且还有一个挺大的原因,就是公司搬到一个荒郊野岭。是一条村路,现在很多人都说是阻碍互联网发展的最大因素。当时这个地方离我家开车平均要两个小时四十五分钟,而那里的公共交通极其不发达,就是说坐公共交通过去也不太方便。而且那里的房价特别贵,我也没有住房资格。这不是我所期待的生活,这是挺重要的一个原因。然后,其实跟人际关系什么的都没有任何关系,就是对未来的一些发展思路有一些不太一致的想法吧。包括如何做音乐产品,想法可能并不是很一致,那么我觉得,这种时候不如停下来思考一下。

南都:百度音乐之前给外界留下的印象不太好,是什么吸引到你加盟?

王磊:太合当时给我开出的身价,并没有太优渥,是我觉得要做音乐还是要有一定的情怀和热爱。一方面是,太合音乐和百度公司合作做百度音乐以后,我觉得这是符合我对音乐产业预期的。其实作为播放器的形态,绝对不应该再成为音乐产品未来发展的方式。我个人的期待是,音乐产品如果单纯做一个音乐平台的话,也是不够的。一定要想办法打通整个产业的上游和下游,那比如说太合音乐在上游就是有自己的版权和自己的艺人。而在中间有百度音乐这样的平台,百度音乐人有自己的并购管理和平台。那么在下游也有自己做livehouse演唱会的机构。通过这样的组合还在做音乐创业这种表演的直播,那么我觉得这才符合我对一个音乐平台未来的期许和看法。现在的领导许诺我的空间是对于产品发展方向的决定权。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不管百度公司还是说太合音乐集团都给了我非常大的空间。所以现在产品全权掌握在我手上,能够实现我个人想法的打造。

南都:你一直在行业里,百度音乐和太合的结合会有些什么优势?

王磊:我觉得第一个肯定就是资源,音乐版权等方面的优势,那么我们会有更多的所谓“护城河”这种资源。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讲,其实非常反感的,因为资源争夺打架,这个特别无聊。另一方面就是协同的能力,包括两方各有自己的线上和线下,线下也有自己的音乐节和小型的演唱会。十一期间在鼓楼那个“catch up”小型的音乐节,就是围绕鼓楼的酒吧去做这样一个音乐节。我觉得这些都是太合的优势,也是百度音乐可以弄起来的。而且还有一个方面就是,百度音乐能够更好地去启动百度音乐人这个项目,在这个方面也是会有一个很好的落地。也就是说,你通过平台选出了这些优秀的独立音乐人,你如何去对他们未来的发展起到一定作用。其中一个作用当然是帮他们进行唱片的发行和推广,当然也有的人不需要,但是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帮他们做这件事,但是不能说他有需要的时候你帮助不到他,我们需要具备这个能力。

百度音乐绝不可能变成某某产品的翻版

南都:百度音乐未来会做出一个怎样特殊的地方,不可能把它做成一个网易云的翻版吧?

王磊:对于产品的定位,那我们肯定是希望它区分于其他的产品,和其他产品不一样。所以它绝不可能变成一个某某产品的翻版。有些东西现在不太方便讲,我用一句话来概括,百度音乐希望以后达到一个集合听看唱玩的音乐互动娱乐媒体。我也觉得,大家现在在做的产品,或多或少都会有一定的同质性。所以其实还是拼人才、拼服务、拼运营,当然也要拼市场公关,也要拼你所谓的线上线下的互动之类的。我觉得应该是进入一种分工的阶段。这个跑马圈地的时代,我觉得还没有完全结束。完成这个以后,就是说曲库大家都差不多了,那么剩下的,其实就是拼服务了。第一步来讲是就百度音乐而言,我们用准备的资金去覆盖我们想要达到的曲库,该花的钱还是要花,接下来还有就是会涉足硬件领域。

我经常和好朋友李健聊一些形而上的东西

南都:你特别提到的人格化、环境化、智能化,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王磊:我经常和好朋友李健聊一些形而上的东西,说到底音乐还是艺术,不是程序,用户的需求不能简单依靠产品去满足,差异化最的是服务,百度音乐的未来,陪伴型、人格化,不仅是知音还是知己,突破平台概念,成为智能化的人格伴侣。所谓场景化,就是在不同的场景下自动推荐那个场景和心境所需要的歌曲;智能化就是结合百度在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的层面做出努力。

南都:从你到百度音乐的几个月来看,重点做的事情有哪些,感觉最艰难的地方在哪里?

王磊:我过来只用了3个月,梳理了会员体系,创建了U G C,创建了百度商城,和百度糯米、爱奇艺、贴吧、会员打通,三个月的时间做成这些事情已经很困难,我也不是超人。百度音乐在最严版权令下达后元气大伤,地位下滑,我来了短短几个月,努力做了布局。现在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版权价格持续居高,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投入巨额的成本难以避免,希望未来会出现低预付+高分成模式。在我看来再比拼数字意义不大,更重要的是对高热歌曲的覆盖程度。据统计,国人听的歌曲5万首以内,覆盖已经超过90%,几亿人民币的金额投入。我过来百度音乐不是重复,更不是修补,努力找到全新的适合百度音乐发展的道路,现在的在线音乐竞争进入新的赛道,在寡头整合过程中非常粗放、野蛮,到现在并不是大局已定。

现场大佬说花絮

钱实穆:挖王磊挖得胃病都犯了

作为太合音乐集团的CEO,钱实穆一直是中国内地流行乐坛最低调的推手,甚少公开露面并且发言的他这次出现在百度音乐全新战略发布会上,欢迎王磊加入太合大家庭时还开玩笑说:“说实话挖王磊的过程非常辛苦,弄得胃病都犯了,王磊为了和我喝酒,搞得他胃病也犯了。将近6个月的时间一直在和王磊切磋。希望更多像王磊这样踏实工作,有梦想有情怀的人加入太合集团,为流行音乐新起航做出努力。”

作为业内大佬,钱实穆本人异常低调,被圈内人称为“老钱”,当年投资高晓松、宋柯的麦田音乐成立太合麦田,成功做出朴树等个性歌手;还曾成立太合影业,成功运作《可可西里》、《独自等待》、《转山》等作品。因为钱实穆本人和高晓松是多年老友,高晓松曾在某期《晓松奇谈》中用化名介绍过他的事迹,所以老狼在说到王磊时才开玩笑说因为王磊本人和高晓松长得有点像,让老钱在找人时加分。

采写:南都记者 丁慧峰

实习生 刘若瑶 发自北京

编辑:李禹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