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李健:与自己为友,也不与世界为敌

李健:与自己为友,也不与世界为敌

发布时间:2017.04.25 23:17:55 信息来源:来自网络

生活的人性化,就是接受自己有缺点

李健在近两年养成了健身的习惯,这让他悠扬的声音、宛若少年的面貌有着更为匹配的身型。

不过与一般的健身狂人不同,他没有严苛的运动时间表和的卡路里控制,他很坦率地面对有些波动的自制力,需要健身教练来督促,因为和教练约好时间了不好意思反悔,出于对教练的尊重,只能硬着头皮去,但恰恰客观上坚持下来了。

东方哲学强调意念,强调精神,而西方强调体力,强调征服。近两年,李健和以前的想法不太一样,把重心更多地转移到身体管理上来,有好的身体才会有好的心情,身体特难受,心情不会太好;好的智慧需要一个好的皮囊来装载。

但他接受有一点点放松的时刻,没有必要对自己要求那么高,偶尔可以吃一次垃圾食品,偶尔可以喝酒。别太较真了,过得如同僧侣修行。在他看来,生活终极的操纵者不是规则,不是纪律,生活中人还是应该有人性化,所谓人性化就是要有缺点。

对生活有热情,但也需要轻松一些,随意一些。

这与如今流行的打鸡血文化似乎截然不同,大家似乎乐见于一个又一个人颠覆自己,向着整齐划一的成功标准进发。而那种东西老让李健想起搞传销,对着镜子大喊你很好你很棒你可以!可能真的有些行业需要这样,但不应该成为一个常态,不值得鼓励所有人都这样。

多样化的世界里,有严于律己的人,也有闲散的人;你是什么样人,就是什么样子,他不勉强自己,也不太会规劝别人,包括小孩。因为没有一种生活方式是适应于所有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而且人的个体差异非常大。甲之熊掌乙之砒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就像这个世界上猫科动物里,有的长成老鼠,有的长成小猫,物种就是这样决定了,所以只要选择一个自己能接受自己喜欢的方式就可以了。

有了个人的影响力,李健仍然觉得说服别人毫无意义,更重要的是一种自省,当一个人的行为举止、说话方式,对别人产生了示范作用、激励作用,别人主动地找到一些借鉴和参考,那是另外一回事,是个人主动选择的结果。自我觉醒才真正觉醒,而不是听别人的某段劝告。

世界的多样性一直是他主张的,并不因主流观点而抹杀一些旁逸斜出个性的美。

直到现在,李健用的依然是蓝屏的诺基亚蓝屏手机,不用微信,避免利用碎片时间反倒变成谋杀时间;也因为他的反从众心理,对于太热的东西,经常会无动于衷甚至警惕地避而远之。因为他清醒地意识到,很多宣传都是商家在起作用,包括媒体,很多时候话题,其实都是背后的博弈。

成名要趁晚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份清醒,让李健虽然身处娱乐圈,但名利并未成为约束。

2015年,距离1993年已经过去12年。在“成名要趁早”已成为理所当然的主流想法的时候,李健的这一路未免让旁人惋惜。他原有机会更早更快更高,却选择了自己的一方世界。

1993年,李健因为音乐才华保送到清华大学,就读的专业电子工程系和音乐没有关系,但心之所向总会带人走到想去的方向。在清华园里,李健认真学了两年声乐作曲课程;那时李健已崭露头角,是不少乐队青睐的合作伙伴。毕业后,李健进入广电总局,

成为一名网络工程师,但2001年又被“勾引”出来组建“水木年华”,4月组建的乐队,在9月时首张专辑《一生有你》即一炮而红。随后的几年里拿下了许多奖项。在万众期待中,李健却发现找不回最初的快乐,千篇一律的旋律让他想吐。2002年,李健放下一切跟随内心 “出走”。

对于唾手可得的名利,就这样放弃,有人惋惜、有人想象这段时间他过得潦倒。到今天,还会有人反复提起《传奇》是他在北京冬夜没有暖气的出租屋里写就,仿佛这样才能突出苦情才子的过去和现在如日中天的戏剧反差。

2002年,他离开“水木年华”的年份,也是在这一年,他写就了《传奇》。

在旁人的想象中,那段时间李健过的应该是动荡的生活,但那段时间他恰恰心比现在还要静。因为对生活毫无规划,一无所知,所以当时更多的沉浸在完全自由的世界,之前得考虑两个人的创作,离开了之后,非常自由。

毫无规划、一无所知,这并不让他害怕。相反,他一直活在当下,只关注今天,从来不计划,所以没有那么多烦恼。李健在之前就获得了许多业界专业音乐人的肯定,这让他对自己的音乐有自信。

有更多的时间沉浸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中的李健,读到《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时,读了几句开头就被深深吸引住,一口气把整个小说全读完后,这女人传奇的一生打动着他想写点东西,写的时候无意中想到了旋律,当晚就写了一半的旋律,前后一周时间完稿。但是,《传奇》写就后并没有马上广为传唱。

李健对此很释然:“因为有的艺术是不容易被大众理解的。梵高生前只卖过一幅画,还是他弟弟买的,并不是每个都像毕加索那么幸运。就像我的音乐一样,10年前我的音乐是不太会流行的。人接受一个事物需要一个过程。”

国内音乐在经历了叛逆摇滚、模仿港台欧美、口水歌盛行之后,对人性的反思开始产生强烈需求。在这样一个压力爆棚、渴望物质和心灵解放的年代,李健的歌凸显出来,抚慰人心。

他的歌曲,哀而不伤,有着得不到已失去,却无痛而唯美。没有咆哮、没有愤怒、没有歇斯底里……因为在李健看来,得不到和已失去是一种表象,其实在讲人生的无常。

得到了,现在拥有,不一定永远拥有。

他有一首歌叫《璀璨》,本来叫做《无常》,他写道:“生命如此无常,我总是一样,不停地追寻我终究要失去的,像一阵风在原野流浪;生命就是这样,我却是无常,永远不知道下一刻欢乐或悲伤,像河水漫无目的流淌。”

后来改名叫《璀璨》,他写道:“多绚烂的花,多美妙的季节,说我爱你,请你一定相信这一刻。”

为什么这两个名字差那么远?这首歌其实在讲瞬间,瞬间既无常又璀璨。

在李健看来,自己得到的已经很多了,他一直强调作品要有力量,生活一定要远离那些灯光、关注,他更愿意体会一个普通人,一个人本身的一种生活状态。那是本真的生活。因为人有时候过度被关注了,成为一个公众人物,会丧失很多最基本的东西。

在他看来,成名要趁晚。早的时候,人很难把握自己,20多岁的人不太容易成熟。运气好,成名晚一点;运气不好,早一点。得走很多弯路。悟性好,人也好,才能走回来,很多的就过去了,看看伤仲永。

因为一旦真正成名,如果自制力不是很强的话,容易陷入到某些无畏的虚幻当中,包括炫耀,包括别人的吹捧。

而成名晚,对艺术的思考能力积累出来了,作品经得起推敲,面对名利也有了基本的态度。

今年已经40出头的李健,依然有着一张少年的脸;但他本人却不太会意识到青春、中年危机这类东西。因为男人可能的危机有两种,一种是身体上,一种是事业的波折。身体健康的变糟、精力的下降会让人觉得沮丧;而大环境里,一切的工作都是充满变数的,今天的亿万富翁,明天可能变成负资产的。但这两点通过自己的努力是可以避免的。

他对一切都很清醒:“做太有名的人,其实不太会过得很好,太有钱或者太穷的人不会过得太好,所以我一直在找,中庸之道在这方面还是有些作用的。所以我就一直比如说也有人鼓动我成为什么股东,加入这个或者是赚更多的钱,我觉得那个对我来讲不是一个好的事情,因为人的一生是有限的,人花钱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你可能不需要那么多的物质,名利就是一个双刃剑,刚开始可能真是帮到你,后来可能就会影响到你的生活。”

让自己成为一个体面的人

才华和金钱之间的关系,在窦唯坐地铁事件时分化为两派巨大的纷争,一派认为说如果才华不能给自己带来更好的生活,那就一无是处;另外一种觉得艺术家只需要满足自己就可以了,不需要考虑其他的。

在李健看来,才华不一定换来钱,换来钱的不一定是用才华。有一些艺术家是小众的,但有一些人并不是很有才华,却具有商业价值。窦唯本身是他特别尊重的艺术家,基于这件事,他对于名人、艺术家坐地铁就说明落魄这个价值观,觉得非常奇怪。纽约市长也一样坐地铁,为什么艺术家做地铁就说明落魄呢?

李健觉得自己不过是有一点天赋,在音乐上有一些小的才能,但一定不是天才。其实他更看重生活本身,不觉得要以留下多重要的作品为己任。对他来说,更多是体验生活本身,体验各种喜怒哀乐,经历人正常的一个历程。事业是次要的,生活本身是重要的。

李健曾经说过:“没有那么多钱的时候,就要把生活的要求放低,人要去适应生活,才能找到更大的乐趣。”他笑言其实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别为难自己。以前他住很小的房子,但也布置得很舒适。在意哪些,就去讲究哪些事情。工作几年之后,很多人已经买房买车,如果很在意就会痛苦;但每个人的需求都不一样,那时候的李健依然可以骑着自行车挺高兴的。讲究和将就都是相对的,只要自己心里舒服就行。张爱玲晚年的时候,过的清贫但是有尊严。对于生活,各人有各人的理解,也不必千篇一律用一个标准去衡量所有人。

李健有一种奇特的融合: 自我对音乐的坚持,却不至于执拗;有心性的洒脱,有细节的精致;有创作人的敏感,但却可以抽离开来。

虽然对自己喜欢的音乐会有所坚持,但无伤大雅的妥协在他看来是值得的,毕竟要顾全大局。比如在春晚上表演时,他也改过两三个字、一两句话,就传播效果而言,让更多人听到你的作品才是更重要的。

相比一些拿粗糙当爷们味的男人, 李健近年来越来越注意自我身体管理。他最近这两年开始健身;了解到人在40岁左右的时候,牙齿容易松动,所以在40岁左右戴牙套,让牙齿更整齐。

在创作中他依然会保持敏感,但也懂得适时抽离。他的方式是看透一件事情本质,敏感就没有那么伤身,就不至于让你那么低落。对世界的理解成熟了,就容易抽离出来。他举例说:“比如说有人看见虐杀小动物,会让你伤心很久,也会让你憎恨虐待小动物这个人,很难过,但你会一直为此难过吗?不会的,你会忘了。但是你描述这件事情,尤其是在写歌的时候,写文字的时候,一定会投入到其中。有的人演完一个电影之后,永远出不来角色,郁郁寡欢,这是一个人心智的问题。说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人都知道生命是有限的,都要死,一天天长大,也一天天向死亡逼近,这是非常真实的说法,但你并不会因此郁郁寡欢,人生充满悲观。这就是。所以大部分人还是乐观的。”

他在录音棚、在家里唱歌都可以自得其乐,去电台录歌也是他会很享受的部分,不用化妆,比较随意,可以趴在桌上说话;但有些拍摄的事儿对他来讲是有一些难度,但在这难度里也可以找到他自己的乐趣所在。MV的拍摄在泰国潜水拍摄,经由这一次,他爱上了潜水。宝珀旗下的潜水系列五十噚腕表正是潜水时的好伴侣,正因为如此,也使得李健在拍摄时对这块腕表倍感亲切。五十噚潜水表系列的诞生要追溯到1952年,最初上市投产是专为法国海军蛙人部队设计的。经过多年的推陈出新,目前该系列已经跻身品牌腕表六大系列,李健佩戴的这款拥有 CAL. 1315自动上链机芯、120小时动力储存、防水300米(984英尺)、革命性专业潜水防护技术圆弧型蓝宝石水晶表圈、层表后盖拥有防磁功能、单项旋转表圈。简约而经典,彰显出精致男士的品味。

李健本人逐渐成了一种男人的典范:在内心坚持自我的一点不同,对外却并不因此与全世界为敌来表现自己的特别;珍视自己的不同,也接受他人的特点。平和、宽容地看待一切事物,不炫耀、不争抢。

这在如今,已经是一种难得的体面。

采访后记

等待他来的间隙,莱佛士饭店的套房里静悄悄的,摄影摄像已准备就位,夏日的日头被隔挡在外,帝都这一刻清凉静谧到如同深海。我在一张角落的沙发里,居然睡着了。

这不是自恋的作者乱入描写,而是采访过太多有巨星派头的人,在来之前,空气中会弥漫一种紧张亢奋、骚动不安的气场,让人觉得只有穿上高跟鞋正襟危坐如时装周前台,才能配得上。

他来的时候也静静的,只是在门口迎接的编辑轻轻地说了一声“来了”,我和周围的人都如同深海鱼一样被唤醒,默默游向化妆间的方向。

他正被发型师打理一头蓬松的头发,递过采访提纲,他说“不用看,开始吧。”于是有了前面文章的一切,不疾不徐如画卷般缓缓展开。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这是李健的偶像、加拿大传奇音乐人莱昂纳德·科恩的一句诗。

李健把这句话,理解到了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里。

文:宗柳伽 发表于2015年7月《舒适》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