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跑步时候在听什么歌? 李健《美若黎明》有期待

跑步时候在听什么歌? 李健《美若黎明》有期待

发布时间:2017.04.25 23:17:55 信息来源:来自网络

纪炎

有人说,如今跑步已成为城市新兴中产阶层人士的流行生活方式。作为一名夜跑爱好者,我倒是觉得不必给这个平凡的运动涂脂抹粉,或者镀金拔高。真正的理由可以很简单:喜欢。

试想一下,当你换上轻便的运动装和跑鞋,丢下一天的疲惫和烦恼,跑入夜色阑珊的马路。身边那些行人、车辆、树木乃至楼宇,都与你无关,你只是在与自己的内心对话,与自己的身体交流。你会感觉心脏逐渐剧烈的蹦跳,感觉肌肉慢慢加速的燃烧,感觉脚步与道路有规律地摩擦,感觉汗滴划过身体各处皮肤濡湿衣衫。其实你什么也不用去想,只是向前迈腿,奋力迈腿……

而这个时候,轻拂面庞的夜风,黝黑深沉的天空,以及耳机里传来的歌曲,是你最好的陪伴。你能从那些循环往复的词曲里,听出许多不一样的味道。

那么,当我在跑步时我在听什么歌?

听布雷克·谢尔顿的《这里的男孩(Boy’sRoundHere)》,它总能让人肾上腺素迅速提升,美国南方乡村男孩那种直率粗犷的表达,如在眼前,“这里的男孩,都喝冰镇啤酒,谈论着女孩、谈论着卡车,在那红土泥地上飞驰,扬起滚滚灰尘。”他们嚼着烟叶,对女孩子吹口哨,拽得不得了。听到这些歌词,脑海常常浮现美国女作家安妮·普鲁的小说《脚下泥巴》《半剥皮的阉牛》里的场景。安妮·普鲁最为人熟知的作品是《断背山》,其实她一系列写怀俄明乡土故事的短篇小说也令人印象深刻。

同样歌咏年少轻狂的岁月,赵雷的《少年锦时》听起来就文艺范儿很多,“我忧郁的白衬衫,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情窦初开的我,从不敢和你说……”是不是很容易联想到那个白衣飘飘的学生时代?有一点装,有一点坏,更有一些羞涩。

但是,当“上尉诗人”詹姆斯·布朗特的《美丽的你(You’reBeautiful)》响起时,仿佛一下子就从“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懵懂年纪,进入到都市生活中深深的无奈:她在地铁上对着我微笑,虽然身边伴着另一个男人……我曾在人潮拥挤之处瞥见你的脸,这令我不知所措,因为,我和你永远无法相依……这样的画面,何尝不是似曾相识?人生有太多惊鸿一瞥,又转瞬错过。布朗特略带嘶哑的嗓音,总让我想起多年前一起租房子住的一个兄弟,他时常抱着木吉他,浅吟低唱自己创作的歌曲,还有那张被我们反复播放最后磨花掉的克里斯·蒂伯的CD……走得最急的,都是最好的时光。这是席慕容的诗句吧。

跑步跑到极点,是身体最辛苦的时候,也是最想放弃的时候。有时忍不住会想,何苦自己找罪受呢?是啊,何苦呢?这么想着,脚步却顽强地前进着。小说《基督山伯爵》最后说:“人类的一切智慧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等待’和‘希望’!”跑步告诉我的智慧,也是四个字:坚持和希望。

“黎明还没升起来,心里已经有期待。虽然还有伤痛,早已习惯了忍耐。我听见那天堂鸟已开始了歌唱,跑过来又跑过去的风,还在游荡。”伴随着李健的《美若黎明》,奔向终点的脚步轻快起来,这一刻并没有太多欣喜,像过往的很多天一样,只不过又完成了一次对自己的挑战。

跑完了,汗透重衫,云淡风轻。(新民晚报)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