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星fun薛之谦:全年做综艺?我神经病啊!

星fun薛之谦:全年做综艺?我神经病啊!

发布时间:2017.04.25 23:17:58 信息来源:来自网络

Ran/文 摄像/刘嘉奇

在一档新综艺《偶像就该酱婶》的后台,我们见到了薛之谦。刚刚结束了长达三个小时节目录制的他,要紧接着接受几家媒体的专访。而他的工作人员正忙着把一只体型巨大的行李箱拉到一旁,待采访一结束,立马奔机场。

薛之谦掰着指头跟我们算:“你看啊,我昨天一天就干了六个活儿……但还可以忍。”

2016年开年至今,以“新晋段子手”姿态爆红网络的薛之谦可说是承包了国内综艺档,光是他上半年参加过的大大小小综艺加起来,三十几档也有了。另一位“综艺小(大)天(忽)王(悠)”大张伟在薛之谦刚翻红那阵儿曾预言:“他现在很玩儿命,(但)这个劲儿能坚持半年就不错喽!”如今已开始用“忍”来形容工作密度的薛坦言“他说的是对的”,进而表示要再这么不停歇地做综艺,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不过话音未落,老薛立马儿又接了一句:“但是吧,大张伟也一直提醒我一句话‘哎呀!能捞一块是一块嘛’!”……哟嘿,这位薛兄台倒还有两副面孔呢!

收了人家钱了 就好好做节目 代价就是这样

薛之谦的粉丝最近很担心他。前几日他去录综艺,现场有消息传出来:薛看起来挺疲累,话不多,梗也不怎么接得上,似乎还是被助理搀扶下台的。大家集体留言让他少接通告多休息。“何必呢?”众人“责备”,“身体要是垮了还怎么做音乐?写歌不才是你真正想做的事吗……”

新浪娱乐:好像之前录节目整个人状态很疲劳?很多人担心你的身体状况。

薛之谦:一点关系没有哒,一看到钱我就不疲劳了(两眼放光)!哎呀其实我们这个行业不是说你想停就能停下来的,很多工作都是好久之前定的,如果你一个人发生问题,那对所有工作伙伴都有影响。所以我尽量不允许自己生病,但如果真的生病的话也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硬扛着上!我之前录《我去上学啦》那段是生病的,没办法,我不可能耽误所有艺人和工作人员时间嘛(突然深情停顿)……还有主要一个原因……违约是要罚钱的哈哈哈哈!开玩笑。

新浪娱乐:最近你在几档节目里又被大桶砸头又猛摔跟头,太狠了。

薛之谦:我首先要澄清一下,那个桶砸头(《挑战者联盟》)一点都不疼,因为它就是泡沫而已,只是有点重。包括《火星情报局》那个摔我都是自愿的,为什么呢?因为拿人钱财替人做事嘛,很简单的道理,你答应来录制,又不好好做节目,那人家下次就不会用你了。这就是做综艺,做综艺的代价就是这样的,很正常。

新浪娱乐:最近一直在说,对综艺产生心理疲态了?

薛之谦:确实有。因为我现在几乎每天都有综艺,上半年有三十几档都不止了,其实聊到后面有点累,我想休息休息。接下来会每半年再出来做综艺,不能整年做,不然我自己都会觉得我神经病啊!每天都啊啊啊(手舞足蹈Ing)好high的那种。

新浪娱乐:所以之后会减少综艺通告?

薛之谦:是,现在已经慢慢少了。今年应该还有两档综艺就收官了,一档《我们上学啦》,还有《xxxxxxx》,(猛然惊惶捂嘴)哎呀忘了这个不能讲!(瞥经纪人)啊啊那个嘛,《xx》不一定呢呀,我还在谈呢!然后下半年还定了两部戏,你不要问我戏是什么哦,我不会讲的。

(小浪冷笑OS:我已知道答案!)

我的歌必须免费 想告诉大家 免费也是有好货的

免费开放新专首场会、免费在音乐平台上发歌……那些本是让歌手赚钱的途径,到了薛之谦这,全成不要钱的了。虽然平时在综艺节目上嘻嘻哈哈“不着调”,也经常玩笑斥粉丝“神经病啊!”但回归音乐领域,他便成了一个更“认真的薛”。录《偶像就该酱婶》时有个细节,节目组随机放了一首新歌伴奏带,让他即兴演唱,之前一直很好说话的他第一次跑到台边跟导演急沟通:“这首歌是我答应要在7月新专会上首唱的,今天不方便。”当嬉闹全场过后,主持人李咏感叹:“这么多粉丝这么支持你,你怎么回报?”静下来的他简单回复几字:“好好唱歌吧。”

新浪娱乐:你经常在节目调侃说“很想红”。真的很在乎红,或者人气这回事吗?

薛之谦:非要说实话……没那么在乎,那只是我的一个噱头。我指的“红”是我的歌红,我希望大街小巷听到我的歌,就很开心了。

新浪娱乐:之前你参加《谁是大歌神》,因为演唱Part在播出时被砍掉了,你还专门给节目组发了条微博,影响蛮大。那算是你的底线?

薛之谦:差不多是我的底线,其实我录那个节目的时候就跟他们说好了,让我怎样都行,但只希望有让我唱歌这个条件,诚信嘛,我觉得诚信很重要。后面还好笑呢,因为我发完那个微博以后就上热搜了嘛,然后我们(和节目组)彼此还互相感谢了一下,‘谢谢你把我们送上热搜’,‘哎呀不客气不客气’,‘以后再合作’,‘好的好的’(友情提示:请各位挪步专访视频观看这段精分表演)。这是真的,也无所谓嘛,一笑泯千仇,哪里来的那么多敌人。

新浪娱乐:所以你现在上节目,能唱歌或者可以宣传音乐,算是你的交换条件之一么?

薛之谦:我希望还是要提一下,比如我规定唱哪首歌,你就让我唱那首,基本现在很多综艺在现场都会让我唱一些歌吧,。

新浪娱乐:你说过做综艺是为了做音乐。但有时候会觉得,为什么我一定要靠综艺才能“养”音乐?不像一些歌手就可以专注在音乐领域一步步走下去。

薛之谦:赚一块是一块嘛!

新浪娱乐:我们走心一点!

薛之谦:那,我现在很真诚地说,我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希望我的音乐尽量免费。其实现在要靠音乐赚回点钱真的很难很累,我每一张唱片卖掉、到我手里的版税可能也就两三块钱,四五块都不会有,而且现在也不会有什么人买专辑。然后对于很多线上的音乐平台,我对他们的唯一要求就是,你可以放我的歌,但是你必须免费,我不允许他们收费。那钱从哪里来?就去做综艺,开店,但最近火锅店生意也一般(苦涩)……服装店生意也就还那样(羞涩)……所以我就必须要找个事情养活自己。

新浪娱乐:为什么这么个性?歌手发歌收费是天经地义的事。

薛之谦:因为我怕!我很怕我的歌收费以后没有人来听。我为什么在我好不容易站起来的情况下还要给自己设个这样的坎儿呢(薛式咆哮)?!我为什么要赚这个钱?没必要。

新浪娱乐:可你的音乐不错,你应该有自信我的音乐是值得付费买的。

薛之谦:所以我要告诉大家一件事情,免费的也是有好货。就是我真的不愿意收费,我自己有的时候看到网上有些艺人(捂嘴*2)啊,算了,不能多讲!

新浪娱乐:你以前发歌和发段子的微博,那个转发量差距还蛮大的。现在有感受到网友对你音乐态度有变化么?

薛之谦:感觉的到。有一个事实我真的可以告诉你,我这个人最讨厌就是弄虚作假,比如网上很多回复量、转发量都是去买水军的,我不会。我现在的微博浏览量,每一条大概基本是4000万到5000万左右,不管段子还是音乐。其实已经相当于一个网络综艺节目的点击量了,《火星情报局》也就是3000万到4000万,相对来说真的很大!为什么要在这提这件事情呢?就是要呼吁观众朋友们,有广告呢,可以随时来找我!

新浪娱乐:……我明明说的是音乐问题!

薛之谦:啊是吗?啊对!这个问题是这样讲,我这个人不喜欢弄虚作假,包括做音乐。我觉得做人就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哪怕时间再久一点也不怕,总有一天大家就会看到你的认真。我的音乐微博当然希望看到大家转,但前提也是好听,歌不能差,我做音乐很纠结,很纠结。

新浪娱乐:一首歌能纠结多久?

薛之谦:哇好久好久,反正不弄到我满意为止我是不会出手的。我心里有一条“93分”的界限。打个比方,其实《演员》这首歌对于我来说就是93分及格线,我当时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发,因为我觉得那个词我写的稍微矫情了一点,考虑了一些市场,但它算及格了。但如果这歌低于93分,滚!不要!一律不发,你连听都不会听到。

新浪娱乐:最近最开心的事?

薛之谦:7月17的首场会吧,它也是免费的,我希望在我能控制范围内,尽量能让音乐纯粹一点就纯粹一点。很抱歉,专辑是要卖钱的,因为这是唯一一个认可这张专辑的方式,我也做了两年。其它基本上都会免费吧!

[番外彩蛋——关于走红那点事]

新浪娱乐:重回巅峰之后有没有曾经很冷淡的艺人朋友突然对你热情起来了?

薛之谦(激动):有!

新浪娱乐:具体是谁!

薛之谦(理直气壮):完全不能说!

新浪娱乐:喜欢你的迷妹也变多了,想嫁给你。有可能接受跟粉丝谈恋爱吗?

薛之谦:可以!只要她没钱,穷!我不喜欢跟有钱人谈恋爱!

新浪娱乐:另外,好像‘私生饭’也变多了?

薛之谦(懵*):私生饭是什么啊?是自己生出来的吗?

新浪娱乐:就是过度跟进你私生活的人。

薛之谦:啊有一点有一点!我不太希望大家碰我生活这部分,没什么必要,也会让我紧张,我最想让大家得到的就是一个唱歌的人。而且说实话,你越接近我的生活就会越不喜欢我,千万不要来接近,因为我是一个非常无趣非常无聊连洗澡都懒得洗在家啃鸡爪的这种人,我宁愿不让他们看。

新浪娱乐:网上有句话讲,“没有脑残粉的明星是不成功的”,就是可能会多了一部分这样的人,觉得你什么都好,谁说你不好就去跟人家吵、“撕”。对于“撕”这行为怎么看?

薛之谦:我其实都不会管他们,让他们自己去玩就好啦 ,年轻的时候我也跟别人撕啊,谁骂迈克尔杰克逊我也撕啊,谁骂张学友?就撕啊!(小浪黑人问号脸:纳尼?说好的“世界和平”呢!)

(Ran/文 刘嘉奇/摄像)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