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李健:“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全民歌手”

李健:“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全民歌手”

发布时间:2017.04.25 23:17:59 信息来源:来自网络

当民谣遇到了移动互联网、电视“真人秀”,原本游吟、流浪的民谣歌者突然被放在一个超级庞大的大众传媒平台上,一切变得相当奇妙。身在其中的李健有他的反思和应对方式,在他看来,“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一如既往保持我原有的生活状态,能继续创作作品”。

李健做什么事都慢悠悠的,一派气定神闲。后头两三个采访排着队,他却丝毫不急,先动手做了杯咖啡,抿了一口才开始聊。他在《我是歌手》节目中也是如此,比赛正酣,只见休息室里的他掏出一把红铜手冲壶,悠悠地做起咖啡来。很长一段时间,李健起床后都要喝上一杯咖啡,用摩卡壶,慢慢煮,随着咖啡香味在空气中逐渐扩散,开始新的一天。

深灰色西装、灰色衬衫、驼色羊毛大衣(all from Prada)

李健的音乐事业也是如此慢悠悠地进行着。2010 年春节联欢晚会上,王菲的一首《传奇》让李健连歌带名字一下子为大众所知。人们说他“一夜成名”,但事实上,《传奇》写成已有8年。再往前算,2001 年,他已和卢庚戌成立“水木年华”演唱组,凭专辑《一生有你》拿下了当年大小奖项中的新人奖。十年中,他单飞了,一张张出唱片,也获得了各种奖项,似乎一直在华语乐坛中,又好像游离于乐坛外,无论流行风潮吹向哪边,骤或慢,仿佛都与他无关。《传奇》传遍大江南北之后,李健的名字渐渐变得家喻户晓,但他个人仍一如过往那般气定神闲。

今年年初,李健参加了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第三季。全国观众不仅听到了李健的歌声,他的许多原本不为人知的个性也一下子放大在公众眼前,成了当季人气最高的歌手。他在场上的妙语连珠、他的穿衣风格以及感情生活等都是热议的话题,他也拥有了“秋裤男神”、“白马王爷”、 “清华哥哥”等新标签。“我没有料想到大众对我这些雕虫小技会有这样的认可。”李健一开始还有些诧异,而后又回归淡定,他对《外滩画报》记者说,“其实这些东西都无关痛痒我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一如既往保持我原有的生活状态,能继续创作作品。这是我需要警惕的。”

今年8月,李健推出了个人第六张创作专辑,以他的名字命名。“看见李健”演唱会也在全国巡回,明年1月将来到上海。他告诉记者,取名为“看见李健”是想让大家“看见自己的作品”,而作品都是他的所见所闻,所以,“听我的歌,大概就能理解我这些年来的历程”。

“我是一个比较容易自我安慰的人”

李健的同名新专辑用了一张油画肖像做封面,那是他的朋友、艺术家王迈在1998年画的,王迈曾以“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来形容他:“这是本雅明概括出来的,我借用这个把李健放在时代的框架里面,觉得比较准确。”李健当时觉得这张画像并不太像自己。画像一直挂在他房间里,17 年过去了,他越看越觉得像自己,特别是神情,画中的他冷静之中带着一种怀疑,这是他一贯的常态。之所以用它来做新专辑的封面,因为“那个时候有点厌倦了拍照,去选几张好看的放唱片,太常规化了”,他想改变一下,“不需要那么强化自己的形象,换个不一样一些,甚至都可以没有形象”。

灰蓝色双排扣西装套装、白色衬衫(Louis Vuitton)

事实上,李健不爱拍照,每每为工作而拍照,周围的工作人员都要在边上使劲“哄”他,“健哥,真帅!”“健哥你快看,太帅了!”李健也会侧过来看两眼,脸上没什么表情。再仔细看他,嘴角似乎掠过一丝微笑,但也可能是错觉。李健说自己是一个没有表现欲的人,以前上场表演,他心里就想着早些唱完早些走。早几年的节目视频中,见到李健还总有些手足无措。“人是有转变的。”现在的李健变得享受舞台,还会跃跃欲试。《我是歌手》中,他掌控力极佳,能瞬间让舞台从沸腾变得宁静,他的镇静自若已然变成他独树一帜的风格——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但他说:“这样的东西,就要花很多时间去适应。”

在钟立风的回忆中,李健20年前就是现在这样。他是李健的好友之一,李健在《我是歌手》节目中唱过的《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就出自他手。钟立风已经记不清两人相识的具体情景,他努力回想,似乎是 1996 年,在“民谣酒吧”的一个原创歌手的试听会上。“李健应该还在清华读书,他那天好像是来看看,没有表演。”李健是大学时期开始歌曲创作的,他现在回忆起来:“跟音乐相关的东西,我永远会遥遥领先,在大学的时候建立了对音乐的自信。”事实上,李健被保送进清华大学或多或少也是因为音乐。

1974 年,李健生于黑龙江哈尔滨市。出于对故乡的情感,他一直刻意保持口音,还写过一首《松花江》,怀念记忆中清澈的松花江以及在其中游泳、嬉闹的儿时。李健在家中排行老二,他从小跟着身为京剧演员的父亲学过些戏,也练过些功夫。12岁那年,他迷上了吉他,报了个吉他班,原本只是想学着弹唱些港台流行歌曲,比如谭咏麟(他有次在电视访谈节目中模仿谭咏麟唱歌,惟妙惟肖)。一次偶然的机会,李健看到老师用古典吉他弹了一曲《爱的罗曼史》,就此沦陷,开始刻苦钻研这种乐器。虽然中学课业繁重,但他每天都会利用午休时间来练琴,假期时练得更勤,一天要练上四至六小时。高三时,李健为了高考加分,学了四个月民歌后,去参加清华大学面向全国文艺爱好者举办的冬令营,唱了一首《说句心里话》,获得了全国第一名,被保送进清华大学当时最热门的信息工程系。

灰蓝色双排扣西装套装、白色衬衫(Louis Vuitton)

然而,大学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美好,在清华这座全国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中的学生还没踏上社会就能感受到竞争的激烈。虽然李健高中就读的哈尔滨市第三中学是黑龙江省级重点中学,他又是“学霸”、高中学生会主席,但在高手如云的清华,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挫败感。“再用功也赶不上那帮人,像我们班有奥林匹克金牌、数学金牌、物理金牌、省状元,你很难跟他们比。” “清华对我而言,如果没有考试的话还愿意多呆一呆,考试是非常压抑的。” 李健告诉《外滩画报》记者,“清华的作业压力比较繁重,又比较重复。身在其中觉得天天都是一样的生活,很厌倦。”

到了大三那年,简直是饱受折磨,想赶上功课就不容易,李健当时还修了一个古典音乐的课程。“考试如果两次不过,就被退学了,退学意味着一切都前功尽弃了,你就被社会抛弃了,当时真是快逼疯了。”“在学业上的自信早就被摧毁得荡然无存了,因为你发现你不是一个学习上的天才。”但是,李健却从音乐上获得了自信:“我其实很清楚,我抱着个琴,或一唱歌,就来精神了。我只要参加比赛,永远是第一名,无论是北京市的,还是全国的。”1998 年大学毕业之前,李健在清华的九支乐队中担任伴奏,也是合唱团的一员。他还开始创作歌曲,“其实每个热爱音乐的人都有可能去创作出自己的作品,作曲并不是高不可攀的事情”。

深灰色羊毛西装套装、白色衬衫、灰色羊毛领带(all from Burberry Prorsum)

“我是一个比较容易自我安慰的人,当我在学习上受到挫折,我总是会找一些我所拥有的其他同学不具备的能力来安慰自己,类似于唱歌。”因为校园歌手的身份,李健认识了一些“校园明星”,这经常让他“沾沾自喜”,他也因此不像其他同学那么想出国留学。等到毕业时,他只有一个目标——“就是留在北京过相对体面的生活”。

“我这些年就靠这些小恩小惠过来了”

2010 年春晚,久未露面的王菲演唱了一首《传奇》,让曲作者及原唱者李健连人带歌一下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传奇》这首歌实际上创作于 2002 年的冬天。当时李健住在北京的一个四合院里,每天练琴、创作、阅读和看电影。他的邻居比他大 60 岁,耳朵不太好使,这正好方便李健半夜里拉大提琴、放音响,几乎天天练到快天亮才睡觉。还有个小偷盯上了他,凌晨一两点时来打探,发现李健练琴练得欢,不好下手,只能离开,迟些又来,来了发现李健还醒着。小偷连续盯了许多天,都未能得逞,最后熬不住,只得放弃。“这一幕被我楼上的邻居看到了,他亲眼看到我把一个小偷给熬走了。”

因为《我是歌手》,李健成为家喻户晓的歌手,他在节目中掌控力极佳,能瞬间让舞台从沸腾变得宁静

那阵李健还读了许多书,其中包括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他读完觉得这个故事太离奇了,这个女人简直是一个传奇。他记起大学时候写的一个旋律,想完善它,整个旋律完成后,他决定取名为《传奇》。如《传奇》的诞生一般,李健的创作多来自他的生活。他在这间四合院里住了 5 年,冬天特别寒冷,他就靠写歌来抗寒,于是有了《温暖》;那段时间,他还看韩剧韩国电影打发时间,于是又有了《八月照相馆》;他去伊尔库斯克游玩,见到了著名的贝加尔湖,脑子里冒出了一段俄罗斯音乐风格的旋律,他录了下来,回来后用吉他弹着哼着,谱成《贝加尔湖畔》;还有一首《抚仙湖》,那是他去昆明做歌友会结束后,一行人去澄江抚仙湖玩,夜晚在湖边弹琴欢唱、聊天、放烟火,第二天清早,李健看到旭日光辉中美丽的湖水,忍不住下水游泳,他说他潜入湖水又冒出水面的那一刻,脑海中有了一段旋律,回来后打磨成《抚仙湖》。当然,他的歌曲中也有关于情感的作品,比如《当有天老去》,据说是源于被某个心仪的姑娘冷落之后,自我安慰写了一句“哪个背影不都是渐行渐远”;也有为亲人离去而写的《父亲》,深沉而伤感。“我是一个敏感的人。”他曾在采访中说,“有时候看见我母亲慢慢变老,我姐也变老了,还是会有些伤感。”

音乐是他大学时的信心来源和精神支柱,而大学毕业后音乐又改变了他的人生。2001年,在广电总局上班的李健接到了校友卢庚戌的电话,邀他搞个组合。李健几乎是毫不犹豫就放弃了原来的工作。那份工作对他而言可能只是为了解决北京户口,他大学毕业后在那做了三年,做的都是打杂的事,最多也就是去野外给电视架线。

李健和卢庚戌的组合 “水木年华”发表的第一张专辑《一生有你》就大获好评,两人凭此专辑拿了当年 Channel V 的内地最佳新人奖,港台则是陈冠希和F4。现在想来,李健会愿意辞职做创作歌手,原因很简单,“反正原来的生活也不好,根本不值得留恋,还不如做喜欢的事情”。至于所获的成绩和声名,他并没什么概念。当年卢庚戌问他,有了钱想干吗?他说,想去秀水街买衣服——买高领毛衣和皮靴,还要买CD机。一年后,李健在“水木年华”推出第二张专辑《青春正传》后选择了离开,理由也很简单——音乐理念不同。他又回到那间四合院中,继续练琴、写歌、看书,似乎一切并没有发生改变。

李健说他也曾迷失过,疑惑过。大学时,他的同学怀疑地看着他说,李健你天天拿个吉他弹曲子有什么用,还不如看看书。李健也有些自我怀疑:我写这些歌到底有什么用?不但没有用还影响我的学习。大学毕业前,李健在招聘会上遇到了他的高中同学(清华是五年制,因此他高中同学就业早于他)恰好来做招聘。他看李健的履历表上写的都是在校期间获得的音乐奖项,就好心提醒李健,你不要这么写,这会给别人一种你在清华什么都没学到的印象,会影响你找工作的前途。甚至连创作这方面,别人也会“好心”建议,就如《传奇》这首歌,当时就有人对他说,歌太慢了,又难唱,还建议他去听听市面上“火”的歌,那些快节奏、朗朗上口的。“我一路过来也有所谓郁闷的时候,比方说两张唱片出来之后,没有所谓的大红或者大卖,想起来如果下一张还这样,那怎么办?”好在他说自己虽然敏感,但同时又能让负面情绪很快过去,“每当我有创作灵感的时候,这些烦恼就全忘了”。

除了音乐之外,李健还有其他解决困顿的方法,比如阅读。他读村上春树,发现村上看似一脸木讷,其实有颗敏感的心,还养猫、听音乐、跑步,年过六十生活状态和大学时一样。“这给我特别大的启发。他的状态值得我借鉴,他是取得很多成绩,却依旧保持初心和青春状态的人。”

认清这些,那些生活中惹人烦恼的事情就变得稀松平常,而为他所珍视的生活中的一些细微的乐趣,他会将之放大,作为“让生活重燃的方法”。比如,李健最近订了一把很好的吉他,每当他演出累了或有烦恼时,他就开始想“过一些日子琴就能送到了”。这把未到的吉他就像寓言中悬挂在骡子前头的胡萝卜,拉着他往前走。“你说这是孩子气,但是我这些年就靠这些小恩小惠过来了。”这些小恩小惠给了李健许多快乐。他大学时喜欢郑钧,当时就想着能和郑钧聊天就好了;有了一些听众时,他也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在工人体育馆开演唱会而后来,这些幻想或愿望一个个实现,李健认为那就是生活的馈赠,“比那些远大理想更重要”。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