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李健:我并不热爱这个行业 只是喜欢唱歌和作曲

李健:我并不热爱这个行业 只是喜欢唱歌和作曲

发布时间:2017.04.25 23:18:03 信息来源:来自网络


李健。

新闻晨报4月1日报道 刚结束不久的《我是歌手》红毯现场满是少女们爆炸的尖叫声,李健顿时有些诚惶诚恐,他在车里感慨说,“我也有今天啊”,然后转头问宣传人员,“这不会是你们买的(粉)吧。”

没错,李健红了。各种微信营销号、新闻稿都开始写李健,那些淡然诗意的,儒雅文艺的,时尚帅气的,婚姻安宁幸福的……也许都是李健,也许都不是,但从笔触看,绝对是出于热爱的。

为什么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李健会如此受到热捧?很多人会说,李健是歌手、诗人、段子手、理工科、清华出身、人格魅力和现实反差等等,可是,把这些标签放在高晓松身上也同样成立,而且他还要比李健多一分风流。诚如和他有过几面之缘的央视主持赵普所说:“一个歌手,十年时间都没学会逢迎,有什么必要现在开始屈身做戏。无非是照顾市场,无非是迁就歌迷,无非是不期而至的掌声与喝彩。统统不要又如何?一样拥戴者众!”

是的,李健如今有了众多拥戴者,但他并没有被人气冲昏头,《我是歌手》前后的李健,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我是歌手》之后,谭维维立刻签约了全新的唱片公司,A-Lin也开启了新一轮的巡演,但是李健似乎一直没有动静。

李健团队的工作人员说,李健并不是没有邀约,比赛结束后各种商业活动纷至沓来,但是很多都被团队婉拒,“找过来的人真的很多,但是团队一直比较谨慎,不会单纯因为金钱贸然去接一些不太符合艺人格调的活动。这是不会变的。比如会有一些厂商的活动和年会,那简直是用钱来砸的,但考虑到演出的场地和音响可能不那么专业,团队经过商量都婉拒了,因为考虑到李健对唱歌这件事还是有所坚持的。”

这一点和2010年的李健没有变化,彼时发行《音乐傲骨》,李健和记者聊到过商演的问题,他说,“赚钱永远是做生意的人最能赚。如果你觉得赚钱是第一目的,那就要考虑市场,但是,音乐又是跟艺术有关的东西,还是应该真诚一点,纯粹一点。能不能被市场接受,或者能有多少人听,是运气吧。”

被婉拒的还有很多采访。彼时李健发行专辑,采访都是宣传人员找上门来的,现在主动邀约的媒体不计其数,甚至还有《人民日报》,只因李健在《我是歌手》节目上介绍的书近乎脱销,所以会请李健配合世界读书日的主题。工作人员说,“很多艺人红了,一天拍8本杂志,李健不行,他希望每个访问都有质量和意义,如果大家翻来覆去问同样的问题,他会问我们‘为什么’。我们为他选择通告的时候,尽量安排每个通告都能说出不一样的东西。但不能多,你必须给李健留出生活、休息、看书的时间,他不喜欢每天密集的生活,他追求的是慢生活。”

李健的确是一个很难被外界所干扰的人,他在2013年《拾光》专辑时曾和记者聊到,很多商演都不能演唱自己喜欢的歌,这让他很苦恼,“比如说有一首歌叫《恋人》,上来第一句就是:‘有一天我要离开世界。’商演不会让你唱这样不吉利的歌,但从文艺作品来说它是很好的……”即使《传奇》大火之后邀他写歌的人多了,但李健还是婉言谢绝,“我不太可能接这样的工作的,我自己都写不过来。”

李健团队的工作人员透露了李健接下去的档期安排,“4月要去美国,花几天的时间录制一档和电影有关的节目,然后会在国外待一个月,因为他喜欢旅行和电影,在美国期间也会有更多安静的时间整理新专辑的后续。5月进入新专辑制作部分,预计5月底、6月初会有新作品问世。因为有了作品,所以访问也会在那段时间开始排。下半年还会启动巡演。至于商业演出,最快推进的是音乐节,因为李健很喜欢音乐节的氛围。”

昨日,李健接受了晨报的专访,他说成名太早未必是好事,因为一旦成名,属于你的时间和积累都将变得很少。所以,别人开启巡回演唱会,李健开启巡回旅行模式,他眨巴眨巴大眼睛,施展冷幽默:“接下来,我准备去大城市旅旅游——铁岭……”

“我对这个名次很满足,进入决赛就是真正的胜利”

晨报记者(以下简称“晨”):相对以前接受采访,现在显得更加自然,是以前矜持么?

李健(以下简称“李”):以前也是这样,只不过以前别人对我了解比较少而已,或者说以前没有那么多的作品,别人不够了解,又或者别人不太跟你聊和音乐有关的东西,因为你缺少话题,记者不可能和你聊家常,所以他们不会了解你是否擅长谈话。

晨:你是否真的需要这样一个舞台证明自己是歌手?

李:我不需要什么证明,我很早以前就是歌手,这个舞台对我有两点吸引力:一,自我心理素质和音乐的提高;二,通过这个舞台留下一些别人的作品,因为这个舞台的硬件设备是最棒的。我对这个名次很满足,或者本身预期就不觊觎名次,所以无所谓满不满意,进入决赛就是真正的胜利。我不太喜欢进行总结,现在对音乐的理解和欣赏趋于多元化,进入强调个性化的年代,但这个舞台告诉我,乐坛真正的好作品是稀缺的,对我而言选择歌曲很为难——无论内地还是港台,真正的好作品很少。好的标准一要好听,二是流行歌曲词和曲要达到一个水准,三是打动我。打动我比较难,所以适合我的歌曲真的很少。

晨:你是带着改变大众听歌审美的使命么?

李:展现自我并不意味肩负使命,所以我没有,我没有意识到自己跟其他人不同,我的初衷很简单,人们听完之后对于风格展现的理解是因人而异的,那些所谓风格感受是观众的理解,对我来讲是展现真正的自我——无论是舞台上音乐表现的自我,舞台下本身展现的自我,包括态度、对问题的看法等。

晨:听说专辑已经制作完成了?

李:在“歌手”之前,新专辑已经基本结束了,来不及自我懊悔,无论有没有这个节目,我对音乐的要求一贯很高。

晨:相对而言,人们会更喜欢你唱情歌时的专注。

李:其实我的情歌很少,很多歌看似是情歌,其实不是,我有一次去台湾地区做宣传时候,当地有一个权威人士问我说,你怎么不好好写情歌?情歌那么少?流行歌曲其实还是很肤浅的。台湾有两个DJ和我讨论说现在歌曲的内容太单一,为什么会这样?其实和社会形态有关,国泰民安、老百姓安居乐业,所以只能写这个,已经没有那么多冲突了。其实我觉得情歌很难写,像欧美的情歌就很好,现在也有人多人传唱,我不喜欢太腻腻歪歪的那种。

晨:你在意专辑的销量吗?

李:其实我不太在意这些,而且你在意也没有用,因为很多人连听CD的机器都没有,你做这张专辑肯定就是自己留一部分,少部分人会喜欢。很多人同样花50元去看商业片和文艺片,谁赚的多?当然是文艺片了,它就几百万的成本,好莱坞电影几个亿的成本,所以真正商业的是那些所谓的文艺片。大众会想当然的理解。

“舞台是一个幻象,你怎么能把梦下载到现实中?”

晨:你是个时尚的人吗?

李:时尚对我毫无影响。

晨:你无时无刻都是安静的美男子吗?

李:生活和舞台不能说完全相反,但是肯定是不一样的,我喜怒不形于色。我也不是品行多高尚,修为多好的人,适当释放情感也是必须的。我有时候也会急躁,比如堵车、工作累,我会急躁,但这和接受媒体采访一样,都是不值一提的。

晨:你现在火了,还能好好享受生活吗?

李:我又不是犯人,如果说有影响,不会因为《我是歌手》节目的播出停止了影响,生活还是一如既往,不变的还是你的心态。我强调,我并不热爱这个行业,只是喜欢唱歌和作曲而已,对于其他不适的工作,我只是把它当成必须要做的事情——作为歌手分内的事,我催眠自己这是和音乐有关,再逐渐调整自己的心情。

晨:你对外界对你家庭的报道怎么看待?

李:不想多谈。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