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音乐诗人——李健 刘欢

音乐诗人——李健 刘欢

发布时间:2017.04.25 23:18:03 信息来源:来自网络

核心提示:李健、刘欢,他们是实力唱将,他们是用音乐书写生命的音乐诗人,率真幽默,李健回忆青春年少音乐路。

凤凰卫视10月13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李健:曾被谭咏麟赞叹 比我更像谭咏麟

解说:李健、刘欢,他们是实力唱将,他们是用音乐书写生命的音乐诗人,率真幽默,李健回忆青春年少音乐路。

李健:有时候为了表明自己不喜欢女同学,还故意诬蔑比如说,都找出一个大家都公认很好看的女同学,我们故意说她长得太难看了。

陈鲁豫:贺年片里都写什么?

李健:就说什么抓住,别失去什么的。

解说:回首过往,他袒露何种独家回忆。

李健:对,对有一年春节晚会,倪萍好像还专门说这个事情,我的印象挺,让我挺骄傲的,这,我后来跟我爸说,这是我们所在做这个事情。

因为农村很多杆旁边下面是猪圈什么的,我特别害怕掉下去。

解说:音乐之外,拥有何种幸福人生。

李健:她也是我们哈尔滨人,对。

陈鲁豫:以老乡的名义认识的?

李健:就算是,因为我觉得这个。

陈鲁豫:这个桥段很老,大哥。

解说:随遇而安,刘欢经典作品背后珍藏怎样音乐情怀。

刘欢:我说你们捣什么乱,人家剧组都说那个,歌词还没通过,导演说是吗,我电视剧我都看见了,就是这歌,满街上不管卖不卖股票的,全都该出手时就出手。

解说:风雨同行,刘欢夫妇都有何种甜蜜过往。

刘欢:那大娘说,小伙子你跟谁结婚,我说我跟我老婆,人呐。

陈鲁豫: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音乐诗人李健、刘欢,精彩马上开始。

2015年《我是歌手》第三季的播出,让一向行事低调的李健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这也让他成为了儒雅绅士,音乐诗人的代名词,有一点他与刘欢相似,专辑不多,却首首传唱,他们对音乐的态度,对自己想法的坚持和纯挚的音乐表达方式都诸多相似。

上世纪80年代初,港台流行音乐开始流传到内地,给当时还是小学生的李健带来了一片新的天地,在中华国粹的锣鼓喧天声中长大的李健,开始变的流行起来。

李峻青:有一次我们是考试,他答得比较快,提前大概有40分钟就交卷了,然后他穿着这个皮鞋,在那个上这么走,那个声很大,当时我们小学的时候,一般都穿那个球鞋,很少有人穿皮鞋。

解说:上世纪80年代非常著名的电影《路边吉他队》,让拥有一把吉他成为无数青少年的梦想,李健的家乡哈尔滨卖的吉他因此一度脱销,刚上初中的李健也迷上了这种时髦乐器,加入到了学习吉他的大军中。

李健:就有一天突然想,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够弹吉他,然后能够坐在我家阳台上弹吉他,那将是一件多少惬意的事情,但我觉得既然有这想法一定要去,我觉得我母亲就是我妈特别支持我。

解说:1988年,李健的母亲用两个月的工资给李健买了一把当年最好的红棉吉他,自此李健与吉他开始了一段旷日持久的热恋,而他逐渐展现的音乐天赋也为李健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陈鲁豫:这是他,不是罗志祥,这张太像了,两个人,刚刚谈到那个红棉吉他,我也很有感触,因为当年我也买了把红棉吉他。

李健:是吗?

陈鲁豫:50块钱,你那把多少钱?

李健:好像92、93。

陈鲁豫:你那怎么那么贵?

李健:我那个可能比你那个好一些。

陈鲁豫:但是我后来没弹会,你后来就弹会,你上的什么班学的?

李健:就上了一个四和弦的一个月的一个班,我觉得那个是最便宜的。

陈鲁豫:你上学那会装扮是什么样,他们说是特别奇怪的。

李健:奇怪的,没有。

陈鲁豫:我问你同学,李峻青同学在哪儿,他是你的小学跟中学同学,是吧?

李健:小学、初中、高中,对。

陈鲁豫:好,他的,你的事他应该最清楚。

李峻青:你好。

陈鲁豫:他那会儿装扮是什么样,就最奇怪的装扮是什么样,不能说奇怪,最帅那会。

李峻青:当时李健是我们学校的一面旗帜了,有点,当时是80年代初,他就是选了一个列宁帽。

陈鲁豫:列宁帽是什么样的?

李峻青:就是黑色的那个呢子帽,带遮的这种。

陈鲁豫:老干部戴的那种帽子?

李峻青:好像比那个要帅一点儿,然后弄了一套那个中华立领。

陈鲁豫:中华立领。

李峻青:黑色的中山装,然后穿皮鞋,一个黑色的裤子,系了一个那个灰色的围脖,就是像五四青年似的,这么围了一下的那种,然后当时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特别高,然后我们这些周围的这些学生,还有朋友,都希望整这么一身,结果。

陈鲁豫:你整了吗?

李峻青:我整了一个中山装,但实在整不着那列宁帽。

陈鲁豫:那帽子哪来的?

李健:我忘了,好像谁给我买的,我爸还是我妈给我买的,那时候其实来源于日本电影,就三浦友和那时候,我觉得那个挺。

陈鲁豫:那种帽子。

李健:对,那有,我觉得挺帅的,然后我也,无意中也不怎,我真是忘了,那是怎么来的那个帽子,戴了之后还挺好看,然后我就拎个一个20多钱的一个皮包,我当时其实挺得意当时。

陈鲁豫:那得有很多女孩喜欢你吧,那时候?

李健:可能希望是那样的,但是当时也没,我记着没什么结果。

陈鲁豫:没什么,很多女孩喜欢他。

李健:可能是这样,就是我们那时候就是说,谈恋爱叫早恋。

陈鲁豫:你别你们那时候,我也是那时候。

李健:对,早恋是一个基本属于贬义词,就认为你。

陈鲁豫:谁说的。

李健:在我们东北如果说谁他早恋,都要找家长,他意味着他品德有问题,所以我们特别害怕就是,跟女同学就是来往过于近,有时候为了表明自己不喜欢女同学,还故意诬蔑比如说,都找出一个大家都公认很好看的女同学,我们故意说她长的太难看了,然后,对,但我觉得小孩可能有那种虚伪的一面,我当年我也说过这样的话,当时可能还不是说难看,用我们东北话说太磕碜了,对,当时。

陈鲁豫:我不信,当时肯定很多女孩喜欢他吧。

李峻青:是。

陈鲁豫:有什么表示?

李健:那时候一般都是递贺年片,就赶上一个时期,因为女同学太害羞了,就是。

陈鲁豫:贺年片里都写什么?

李健:就说什么抓住,别失去什么的我记得。

陈鲁豫:那后来你抓住了吗?

李健:这不空了吗。

陈鲁豫:那个给你写的是长磕碜的那个人吗?

李健:还有真挺不错的。

陈鲁豫:真正开始唱歌高中,是学校里很有名的校园歌手吗?

李健:初中就已经开始,开始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那种,然后初中那时候,突然间有齐秦那些歌,还有什么谭咏麟,就突然间为什么,以前都是张明敏、费翔,然后突然间来了那么多歌,一下让我们觉得有点目不暇接,所以觉得那些歌太好听了,然后去模仿,去买磁带,有时候买不起磁带,还转录一些什么东西。

陈鲁豫:你上台就要唱谁的歌?

李健:谭咏麟,还有齐秦什么都唱。

陈鲁豫:他学谭咏麟学的特别像,是不是你学谭咏麟学的特别像?

李健:以前真的很像,但是后来就是做职业歌手的时候,那因为我们经纪人知道,要花很长时间去忘掉谭咏麟,对,去忘掉那种唱法。

陈鲁豫:再学一段,学一段谭咏麟。

李健:然后我将,就操着我笨拙的粤语,演唱一段谭咏麟的。

有首歌叫《爱在深秋》,是谭咏麟比较有名的一首歌。如果命里早注定分手,无需为我假意挽留,如果情是永恒不朽,怎会分手。

以后让我倚在深秋,回忆逝去的爱在心头,回忆在这一刻的我,也曾泪流。

陈鲁豫:真的很像,你专门学过?

李健:专门学谭咏麟,对,当时,就自己学的,也没有报这个班,也没有这样的班,当时就觉得。

陈鲁豫:我的意思你专门去花时间去模仿。

李健:花时间,拿小录音机就是不停的,这一句怎么唱的然后,但我觉得谭咏麟鼻音当时很重,然后我突然间发现有一次,就感冒的时候能唱更像了,后来我真是在当歌手以后,给谭咏麟还唱过这一段,谭咏麟很喜欢,他觉得我比他更像谭咏麟。

陈鲁豫:你的比喻都很有意思。

李健:因为那个真是一个就儿时的偶像,就看到之后很激动。

陈鲁豫:当时考清华是你的一个梦想吗?

李健:不是,因为没有。

陈鲁豫:你这太过分了。

李健:因为清华,因为,是这样,我那时候唱歌就高三的时候很努力学习,然后突然间说有一个活动,参加这个冬令营,全国的文艺爱好者都可以参加,如果唱的好的话,就可以加分,但具体加多少分。

陈鲁豫:高考加分。

李健:对,还不是很清楚,然后我们就去了,然后一看报名单上说,那些选,参赛那些条件我都不符合,因为没有流行唱法,必须是美声和民歌,要么就是钢琴、小提琴什么的,都不会,吉他还不算,怎么办,然后我就,我去学了四个月的民歌,就学了,因为我当时觉得,如果能唱歌加分会很合适,学了四个月唱歌,就去清华去唱了。

陈鲁豫:你唱的民歌去的清华。

李健:对,结果我一唱还唱的,好像那年第一名,全国第一名。

陈鲁豫:你唱的什么民歌?

李健:《说句心里话》。

陈鲁豫:《说句心里话》。

李健:就阎维文唱的那个。

陈鲁豫:你唱两句我听听。

李健:我现在已经不太会唱那样的歌了。

陈鲁豫:我也觉得我会听得别扭,但我还是很好奇。

李健:真唱不出来那样的,很久不唱了,但是当时唱得还挺像样的,然后还挺亮挺响,回来之后就是清华就。

陈鲁豫:你不唱了说半天,说这么热闹,我这还等着呢。

李健:唱两句吧,行吗?

陈鲁豫:行。

李健:说句心里话,把鲁豫直接唱的掩面而泣,对。

陈鲁豫:我的确不能把那个声音跟你放在一起。

李健:那个时候我还,也模仿过阎维文那个动作,我就当时,我觉得阎维文太有型了,就是,因为后来才发现他以前。

陈鲁豫:我们不是在笑阎维文,我只是觉得那声音跟他放在一起,对,就是太逗了。

李健:当时模仿过那些动作,对,只能说明我这个。

陈鲁豫:他动作什么样的,就是?

李健:就他一定,他,阎维文喜欢这样,老这样,对,当然人家做得很好看,我这个不行。

陈鲁豫:当时就唱那首歌,加分了?

李健:对,加分说加50分,我觉得没问题了。

陈鲁豫:加50分。

李健:你听我说,对,加50分,因为加50分,就是意味着你可以考试可以,都可以就是好像,相当于作文给你一等文一样,当时我就心理就觉得太好,太高兴了,但过一月之后听说我唱得太好了,可以,就可以保送了,就说。

陈鲁豫:你考的是清华,还是音乐学院?

李健:然后清华觉得我真是一个挺难得的一个唱民歌的一个,他们觉得是一个人才,然后就觉得万一怕被其他学校,因为听说北大也有,怕别人抢走,就干脆决定就不要考了,直接录取了。

陈鲁豫:你就没考。

李健:没考。

陈鲁豫:你高考没考?

李健:对,就来了,所以当时我的出现,在学校里面引起很多人的不满,有的人说他天天来上学,他已经可以上清华了,后来就老师说你这样,你就天天的扫扫地,给同学们服务一下,让同学们平衡一下。

陈鲁豫:不是,对同学的内心是很大的打击,你想那会儿高三我们多苦,然后你不用考试,还上清华,太恐怖了。

李健:我觉得就是好像,对我来讲这么多年努力学习,努力唱歌,我当时觉得是老天对我,就是给我一个大回报,掉一大馅饼,那个是,那个暑假,就那个觉得阳光灿烂。

李健太太幼时照片曝光漂亮到曾被星探看中

解说:回首过往,他袒露何种独家回忆。

李健:对,就有一年春节晚会,倪萍吧好像还专门说这个事情,我的印象挺,让我挺骄傲的,这,我后来跟我爸说,这是我们所在做这个事情。

因为农村很多杆旁边下面是猪圈什么的,我特别害怕掉下去。

解说:音乐之外,拥有何种幸福人生。

李健:她也是我们哈尔滨人,对。

陈鲁豫:以老乡的名义认识的?

李健:就算是,因为我觉得这个。

陈鲁豫:这个桥段很老,大哥。

解说: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音乐诗人李健、刘欢,精彩内容尽情期待。

这座有着近百年历史的清华大学礼堂,对李健来说并不陌生,多年前他和同学成为第一个在这里开告别演唱会的清华毕业生,可以容纳一千多人的礼堂,坐无虚席,为李健的清华生活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资料:谁看着你的鬓发,终于挂上冰霜。

李健:我觉得那个演唱会好像,让自己还挺激动,现在看起来也挺简陋,但是当时对学生来讲,灯光、音响然后布景,台上撒一些玫瑰花什么的。

有些老师们也都来了,有一些对我平时比较严厉的老师,演出之前突然间笑,来找我来要两张票。

解说:李健在清华大学并不是一个学习出众的学生,繁重的课业压力和学习音乐的冲突,经常会让李健做出逃课的选择,但那场演唱会却改变了老师们对李健的看法。

李健:基本上让让一些不太了解,和不太理解我的人就是更理解我了,因为他们觉得你总唱歌是不是,因为我是单纯做一个娱乐的,类似于卡拉OK那样的一个东西,其实后来发现写了那么多作品。

资料:朱莉实际上就是一个天真、可爱,很活泼女孩的一个代名词,太虚伪了,这首《朱莉》献给在场所有天真可爱的女孩,希望你们能喜欢。

嘿,朱莉,嘿,朱莉,远方飘来的云,让我想起你的样子。

解说:演唱会之后李健没有像师哥卢庚戌一样,签约唱片公司成为歌手,而是选择了一份在父母看来更为稳妥的职业。

陈鲁豫:先八卦一下,朱莉是谁?

李健:没有这个人。

陈鲁豫:不可能。

李健:不,因为听过列农那首歌,朱莉朱莉。

陈鲁豫:那朱莉。

李健:朱莉,对,然后我就写这首歌,就随口哼哼出来朱莉,对,其实在清华里面,尽管我就唱歌然后经历过那种,风花雪月的那种气氛,但谈恋爱很少,而且因为清华女同学比较少,我们班就4个女同学。

陈鲁豫:真的。

李健:对,29个男生。

陈鲁豫:那怎么分配。

李健:所以不分配。

陈鲁豫:那最后那四个女同学被谁抢走?

李健:都被高年级的同学抢走了。

陈鲁豫:那你们抢低年级的。

李健:低年级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抢上可能,当时,因为很多人总觉得能上清华的女同学,都是学习特别好,再不太会打扮自己,但我觉得清华的女生那样挺好的,正因为是那样,才是清华的女生。

陈鲁豫:李健毕业以后工作的地方,离我当时住的地儿很近,在广电部。

李健:对,就在那院里。

陈鲁豫:对,你干的是什么工作?

李健:我们工作全称叫做影视网络中心,现在听说我们那公司都已经解散了。

陈鲁豫:就因为你走了以后解散了。

李健:没有,没有。

陈鲁豫:不是,你当时每天都干吗,上班、下班,上班你都干嘛?

李健:我有两个工作,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新人嘛,就是你是在那最,从底层干起,要打水,因为广电部不是随便人能进的,去接人,你应该知道。

陈鲁豫:对。

李健:得开条,做最大的是一个叫村村通的一个事情,村村通。

陈鲁豫:村村通。

李健:那就是我们所在管,让全国所有的乡村能看上电视,能听上广播。

陈鲁豫:多伟大。

李健:对,就有一年春节晚会,倪萍,好像还专门说这个事情,我的印象挺,让我挺骄傲的,这,我后来跟我爸说,这是我们所在做这个事情,我还做过,安过那有线电视的那放大器。

陈鲁豫:去哪安?

李健:在电线杆上安。

陈鲁豫:你怎么爬上去的呢?

李健:戴上那个。

陈鲁豫:就是有一个东西。

李健:像蜘蛛侠似的那种东西。

陈鲁豫:那挺好玩的吧。

李健:是啊,看着好玩,你穿上就不好玩了,对,我记得我在石家庄,待了三个月,要天天做那个工作,要爬电线杆,而且因为农村很多杆旁边下面就是猪圈什么的,我特别害怕掉下去,真的很危险。

陈鲁豫:掉也就是猪圈,也不是。

李健:那猪太可怕了,当时。

陈鲁豫:猪有什么可怕的。

李健:猪太大了,那猪,对那猪当时我,我记得特别害怕,那猪特别大,然后扔一东西,好像石头块它也吃,当时真的太,我特别害怕当时,因为在那三个月里面,我记得每月工资就500块钱,对,特别省着花,因为我工作不喜,不愿跟家里要钱,就所以每月只能花五百块钱,这种生活过了两年,我有一年。

陈鲁豫:两年。

李健:对,然后有一年回哈尔滨过春节,然后我跟小卢,已经很久没联系了,突然间给我打一电话说,李健怎么样,反正说一些寒喧的话,完了之后说你还想不想唱歌,当时我就愣了一下,我说什么意思,他说是这么回事,你可以搞一个组合咱们俩,把原来那些歌录一下,可以签约唱片公司,公司是一个大公司叫喜洋洋,他现在只有田震,咱们去就咱们俩,当时我觉得田震都在,我还挺高兴,他说那你就,你赶紧回北京,跟我聊聊这件事,然后我就回去了,聊聊就,就稀里糊涂就开始录音了,对。

陈鲁豫:那会儿感觉你是个特别犹豫,不爱说话的歌手,你几乎怎么说话。

李健:对,真说不出来。

陈鲁豫:你其实说的挺好的。

李健:不,当时是说不出来,你问我这张专辑什么什么风格的,什么,说什么你们怎么唱歌了,两个清华大学毕业生,好像还有一个什么,北京台的一个什么节目,专门采访过我们俩,就觉得好像做一个社会现象来报道的,说你们俩怎么,对,说你们俩怎么。

陈鲁豫:是好的社会现象吧?

李健:只能说比较一个立场比较中立的一个,对,觉得好像是不是浪费国家人才,当时我,后来我,总爱问这样的话,后来我就急了,我就说,我说也是我们系毕业的,为什么没人说他不务正业,他是学电子,后来当了总理什么,后来记者就,也觉得有道理。

陈鲁豫:那会儿自己很快能调整过来吗?

李健:调整不过来,然后突然间。

陈鲁豫:那怎么办?

李健:我记得得奖了《一生有你》,说参加channel v(星空音乐台)的最佳新人奖,当时也不知道这奖有多么重要,当时还有F4什么的。

陈鲁豫:那会还有F4。

李健:对,我们一块拿这个奖,他们是台湾,我们是大陆地区,小卢说咱们应该,表现得激动一些,虽然我们这个奖就当天就知道了,但我们还要表现出应该,就当场才知道,好像互相击掌,我说,好吧,下面,那主持人说,内地什么最佳新人奖水木年华,站起来了,我看小卢都这样了,然后我突然间不好意思击掌了,我就放下来走了,结果小卢就,你如果细心的话,能够看见录像能看到这一点,当时就是,后来小卢就低个头上台了,当年他都,其实我们都设计好了,击一个掌,或拥抱一下,但是那些东西还不太会,现在也很少这样,对。

陈鲁豫:后来离开的那个时候,我总觉得两个人合作伙伴的那种分开,就像一对恋人,一对夫妻分手,其实是一样的,也会有痛苦,是吧?

李健:对,小卢说他很痛苦,又是失眠,一个月睡不着觉什么的,对。

陈鲁豫:搞得跟失恋似的。

李健:对,但我当时觉得对我来讲没什么,就是因为我觉得不够自由了,两个人在一起都创作的话,比如他写的歌,小卢说李健这歌,我写的这歌太牛了,然后我一听,我不是特别喜欢,但我还特别害怕伤害小卢,然后我的歌也是这样,所以就是总是在为了考虑对方,在音乐上做很多妥协,我这个特别不愿意,比如说我们出第二张唱片的时候,有几首歌我就不太喜欢,但是为了这个组合的一个团队,还是把它放在唱片里,这对我来讲比较痛苦。

解说:歌如其人,生活中的李健追求生活的品质,却不羡慕物质的奢华,在他的家里除了乐器之外,就是满满一面墙的书籍,咖啡他是的最爱,因此开一家咖啡馆是李健一直以来的愿望。游泳是他的另一个特长,因此观看游泳比赛也能够让李健由衷的感觉到满足。至于音乐,则是自然而然的流淌在李健平凡而美好的生活中。

张亚东:他所表达的那一点点很小,很微小的事情,其实是每个人一生都不能脱离的一些情节。

胡海泉:我索性把那个之前我替他设计的一个唱片的企划构思讲给,讲给大家吧。其实就是我概念里面的一种颜色,就是很简单的白色,对,那种纯白的颜色。

解说:稳定的爱情,也是李健生活的悠然自得的重要原因。清华社会学博士毕业的妻子在很多人眼中,知书达礼又漂亮贤慧,这也是李健被许多圈内好友羡慕的原因。

陈鲁豫:特别遗憾我们没有拿到李健太太的照片,据说非常漂亮,漂亮到在街上被星探拦住过,请她去拍戏是吧。

李健:有过。

陈鲁豫:有多漂亮,像谁比如说。

李健:这就是。

陈鲁豫:真的漂亮。小的时候就这么漂亮。

李健:因为我觉得还是留一点儿隐私,没有提供她长大以后的样子。

陈鲁豫:真的很漂亮。而且是博士。

李健:对。

陈鲁豫:那别人学历比你高是吧。

李健:比我高多了。

陈鲁豫:这么漂亮,怎么被你给发现的?

李健:我是星探。

陈鲁豫:是上学时候就认识吗?

李健:她也是我们哈尔滨人,对。

陈鲁豫:以老乡的名义认识的。

李健:就算是,因为我觉得这个。

陈鲁豫:这个桥段很老,大哥。

李健: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还辅导过她很多的一些课程,我给她讲过数学什么的。

陈鲁豫:你?

李健:对。

陈鲁豫:结果人家是博士了。

李健:但后来我发现,我就现在已经有点,根本就,她的书我已经看不懂了,有些很多书,对,说明她在成长,但我一般。因为是这样的,就说因为读书也是不断成长,就一篇文章你原来看和现在看感觉是不一样。我通常会写完歌词之后,会让她看一看,怎么样。她觉得不错,我觉得好,然后再给我妈唱一唱什么的。我妈经常会对歌,旋律部分做一些鉴赏和点评什么。

陈鲁豫:你希望你是什么样子,今后?

李健:我就希望有感而发,就是,有表达上的欲望和渴望的时候才会去写歌。我也正在培养自己的一些,喜欢我这样一类的音乐的那些听众,因为我不太愿意叫歌迷什么的,因为他们也有很多自己的判断力,我也没有,从来没指望过,所有的人都听你的音乐,从大妈到小孩,所有的人都去唱你的歌,那不可能。

陈鲁豫:下次我非给你找个大妈歌迷来,你等着李健。

李健:我还是希望就是能够懂我的音乐,像你那样。就是当一个歌手什么最高兴,就是说他喜欢你的音乐,而且他真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我觉得这是。

陈鲁豫:我明白到什么程度,因为要帮他那个专辑写一段话,我想让他们公司给,把他的一些那个歌词给我发过来,我说不用全都发,我就要几首歌的歌词,发短信,我说不明白要哪些歌的歌词,我就给试着把每一首歌我编了一个自己认为的那个名字,这样别人一听就知道了。我每一首歌的歌名,我都猜对了。《童年》我猜对了,《松花江》我猜对了。

李健:太厉害了。

陈鲁豫:《异乡人》我猜对了,还有一首歌,刚才唱的叫做《风吹麦浪》,那个我没猜对,写的是《金色麦浪》,但是也差不多。

李健:那太厉害了。

陈鲁豫:我也觉得我自己很厉害。但是其实不是,就是当你真正听他的歌,你懂了以后,每一个人都其实可以这样,因为你听懂了,知道你要传达的什么意思。

李健:对,就像我原来也猜中过别人的歌名一样。就是因为你真是听懂了,喜欢了。我觉得所有的人,包括公司的人,他给起的名字和你开始起的名字差不多,真是差不多。

陈鲁豫:那种感觉很快乐。你的歌被别人懂了,被别人在唱,被别人欣赏。那种感觉是很快乐的。

李健:对,尤其让鲁豫猜到了,更高兴了,对。

陈鲁豫:我真的很少,像喜欢他的歌这样去喜欢某一个人的某一张专辑,这可能是第一次,一首,一个专辑我反复反复的在听。今天待会儿回家还会再听,我建议你们如果有这张专辑的话,你们试着在这样一种场合,什么天气都可以,最好是在晚上的时候,我们坐在车里面放他的歌,然后最好旁边,没有车也行,坐公共一样的,你可以戴着耳机听是一样的。两个人戴一个耳机,他戴一个,你戴一个,一定要旁边坐着一个你喜欢的人,这个很重要我觉得。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