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票务 > 最新资讯 > 专访薛之谦:说段子只为混口饭吃

专访薛之谦:说段子只为混口饭吃

发布时间:2017.04.25 23:18:06 信息来源:来自网络

记者 刘珲 杨光

娱乐圈总是没有那么多“因为”“所以”可言,不努力一定不会红,但你努力了也不一定就能红。十年前,薛之谦参加《我型我秀》出道,一首《认真的雪》让他迅速成为那时所有选手当中最红的一位,但自此以后大家能够记住薛之谦的,也只有那首《认真的雪》。十年间,薛之谦没有放弃过他的音乐梦,然而虽常有新歌出来,却一直不温不火,甚至很多人已经忘了娱乐圈还有薛之谦这个人;十年后,薛之谦突然又红了,几乎霸屏了所有高收视的综艺真人秀节目,只是这一次,让薛之谦红的,却不是他的歌手身份,而是变成了脱口金句的“段子手”。

前不久,薛之谦参加了卫视自开播以来收视一直领跑的音乐节目《我想和你唱》的录制。录制前他接受了媒体采访。如今再来参加这样一档音乐节目,薛之谦表示,自己很激动又回归了歌手身份。“我过气过,体会过那种感觉,我不想再过气。”

说段子只为混口饭吃

薛之谦很实在,对于“过气”这样的尴尬问题从来不避讳,这一次来湖南卫视参加《我想和你唱》,薛之谦觉得很幸福,他说换作几年前湖南卫视这样的“大咖卫视”绝对不会请已经过气的自己来录制,“十年前我想来都来不了,别说后来了,我都要跪着求人家的”。

以歌手身份出道,却以段子手身份再次走红,薛之谦直言,之所以说段子,不过是因为无路可走,拼不过那些小鲜肉,只能把说段子当成人气下滑后的“谋生手段”。从“我型我秀”出来以后,薛之谦凭借《认真的雪》拿奖拿到了手软,本以为他的音乐梦想就因此实现,然而那时的他却不曾了解娱乐圈的瞬息万变,人气的突然下滑让他曾很长一段时间走不出来,直到后来开始从歌手往“综艺咖”上靠拢。

“从突然很红到慢慢过气,我总得吃饭啊!有一天我就想不如走综艺这条路,结果发现越走越开心,放下偶像包袱之后观众也都很开心。”薛之谦说,那时候在音乐这条路上走的压力很大,没有钱发唱片,但想唱歌、写歌、录音、出片又要花钱,所有当段子手赚钱无非也是在为自己的音乐梦努力。

造型师说我还是不红

从歌手变成段子手从而回升人气,薛之谦也抓住了时机赶紧发了一专辑,被问起在《我想和你唱》时想唱哪首歌时,薛之谦笑称:“要是听我的,肯定要唱新专辑的歌,但湖南台不让啊!”这档节目是由歌手和素人同框演唱的一档节目,虽然人气回升,但薛之谦的新歌传唱度毕竟还是不够高。

很多人说薛之谦红了,大大小小的节目总能看到他的名字,但薛之谦却觉得自己还是不够红,“我本来也以为自己现在够红了,但有天一个造型师给我做造型时我开玩笑问他"我是不是很红",没想到这个造型师冷漠地说"没有",然后还给我讲起给李易峰做造型时他的人气有多旺。”接着造型师还拿给李易峰接机的粉丝人数和自己的粉丝人数做起了对比,“我的接机人数是二三十个,李易峰下飞机是根本出不来的”。虽然自知人气相差悬殊,但薛之谦心里并不会妒嫉,只是觉得自己真的还不够红,需要努力的地方还很多。

现在忙得觉都没的睡

采访薛之谦之前,记者先见到了和他一起来录制节目的大,两个人都是从歌手出道,也都是借助“段子手”身份再度走红,如今他们俩常常被捆绑在一起参加节目,以达到1+1 2的节目“笑果”。

在《我想和你唱》跟粉丝合唱,大张伟和薛之谦的想法却截然不同,大张伟觉得不管唱得好不好,只要玩得开心就好,而薛之谦虽然平时说说笑笑,但一谈起音乐就变得特别严肃。薛之谦说,“对于唱歌,我一定要找能唱得好、认真唱的那种粉丝和我一起唱,对音乐的要求绝对不能降低。”

薛之谦坦言,如今的通告工作量比之前多了十几倍,“累是真的累,所有最近已经在减少工作了,再这样下去觉都没的睡了。”当被问起为什么走红之后接了那么多工作时,薛之谦的回答简单粗暴:“赚钱!”虽然嘴上说着减产,但刚刚人气回升享受这样感觉的薛之谦哪敢放松,在参加完这些综艺节目之后,薛之谦还忙着宣传自己的新专辑以及接拍了一个偶像剧。问起剧中角色,薛之谦无奈地说,“我演一个贱人。”

侧记

看他卖力推销新歌让人有点心酸

或许是因为曾经过气过,知道那样的感觉不舒服,薛之谦对媒体记者总是那样彬彬有礼。当天记者的采访是在《我想和你唱》的后台,因为只有平面媒体记者,所以现场并没有摆放摄像机,本来大家都习以为常的事情,却让敏感的薛之谦有了自己的小心思。他说,“今天来了以后,我发现一个摄像机都没有,就真的很害怕,因为我过气过,所以很怕再次过气。”本来一直气氛很嗨的采访,因为他这句认真得有点幼稚的话,显得突然有点凝重。

采访前,记者们也采访了和他参加同一期节目录制的大张伟和徐佳莹,同样很配合的两位在工作人员说“采访结束,马上录制开始了”的时候,微笑着向记者告别。但薛之谦偏不要,卖萌地看着工作人员,再看看记者,“再问一会儿吧,多问几个问题,好不容易来一次湖南卫视。”

其实,当天的采访还有一个小尴尬,由于薛之谦发了新专辑,他反复向记者推荐于采访当天发行的新歌《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但当他兴高采烈地问起在场所有人谁听过新专辑的主打《刚刚好》时,在场的十多个人竟只有一人听过。尽管很无奈,但薛之谦还是认真地说“我不管在玩儿什么东西,我音乐在我就在,音乐不在我就不在了。”

就为了薛之谦的这句话,记者也回去反复听了好几遍那首《刚刚好》,用情、好听,或许这里面唱的也是薛之谦自己的故事。

信报记者 刘珲 杨光

(责任编辑: HN666)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