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商业性喝彩

  4月5日,做客搜狐娱乐明星在线的斯琴高娃没有人们想象中那样的疲倦,传闻上海排演中“轻伤不下火线”的她在现场相当从容乐天,丝毫没有伤后的倦态。只是当她说起在自己上海排练时的惊险经历时,在场的人都有些动容。那一刻,坐在大家对面的这个女人突然异常的生动真实,而我们就在对面听她讲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为什么又是月牙儿?

  网友的很多问题围绕着斯琴高娃的新话剧《月牙儿》展开,在影视剧中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后,斯琴高娃选择老舍的悲剧作品《月牙儿》作为自己话剧处女作,并且扮演自己在20年前演绎的同一角色,这一举动让人有她自己跟自己较劲的猜测。斯琴高娃表示自己对老舍先生作品有着某种钟爱,但是并没有刻意为之地去选择它,甚至没有刻意去选择话剧作为提高自己的途径。一切只是自然而然,与高士文化在上海偶遇、被吸引、然后开始了难忘的合作。同话剧相比,影视剧的篇幅长,整个拍摄过程下来,精力疲惫不堪,而话剧里,人的集中力增强,表演的记忆感延续感更强,这是从不同的角度磨练了自己的性子,这种表演对自己是一种极好的锻炼,自己也非常重视这样一次机会。

“目中无人,胸中有人”

  舞台表演出身的高娃虽是第一次出演话剧,但她对舞台并不陌生,对自己而言,舞台表演和镜头前的表演并无太大区别。于是之先生有句话讲“目中无人,胸中有人”,“目中无人”是眼睛里看不到观众,不去刻意地讨巧迎合观众,而“胸中有人”则是心中有自己扮演的人物,真实地面对观众,把自己对人物的理解传达给观众。心底没有杂念,同样观众也会回馈真诚的敬重和喜欢,这很让人感动。真实地面对自己和观众,这是一种纯净的态度,同样也是对自己的自信,可能正是这种信念支持着斯琴高娃在表演路上一路走来,成为一个出色的演员。

  全组人员对这部戏都倾注了全部心血,她本人受伤时其实已然伤到骨头,可是出于职业本能,只要一上场她就像运动员听到枪响一样,全神进入角色状态,根本感觉不到疼,流血了脱环了,排练结束,一看才知道骨头都露出来了,脱环不会走了,这个时候才特别脆弱了。值得庆幸的是,通过治疗恢复得很好,不会影响到在北京的演出,也不会影响她以后的表演生涯。

喜欢看到年轻有活力的年轻人

  访谈时,言谈话语间,斯琴高娃不时表现出对戏里的“虫儿”高榕的怜爱,斯琴高娃坦言,自己喜欢看到年轻人,他们好看、年轻、有活力、有悟性。艺术并不是“1+1=2”的东西,收到提示能马上消化然后转化成自己的东西,成功的能量就是这么来的。高榕只是一个例子,她喜欢这样一群人,他们年轻,有悟性而清醒、自律。

一个演员的成功,要有天分再加上后天的努力。某些年轻演员有些故作、扭捏,热衷于学港台的外来的东西, 对此她建议他们先从自身文化学起,多看多借鉴老艺术家的成功作品,这样在生活方式、人生目标这些方面才是正确的东西。否则,自己感觉是浮的、晃来晃去的,因为积淀的东西太薄所以无的放矢。遇到一个好的演员不是人云亦云地去仰慕她,而是要更成熟些,看她有哪些值得借鉴的地方,偷着学她超过她。像高榕这样的演员还有很多,她们一经提示马上就有反应,继而应用到自己的实践中去,这样才能提高。

真切体味人生

  从年轻演员一路走来,现阶段的斯琴高娃更多关注的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如何提高自己的修养、乐观性、包容性和毅力。不管在什么位置上,唱歌也好跳舞也好,大家都是以同样形式考验提高自己。认真地做好一件事,认真将自己的渗透性、知识性这些深层次的东西融入到里面。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能真正做好一两件事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今年演了话剧《月牙儿》,这是件让她感觉自己这年没白过的事情。看一个演员最好的方法是去看他的作品,斯琴高娃说她的作品就是她做人原则最好的体现。人的一生有学不完的东西,她正是从与周围人的交往里吸取养料,不断完善和丰富自己的人生。多年前,内蒙古草原上那个把演戏当成梦想的小姑娘也许没曾想过多年后的自己会是今天的模样,从不计划自己的人生,自然而然率性而为,也许就是这样的率真和坚持才让我们看到了今天的斯琴高娃。

试想,如果看到自己的母亲或姐姐拖着伤病的腿在舞台上“灵活”地翻滚,我们会不会为她的“不珍重”、“倔脾气”而心生疼惜;如果看到自己的亲人或朋友为做好一件事情如此殚精竭虑、费尽心血,我们会不会为他们暗捏一把汗。正是这种真诚,成就了舞台上那些鲜活的生命;正是这些生命,向我们展现了《月牙儿》这个商业演出里超越商业元素的艺术穿透力;而又是这种穿透力,赋予了舞台上“月牙儿”熠熠的银辉。时至今日,可能我们对于老舍先生笔下母女坎坷的命运已经没有了同代人深刻的感悟,超越时空而存在的是艺术的生命力,让我们为重塑这些生命的人叫声好,喝声彩,也为真实世界里用心生活着的想努力想做好一两件事的自己。




北京春秋永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