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儿》上海首演 斯琴高娃:话剧就是戗面馒头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23日晚,由斯琴高娃领衔主演的话剧《月牙儿》在上海美琪大剧院首演。20年前,斯琴高娃在电影《月牙儿》中扮演的母亲形象至今令人难忘,而20年后的今天,她第一次踏上舞台,便使得《月牙儿》成为了一部罕见而典型的中国式悲剧。据悉,该剧将在4月14日至16日挥师北京,在北展剧场与北京观众见面。

 

打造罕见的悲剧盛事
近两年的舞台贺岁喜剧与搞笑话剧大行其道,而直指人心的悲剧作品却凤毛麟角。上一次的“悲剧盛事”是在2003年,林兆华与田沁鑫同时导演了中国古典悲剧《赵氏孤儿》。自这番“春秋大义”的轰动过后,悲剧二字便被遗忘在歌舞升平的舞台之后。老舍之《月牙儿》虽然是文学名著,但话剧《月牙儿》首演前,这部苦戏的市场号召力仍然令人怀疑。然而实力派的斯琴高娃在经过短短一个多月的排练后,创造出一次舞台奇迹。斯琴高娃和高榕等一群上海演员,以地道的京腔、令人惊讶的表现力打造出继《赵氏孤儿》后又一次罕见的悲剧盛事。记者了解到,在昨天首演时,《月牙儿》已是一票难求。

扮乞丐“自毁形象”
《月牙儿》一剧在一钩“明月”的照耀下拉开帷幕。这是一部旧社会底层人民活生生的“炼狱图”。高娃一出场,便演绎了一个丧夫不久的悲苦寡妇,两度丧夫、无以谋生到操起暗娼买卖,斯琴高娃的表演始终像在压抑着什么,那种特有的沉重之感始终在剧场中弥漫。
当剧情发展到“虫儿妈”沦为乞丐,在茶馆救下被警察调戏的“虫儿”时,斯琴高娃已是一副疯婆的装扮。这个破衣烂衫、蓬头垢面、手拄树枝的女乞丐形象会被很多女演员认为“自毁形象”,然而斯琴高娃却在此迸发出令人惊骇的表现力。新社会到来,女儿虫儿来监狱接她,她却看着眼前的希望死去,此时,台下观者已是热泪盈眶。
在剧中,斯琴高娃还两度“亮嗓”。第一次是在嫁给第二任丈夫以后,她在舞台上演唱京剧《贵妃醉酒》,底蕴十足的唱腔如余音绕梁,绵延不绝;而在剧终之时,她录制的京韵大鼓味道的主题歌《人啊人》则沧桑悲凉,令人陡生绝望之感。

高榕:京片子不亚北京人
20年前,宋丹丹在电影《月牙儿》中扮演了从学生沦为暗娼的月儿,斯琴高娃在电影中扮演月儿妈。20年后,高榕出演话剧《月牙儿》中的虫儿(即电影中的月儿),成为斯琴高娃的第二个“女儿”。此前,高榕给人印象最深的作品便是电视剧《重案六组》中的女警官。
由于宋丹丹在电影《月牙儿》中的表演极为出色,很多人都为高榕扮演的同一角色捏着一把汗。大家都没有想到,先前被误认为“花瓶”的高榕会如此“出彩儿”。她在舞台上的一口京片子征服了远赴上海的北京媒体。“虫儿”是个跨度极大的角色,从一开始清纯的女学生,到发现母亲沦为暗娼后的绝望,从沉浸在爱情中的少女到发现情人是有妇之夫,从被警察、流氓凌辱到自己也沦为暗娼,高榕将虫儿的每一次性格转变都刻画得入木三分。“排练的时候,我们没有一天不掉泪的,”高榕说,“想到剧中的贫苦母女,再想到自己的母亲,我总是忍不住要哭。”

话剧就是戗面馒头
演出结束后,斯琴高娃再见记者时,已换上棕色绣花段子袄,不过脸上的疲惫一望便知。由于在演出中她要不断被“流氓”、“警察”殴打、倒地翻滚,因此她的肩膀、胳膊和腿部已是伤痕累累。被“摔打”得遍体鳞伤的斯琴高娃洗耳恭听北京媒体对该剧的意见,当听到大家的一致赞扬时,她深感欣慰地表示说:“我以为现在的年轻人已经远离悲剧题材了,《月牙儿》能让你们年轻人喜欢,可喜可贺;20年前,我演电影《骆驼祥子》时,受到了于是之、叶子等话剧前辈的肯定,当时我很高兴;这次我又在舞台上演出《月牙儿》,也是‘照猫画虎’,能在这么肤浅的基础上得到北京人的肯定,也可喜可贺。”斯琴高娃还幽默地表示:“我觉得演话剧就像做戗面馒头,哪天戗到点儿上了,我们的表演就成熟了。”




北京春秋永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